千钧棒:有废青居然被洗脑洗到哭求香港变成乌克兰

千钧棒 2019-09-10 浏览:
香港的两极分化导致青年人失去了希望,青年人特有的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通病和处于逆反期的心理特点让他们只相信那些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加上从众心理、法不责众心理,加上境外势力的金钱雇佣以及少部分人希望通过领导和参与动乱得到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动机,加上蒙面参与动乱和香港外籍法官的违法庇护让他们没有受到惩罚的后顾之忧,一旦头脑发热起来,就会不管不顾,甚至是非常幼稚地认为他们是在做一件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所以才有文章开头的那个废青哭哭啼啼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的闹剧出现。

叙利亚和伊朗都是在中东敢于叫板以色列甚至是美国的国家,2011年美国就在叙利亚策动颜色革命,美国和西方甚至是通过支持SIS恐怖组织来推翻叙利亚政府,但是没有成功,结果演变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全国性的内战。由于俄罗斯的大力支持,叙利亚撑住了,但是国家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伊朗就更加是美国的眼中钉,问题是伊朗软硬不吃,颜色革命没有效果,就军事包围,外交孤立和经济封锁。目的还是想迫使伊朗内部生变。

3、是像中国这样的不听命于美国的世界性大国。

按照美国的如意算盘,香港发生的这一幕,本来是应该打算在中国内地上演的,这些年来,美国在中国内地安插的第五纵队已经在这方面做足了工夫,打着“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旗号在大学课堂上对学生洗脑放毒他们做了,通过各类出版物散布历史虚无主义和贩卖西方价值观念他们做了,通过资本控制的媒体对社会上发生的事件煽风点火、造谣惑众,煽动仇警情绪他们做了,就差没有能够像俄罗斯那样实行全面私有化,就差没有能够像香港那样由外籍法官控制司法权了,所以自由派公知称中国由于公检法都听政法委的,所以不是他们想要的“法治”。对于中国内地的自由派来说,最致命的是,在内地民众可以通过多渠道全面了解世界,而不是像香港那样,任由港独势力对民众尤其是青年学生进行全方位洗脑。所以内地的自由派越造谣、忽悠,就让越来越多的人看清楚他们的真实面目。

香港的动乱实际上美国统治集团不甘心于颜色革命在中国内地的失败,首先在香港策动的一次颜色革命。他们甚至梦想香港的动乱能够在中国内地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但是没想到香港动乱反而成为了反面教材。

4、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人民想要“民主自由”吗?对不起,坚决镇压。

前些年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要求独立,得到了该自治区的绝大多数人支持,但是西班牙政府动用大批警察坚决镇压,并且在全欧洲通缉领导独立运动的自治区原领导人。

而前些天,美国众议院议长洛佩西夸香港的动乱是“一道最美的风景线”话音未落,“一道最美的风景线”就光临美利坚和英吉利,在两国发生了席卷多地的要求独立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刚刚还在指责香港警察的美国和英国对参与示威游行的民众动起武来毫不客气。

在西方国家的政治需要面前,西方国家内部的民众的民主自由权利是“动乱”和“暴乱”,有时候甚至是“恐怖主义”,不是“风景线”,更加不“美”,必须坚决镇压;而发生在美国希望搞乱的国家和地区的动乱和暴乱却是“民主权利”,就连他们的杀人放火也是“正当”的。这就是西方的强盗逻辑。

三、为什么香港的废青会被洗脑洗到如此愚蠢的地步?

地球人都知道的乌克兰发生的悲剧以及美国和西方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而香港的废青却哭哭啼啼地希望发生在香港,更可悲的是她是真心实意希望的,而且这种人并非是个别和少数。为何?

境外敌对势力对希特勒的得力助手保罗·约瑟夫·戈培尔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心领神会并且身体力行,并且通过资本控制的媒体完全垄断了香港的话语权。通过不间断的洗脑,让香港的部分民众尤其是青年人完全失去了起码的真假是非辨别能力,真的是已经到了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地步。

除此以外,香港的两极分化导致青年人失去了希望,青年人特有的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通病和处于逆反期的心理特点让他们只相信那些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加上从众心理、法不责众心理,加上境外势力的金钱雇佣以及少部分人希望通过领导和参与动乱得到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动机,加上蒙面参与动乱和香港外籍法官的违法庇护让他们没有受到惩罚的后顾之忧,一旦头脑发热起来,就会不管不顾,甚至是非常幼稚地认为他们是在做一件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所以才有文章开头的那个废青哭哭啼啼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的闹剧出现。

香港的动乱教育了中国内地的广大民众,也让内地的自由派公知忽悠起人来更加不方便,到目前为止,只有龙应台和方方两个可笑至极的喜剧人物跳出来直接或者间接对动乱分子表示同情和支持。目前连内地那些以前上蹿下跳的公知都闭嘴了,香港的那些乱港分子还能够蹦达多久呢!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