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就是国家事权 香港问题的教材“病根”

樊未晨 2019-08-28 浏览:
石欧教授介绍,我国已经建立了有中国特色的教科书管理体制,在国务院层面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教育部成立了直接管理全国大中小学教材的最高行政机构教材局,体现了国家对大中小学教材前所未有的重视。同时,自2017年9月起,我国开始推行由教育部统编的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教材。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提高教材的质量,更好地体现国家意志,弘扬正确价值导向,发挥其在人才培养环节中的统领作用,帮助广大青少年学生从小打上中国底色。我们确实应该好好反思香港的教育问题了,因为反思是为了能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香港。

“时不时我们会听到、看到内地媒体、学者甚至政府有关部门对香港教科书进行批评”,但缺少持续的关注。石欧说,

【“这些教科书到底在主讲什么、宣扬什么、灌输什么?我们不敏感不清楚,尤其是没有从组织、制度以及学理的层面对香港的教科书进行全面而持续的跟踪监测与研究,导致我们对香港的一些教育举措了解不够,缺乏有效的应对策略。”】

这种“隔断”在历史教育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不少研究人员指出,香港回归以后,中国历史并没有成为香港中小学生的必修课,“即使讲,他们也会挑选着讲。中国的历史也用英文讲。”一位教育部统编历史教材的专家介绍说。

香港的中国历史更多介绍古代的中国,近代的事情基本不碰。“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的内容,在香港教材上更是少之又少。”韩震说。

香港通识教育的权威专家之一邓飞,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曾经举了这样的例子:当年参加读大学预科前的会考时,历史试卷分为ABC三部分,A大约是夏商周到唐朝,B是唐朝到明朝,C是明朝之后。绝大多数人选A、B,选C的极少,因为老师都不怎么教。

缺乏约束的自由加上殖民化带来的“隔断”,产生的后果就是“我们很难真正地拉近香港年轻人与祖国的心理距离。”韩震说。

【“可比较的是,澳门更多的是使用内地编撰的教科书,香港的教材由香港自己的编写团队编辑,两地青少年人心的向背差异显著。尽管原因复杂,但教育、课程特别是教科书在其中起的作用是不能否定的。”】

石欧说。

香港学生的第一课就应该是国民教育

不久前,国务院新闻办邀请国务院港澳办新闻发言人在介绍香港事态时表示,香港的国民教育确实存在缺失,香港学生的第一课就应该是国民教育。

这里也存在着一个误区,不少人认为国民教育就是政治教育,甚至“洗脑”,连很多学者也存在这样的观点。

韩震说,国外也有类似于我国《道德与法治》的教材,比如有的国家的“社会课”讲的就是他们国家的基本价值观、基本道德规范;有的国家就叫“公民”课或者“公民与政府”,所讲内容包括地理、经济及他们本国特有的价值观。

韩震强调,教材就是国家事权,一个国家必须让自己的公民有统一的道德价值,有共同的文化底色,在此基础上可以有多元的追求,“但是,共同的文化底色和共同的价值观,是必须的。”

石欧教授介绍,我国已经建立了有中国特色的教科书管理体制,在国务院层面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教育部成立了直接管理全国大中小学教材的最高行政机构教材局,体现了国家对大中小学教材前所未有的重视。同时,自2017年9月起,我国开始推行由教育部统编的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教材。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提高教材的质量,更好地体现国家意志,弘扬正确价值导向,发挥其在人才培养环节中的统领作用,帮助广大青少年学生从小打上中国底色。

我们确实应该好好反思香港的教育问题了,因为反思是为了能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香港。

【察网摘自《中国青年报》(2019年08月26日01版)。原标题《香港问题的教材“病根”》】

来源 : 中国青年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