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七十周年的新中国

孙锡良 2019-08-30 浏览:
正如前面所讲,七十年,对一个国家而言是短暂的,总结过去,不仅要亮成绩单,可能还要立足于体检,有病早治,无病早防,既不畏疾忌医,也不病急乱投医。性格决定个人命运,制度决定国家未来。一个国家,就是一条大船,偏向,落后,翻船,胜利,责任共担,荣耀共享。

孙锡良:七十周年的新中国

国临七十如初柳,人过七十古来稀。七十年,对一个健康的国家而言,它是年轻的标志,它是大踏步前进的本钱。总结七十年,既要大讲成绩,还要立足于做一次体检。

七十年,我们拥有海量的数据,有共和国年鉴的留影。民间人士,在数据指标的掌握上,无论如何都不及官方权威。所以,本人的总结更侧重于现象与结论,或者说更尊重具有历史意义的符号。

数据,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可以留下,甚至会更好。

现象级符号,才是历史中的精品,才是值得记录的重点。

七十年,我们得到了什么?

全民族的彻底解放

为什么称解放?因为前面处于禁锢态。为什么中国在推翻了封建满清之后还处在禁锢态?因为中华民国无力改变封建、殖民与资本混合的被压迫地位。

解放了什么?解放了人权。新中国释放了三大人权:人民群众得到了平等劳动权,二千多年土地分配极端失衡的局面被终结;人民群众的政治权利在一定时期取得了相对平等;几千年男尊女卑的不平等地位被一次性解放,男女平权的真实性走在世界前列,尤其是在前三十年中得到了最淋漓尽致地体现。

从国际视角看,新中国还解放了什么?解放了中华民族被奴役被欺压的状态。中国人敢于喊出“独立自主”的口号,就等于在告诉世界:中国不接受“依附国”地位,可以合作,不接受强权。

社会主义成为具有典范意义的实践模式

共产党的胜利必须兑现一个初心承诺——建设社会主义。从法律准备、制度准备、生产实践准备到人民觉悟准备,新中国都做得十分迅速和果决,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取得了社会主义实践的阶段性成果。

世界,曾经有几十个国家走过社会主义道路,为什么中国的社会主义不一样?

新中国社会主义之所以特殊,主要取决于三点:一是人口多,国家大;二是改造速度快;三是建设实践基础扎实,体系构建完备。中国,五分之一的人类代表,只要“社会主义”的帽子还能戴在头上,哪怕不标准,也能算一种人类现象,也能代表一种制度的存在。只要帽子在,就还留有一线复收生机,虽然会经历慢长的等待。

毛泽东思想成为国际化思想

延安时期,毛泽东思想已经被正式提出,但,这个时候的“思想”仍然不是完整的毛泽东思想,它只包含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思想,不包含他的社会主义建设思想,更不包括他的国际主义思想。毛泽东用一生织就的毛泽东思想才是基于全球治理的重要指导思想,它超越了“主义”的范畴。

新中国及以后相当长时间内,无论怎么变制度,无论怎么变人事,无论形成什么样的新理论,都可以认为是毛泽东思想的继续和延伸,也许局部有区别,但毛泽东的思想体系很难超越。

“公”的历史意义

私了几千年,私已成为深入人类骨髓的理念。新中国,只用了几年时间,就从经济上构造了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公”的理念从此武装了全民。随着中国经济体制的多次改头换面,“集体公”近乎消失,“国企公”也一直在不断缩编。很有意思,在社会主义历史足迹中,唯有中国的国企实现了从小到大再到今天具备世界性竞争力。这是孤立的现象,它得益于新中国成立后几十年单边重视工业扩张的基础铺垫,居民消费让位于工业体系的布局完善,一直到形成完整体系之后才转入到消费扩张。尽管近四十多年已经让大量国企业解体和转制,但仍然未完全打破国企的行业完整性,部分行业还能找到航母型代表,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历史的独特现象。尽管私心已经足够膨胀,但“公”的思想仍然在抗争。实话实说,今天的私有企业主个体不应该成为被攻击的对象,他们都是顺应时代的体制产物,在出身上没有原罪,经营过程中的原罪是法律和政策妥协的后果。事实上,国企正在向私企靠拢。

集体大食堂

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中国推广的全国性集体大食堂算得上人类饮食文化中的重大创举,虽然最终遭遇严重挫折,但仍然掩盖不了它的光芒。尽管多数人都已经否定它,但本人对它仍情有独钟。集体大食堂的局部失败,不是源于模式创新的失败,是源于物质准备的不足和管理经验的欠缺。换句话讲,它太超前了,它应该属于成熟的社会主义,或者说属于未来的共产主义。

大食堂至少有三大好处:节约时间,节约资源,全要素共享。时间账容易算清,资源账需要思考。食材方面,集体食堂比家家开火节约;能源消费方面,集体食堂比家家开火更体现节约;要素共享则主要体现在食品多样性上面,食堂可以做到多姿多彩,而家庭日常生活则只能单调。好处多,为何集体大食堂被整体上抛弃?物质发展水平和管理能力未跟上模式创新。很可喜的是,集体大食堂在中国并没有灭亡,大量企事业单位和学校都还在坚持这种方便、绿色的生活方式,这个“中国模式”在未来还能大放光芒。如果能够在小区推广,还能再受热捧,很多大学食堂已经探索出被普遍接受的用餐模式,“做饭难”会得到普遍解决。从环境的绿色意义看,食堂模式是无与伦比的,垃圾处理会减少几个数量级。

来源 : 孙锡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