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升 | 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王升 2019-09-08 浏览:
现在的香港废青,似乎在街头运动中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和生存的意义,他们和乌克兰的年轻人一样,通过占领街道、打砸店铺、殴打警察、破坏城市正常运转的方式彰显了自己的存在,可他们却对自己的家园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破坏:也许他们拿着一次5000港元的“活动报酬”沾沾自喜,却不知道自己毁坏了自己的家园后,本来可以得到的工作、创业机会就都没有了,而自己那些参加活动得到了“利益”,比起那些远期损失,简直是微不足道的。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关注香港局势也有一段时间了。

昨天翻网络,发现一个八月底的旧帖子,上面是这么说的:

王升 | 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香港废青:参与暴乱,让我感受到玩犯罪游戏的乐趣(来源:网络)

这真是可怕的思想、可怕的逻辑:

他们本来想模仿犯罪游戏,只是因为有警察所以不敢,现在警察管不到他们,所以他们可以尽情将犯罪游戏现实化?!

何等危险的思想……

其实,参与暴乱的废青,多数都是没有什么文化和见识的“95后”和“00后”,对于97年之前的那段历史,他们没有什么深刻体会,所以,他们会对那个时代存在模糊不清的概念。

概念模糊不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概念模糊不清时,被人灌输了错误的观念,那么,这就会造成“洗脑”一样的效果。

香港媒体的宣传中,中国内地,是一个“穷困潦倒”、“没有文化”、“不讲卫生”?“没有文明道德”的地方,那里“骗子小偷横行”、“人民愚昧无知”……而香港年轻人日复一日接受的是这种宣传,他们对内地没有好感,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些“95后”和“00后”成长的环境,是衣食无忧、少有吃苦的环境,而且从小看的,多是富豪、公子、小姐的生活,这让他们十分羡慕,但是在香港,由于李嘉诚等垄断者的存在,权贵垄断了社会资源,普通人绝少有机会出头,看着别人吃香喝辣,自己却只能拿着可怜的工资,面对高昂的房价以及生活成本,谁都会不甘心,对社会产生怨言。

这时候,那些垄断者把持的媒体,就会开始叫嚣“知道你们为什么穷吗?因为大陆人抢了你们的工作、抢了你们的钱、抢了你们的资源!”,巧妙地把民众对垄断资本家的仇恨,转嫁为对内地的仇恨。

香港年轻人不谙世事,却又有一颗想改变的心,经过媒体这么一造势和带节奏,不乱才怪!

说白了,根本问题是,香港年轻人过于无知又不谙世事,所以陈方安生、李柱铭、黎智英等乱港分子才会有自己的市场。

我们有必要拿一个对比的对象。

乌克兰和“颜色革命”

王升 | 写给香港废青:你的年轻,不是你今日任性的借口

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政治一直不稳定,内斗频繁,而乌克兰的内斗在2004年达到高潮:由于反对派对选举结果不满意(亲俄派候选人维克多·亚努科维奇胜选),在反对派政客季莫申科、尤先科等人领导下,乌克兰发生了一场静坐抗议、大罢工运动,由于运动以橙色为代表色,所以史称“橙色革命”。

反对派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断炒作族群对立和社会对立,本来乌克兰和俄罗斯是同胞民族,甚至乌克兰语和俄语很多地方是互通的,当年乌克兰作为俄罗斯扩张中的急先锋,参与了俄罗斯对中亚、外高加索和远东的多次侵略,甚至沙俄侵占的中国外东北领土上第一批俄国的大规模移民,就是2万乌克兰人,而不是俄罗斯人,以至于今天外东北在俄罗斯还有个非正式称呼“绿乌克兰”(俄语:Зелений клин)。

但是反对派可不管这些,对他们而言,只有炒作族群对立,才能帮助他们在选举中脱颖而出,所以,他们何乐而不为?

政客们煽动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街头演讲,组织游行,然后故意和警方冲突,参加游行的、和警察冲突的,都会给钱,干得“好”的,还另有赏赐,就和今天的香港一样

在整个乌克兰的动乱中,年轻人一直是政客们煽动的急先锋,这群人无知、肯干,同时又非常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改变命运,这就成为很好的“牺牲品”。

正是乌克兰政客日复一日的炒作和煽动运动,让乌克兰境内年轻乌克兰族和俄罗斯族矛盾激化,社会开始持续动荡;也正是政客们的激化矛盾行为,导致东部俄罗斯人聚居区在经济发展中遇到“可有可无”的对待,甚至被视为“累赘”,当地的俄罗斯人,也成了乌克兰政客嘲笑和攻击的对象,在看不到希望的背景下,最终乌克兰东部人民揭竿而起,这又导致乌克兰陷入内战中。

社会的不停动荡,不仅导致财富积累变得不可能,反过来还在迅速消耗着社会积累的财富,而内战,更是让这个进程以翻好几倍的速度进行着。

今日的乌克兰,在反复的“颜色革命”和内战中,已经成了高犯罪率、枪支泛滥、“卖春”横行、社会穷困潦倒的“失败国家”,那群成长于苏东剧变之后的年轻一代,也终于开始思考:“我们的民主非常失败”,也有人说“我们当时真不懂事啊,竟然跟着那群人起哄”。

甚至就连当年签订《别洛韦日协定》,让乌克兰从苏联独立,直接促成苏联解体的乌克兰前领导人克拉夫丘克,也痛悔:“早知道会闹成这个局面,我宁可剁了我签《别洛韦日协定》的那只手!”。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升
王升
王升,独立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