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请黄鼠狼作“如何防止偷鸡”的讲座合适吗?

千钧棒 2019-08-30 浏览:
经过了那么多年,尤其是十九大以后,曹林们已经没有了市场,但是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已经留在了广大网民的记忆中。不知道有关方面是太缺乏政治敏感性还是其他原因,居然会想到让他去给当地的舆情分析师培训班上课。不过当地有关部门还算是能够听取广大网友的意见,亡羊补牢,及时纠错,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2014年12月12日。广东省省委老干部局、广州市委老干部局联合举办广东省暨广州市老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报告会,居然请贺卫方作了题为“法律权威与法治建设”的辅导报告。这理所当然在舆论界引起强烈反应。

无独有偶,2018年10月18日在文化金融大厦八层报告厅,北京市东城区律协青年工作委员会第一期“青年加——飞燕计划”正式开启。会议由北京东城律协青工委主任孙莹主持,特邀著名公知贺某方作为第一期“青年加——飞燕计划”的飞燕导师。”

千钧棒:请黄鼠狼作“如何防止偷鸡”的讲座合适吗?

后来听说东城区律协作出了应该做的处理。

不知道是有关方面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最近居然还出现类似事件——

千钧棒:请黄鼠狼作“如何防止偷鸡”的讲座合适吗?

不过,在网络舆论的高度关注下,有关方面的纠错的行动也进行得比较迅速。

千钧棒:请黄鼠狼作“如何防止偷鸡”的讲座合适吗?

对祝家庄,本文也是不作评论,但是这个曹林也太大名鼎鼎了,不吐不快。他的众多光辉事迹就不一一介绍了,专门介绍他在《辽宁日报》事件里面的表现。

2014年底,《辽宁日报》头版公告并在4版整版刊发一封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通过对5座城市的20多所高校,用了半个月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整理了近13万字的听课笔记,披露了一些高校老师在课堂上给学生传授知识时随意抹黑现实,解构历史,肆意评价历史,吹捧西方“三权分立”,认为中国应该走西方道路的问题,并中肯地,具体地向高校教师们提出了一些建议。希望老师在编写案例的时候,可以端出中国的问题,但端出来要讲清楚,讲明白,讲过了要做客观理性的评价,评价之后要回到原点,探讨解决的办法等等。

《辽宁日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因此受到一小撮人的狂咬是正常的。

某些人用混淆概念、扣帽子、搞双重标准、恶言咒骂、把矛盾扩大化等方式,同时发动新浪微博水军及一些坐拥大量粉丝的公知大V对辽宁日报进行围剿。

11月18日,中青报曹林撰写文章《大学老师讲课不需要谁居高临下教》。文章首先承认《辽宁日报》公开信所谈到的一些问题,在大学课堂上确实存在,曹林说:

【“我们都是从学生走过来的,对大学课堂都很熟悉。客观地看,这篇来信所谈到的一些问题在大学课堂上确实存在。”】

文章突然话锋一转又说:

【“大学开放自由兼容并包,应该容得下各种人各种声音,所以学生们虽然比较反感,但多没有太当回事,多是一笑了之。】

接着说:

【“首先,不要低估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现在已经不是老师讲什么学生就全盘接受的年代了,大学生有了自己的思考和思想,有了质疑和批判的能力。”】

但是,同样是对于大学老师与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之间的关系,他在另外的场合却有相反的说法。

当年7月份,他在反对林治波担任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时写了《当新闻学院院长是需要资格的》文章,曹林在文章说:

【“刚走进大学的年轻人缺乏判断力,思想上几乎是一张白纸,价值观和思想的可塑性很强,一院之长的影响非常大。】

在这里,当他为了主张放任某些大学老师在大学课堂上违反法律法规胡说八道的时候,就说不要低估大学生的智商和判断力,这时候在他眼中,由于大学生具有智商和判断力,所以,不管老师说什么都没关系;而当他之前为了反对和阻止与自由派观点立场不同的林治波担任新闻学院院长的时候,说的却是刚走进大学的年轻人缺乏判断力,思想上几乎是一张白纸”了。同样是评价当今大学生,前后的说法矛盾,到底在曹林的心目中,当今大学生的判断力究竟是缺乏还是不缺乏呢?如果说缺乏,为什么某些大学老师可以违反法律法规对学生胡说八道?如果说不缺乏,为什么曹林却对不直接給学生上课的林治波担任新闻学院院长如临大敌呢?难道同样是在大学的课堂上,只允许与曹林相同观点立场的人“放火”,理由是大学生具有智商和判断力,不允许与曹林观点立场相反的人“点灯“,理由是刚走进大学的年轻人缺乏判断力?一个国家级报刊的编辑的逻辑混乱到这种地步?怎么回事?

如果说在当年,自由派公知还很容易在这些问题上搅混水,混淆视听的话,那么在十九大以后,尤其是经历了两个月来香港的动乱和暴乱,人们已经充分看清楚如果放任大学中一小撮自由派人士在课堂上随意对青年学生放毒,把他们培养成为颜色革命的马前卒,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而就是这个曹林,当年以《中国青年报》专栏评论员之尊,居然公开利用中央级大报的地位,攻击《辽宁日报》的正义行为,并且运用双重标准,以大学生有辨别能力作为借口,主张放任某些大学老师随意对大学生发表错误言论,同时又以大学生缺乏辨别能力为借口,反对林治波担任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