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陶剑 2019-09-07 浏览:
2012年,即“占中”运动的前一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又向香港投放46万美元援助,受益者包括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资助其成立名为“港人讲普选”的网上互动传播平台。戴耀廷正是该项目的核心人物。美国地缘政治智库Land Destroyer研究者卡塔卢奇(Tony Cartalucci)也撰文指证,戴耀廷多次出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活动,还有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在香港举办的论坛。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色鬼陈浩天的一足三船》,他鼓吹“揽炒”发动爆恐袭击,更借乱搞港独之机拈花惹草,“一脚踏三船”,被前女友痛斥“色中饿鬼”。

陈浩天原本并不热忱于政治,他还有一名“引路人”——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今天,港嘢君要讲的正是这名藏匿于象牙塔里的“戴妖”,他不满足于“学术精英”,还要做“政治精英”“国王”;他荼毒青少年,却将自家二子一女“宠得天上有地下无”;他被批评为“空想家”,实际却密训乱港“风云兵”。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凭何你家的孩子不上街”

面对着镜头,戴耀廷总是以温和谦厚的学者形象示人,他甚至自言“有些胆小”。

正是这样一名“胆小”的大学教授,却犯下了多项罪行。2019年4月9日,西九龙裁判法院裁定,戴耀廷“串谋犯公众妨扰罪”“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两项罪名成立。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2013年1月,戴耀廷提出“占领中环”,扬言“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式,由示威者违法长期占领中环要道,以瘫痪香港的政经中心”。同年3月,他伙同陈建民、朱耀明等人发动“占中运动”。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朱耀明(左起)、戴耀廷、陈建民

“普选权”“公民抗命”,是戴耀廷时常挂在嘴边的政治词汇,以隐藏他的勃勃野心。公开资料显示,1964年7月,戴耀廷出生在一个中产家庭,中学就读香港传统名校拔萃男书院,大学进入香港大学法律系,并取得伦敦大学法律硕士学位。

戴耀廷少年得志。1987年,他成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的两名学生代表之一,并借此机会结识了李柱铭。在《李柱铭的“鬼故事”》一章中,港嘢君讲过,李柱铭是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专家,但逐渐蜕化为“祸港四人帮”的主力之一。

从香港大学毕业后,戴耀廷一度进入李柱铭的办公室担任法案助理。不过,戴耀廷并不甘心做“跟屁虫”,他要做“学术精英”“政治精英”。

重返香港大学教书后,戴耀廷一边在课堂上播下动乱的种子,一边借机培养“乱港马前卒”,并等待机会的到来。经他手调教过的、在茶餐厅被港嘢君点过名的年轻人,就有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陈浩天这一串乱港分子。

在戴耀廷撰写的《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等蛊惑人心的文章中,他鼓动民众要在“当内地出现大变动时”举起雨伞。

这名政治投机客还包藏祸心的预言,这种变动可能是十年,亦有可能因为中美关系变数而缩短至五年。2013年4月,戴耀廷迫不及待地带头撑起雨伞,走上街头。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占中九丑”

“占中”运动开启街头骚乱的“潘多拉盒子”,让和平示威演变为堵路、袭警、狂徒扔燃烧弹,戴耀廷之流播下动乱的种子贻害至今,而且使一些本该在校园读书的孩子,中毒甚深。

2019年8月25日,香港警方逮捕36名“荃葵青游行”的暴徒,一名12岁的男童赫然在列。现场监控画面显示,这名男童佩戴头盔、防毒面罩,并在骚乱中手持5尺长铁棍肆意挥舞。

次日,岭南衡怡纪念中学李志霖校长发表声明,证实该校一名一年级新生被警方拘捕。

“佢哋子女在家睇,别人子女留案底”,2017年8月22日,港铁香港大学站的外围栏上出现一张大型横额,印有戴耀廷等“占中三子”的肖像,还题写上述标语。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戴耀廷夫妇育有两子一女。他在2013年发起“占中”运动时,两个儿子刚进入大学读书,长女则被安排在澳洲。香港《明报》文章透露,戴耀廷天天送孩子上学、周末下厨,为子女收拾房间,他是一个把子女“宠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猫爸”。

这名“猫爸”不让自家子女违法,却极力蛊惑他人家的孩子沦为“政治耗材”。这也是祸港乱港分子的普遍伎俩,毛孟静、李卓人、梁家杰、陈家洛等反对派也普遍受到香港公众质疑,“凭何你家的孩子不上街(闹事)!”

蛊惑他人做“政治耗材”

戴耀廷为荼毒青少年付出代价。2019年4月24日,他迎来大屿山石壁监狱的铁窗生活,但狱中的戴耀廷依旧不消停。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