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陶剑 2019-08-27 浏览:
四年多来,黄之锋还频繁出境访问、做报告、对外传播其鼓动骚乱的歪理,却总是遭遇闭门羹——2015年5月26日,黄之锋前往马来西亚,抵达槟城国际机场时被马国边防人员强行遣返;2016年10月5日,黄之锋又前往泰国演讲,分享“雨伞运动”的经验,又被泰国拘押遣返;同年11月26日,黄之锋使用Skype与新加坡社会运动人士联络。一个月后,他险些被新加坡警方投入大牢。2019年4月,他的“学民思潮”学社走到尽头,他又野心勃勃地将其改组为政党“香港众志”,想在香港传统的政党政治中扬名立万。如今,黄之锋还在疯狂膨胀,“学生领袖”的衣袍已容不下他的身体。在接受法国《解放报》采访时,黄之锋说他很忙,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度假,政治已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

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偏激少年”,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他戴着一副黑色方框眼镜,留着碎发西瓜头,看上去只是个“呆萌”的羞涩少年。他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危险人物。

1996年10月,黄之锋出生在香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亲黄伟明(Roger Wong)是公民党的一员,也是反对同性婚姻组织“性倾向条例家校关注组”的召集人,他的母亲吴秋媚(Grace Wong)也同样关心政治。黄之锋从小就被父母带去参加教会和社区的活动,探访基层家庭,练习政治演讲术与诡辩术。

黄之锋曾公开表示,他对政治的激情来自父母。

父母信奉基督教,“望子成龙”的心情寄托在每一处生活细节。在一篇所谓《黄之锋是怎样炼成的》的文章中,黄伟明透露儿子的名字取自《圣经》诗篇,

【“你的箭锋快,射中王敌之心,万民仆倒在你以下。”】

按照黄父的解释,“你”,是指上帝。“黄之锋”三个字的意思,是希望他成为上帝手中的利器,打败仇敌。黄之锋的英文名字则干脆直接使用《圣经》中的“Joshua”(约书亚)。

如今,黄之锋走进祸港乱港的泥沼,位列“祸港马前卒”之首。他的父亲黄伟明沾沾自喜地说,

【“我对他的期望是完成上帝的使命,去传福音。我初时没想过,(黄之锋)会是社会运动的使命。”】

一度让他的父母“望子成龙”梦断的是,黄之锋自幼就被发现患有“读写障碍”。根据国际读写障碍协会(IDA)的定义,这是一种特定的语言障碍,源于对文字解码能力的不足,通常体现在声韵处理能力方面。

不论传教布道,还是政治演说,都不能存在“读写障碍”。后来,在父母的教育和帮助下,经过大量阅读,黄之锋的读写能力逐渐赶上正常人。但一条道走到黑的“勤奋”也塑造出黄之锋倔强、偏激的性格。

知子莫若父。在接受香港一家媒体专访时,黄伟明也承认黄之锋是个“不易妥协的人”。他还举例说,黄之锋读中学一年级时,就曾因个人口味而觉得学校食堂的菜“太难吃”,而专门在社交媒体上设立抗议专页,以逼迫校长出面谈判。

黄之锋因此而成为“校园明星”,但并没有赢得多少朋友。多名接近黄之锋的大学同学反映说,他看上去文质彬彬,不乏书卷气,但实际上,孤僻、傲慢、得理不饶人,不允许对立观点的存在。

通常,青年都是社会中最活跃的群体,他们对社会环境的变化敏感,但对社会问题的容忍度也最低,政治参与热情高。不过,青年群体也有自身的先天缺陷,心智尚未健全,价值观念不成熟,容易受外界影响乃至左右,凡事易诉诸情绪化的宣泄。

黄之锋正是青年群体缺陷的集大成者。

但是瞄准青年人的弱点,黄之锋成功地打开了自身以及小伙伴身体上的“潘多拉的盒子”。如此,一名“偏激少年”在社交媒体大行其道的年代得以咸鱼翻身。

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政治网红”,靠社交媒体咸鱼翻身

詹姆斯·卡茨(James Katz)是美国知名新兴媒体研究专家。他认为,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更多是“社交媒体的胜利”。

但他指出:

【“他(特朗普)用Twitter哗众取宠,震惊甚至惊吓大众,干扰人们对话题的思考。”】

巧合的是,黄之锋也深得特朗普的“真传”。港嘢君统计黄之锋在2014年以来的社交媒体贴文发现,他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基本可划归为两大类:一是发布令人惊悚的假消息,最好能够惊掉粉丝的下巴;二是情绪化的煽动,简直比军队作战指令还直截了当。

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时年15岁的黄之锋在香港反国民教育风波中“一战成名”。2011年5月,他开始与林朗彦、钟晓晴等人组织所谓“学民思潮”,以抗议香港特区政府推行“国语教学”。

最初,这个寂寂无名的小组织在校园内的鼓动效果并不明显,响应者寥寥无几。

林钟二人也相继离去,只留下黄之锋孤独的身影。于是,他开始在社交媒体上鼓吹动员……当时,许多香港民众也普遍认为,黄之锋之流以社交媒体为基础的社会运动是一种离奇的天真。

但是,互联网不仅带来更广泛的动员能力,还将一小部分群体的愤怒和不满像放大镜一样放大,使受蛊惑者却越来越多,最后,香港特区政府被迫暂时搁置“国语教学”计划。黄之锋迅速以“政治网红”的新形象初露头角。

“回归之前,在殖民统治下,香港青年缺乏政治参与的渠道,大多对政治冷感。”在《新媒体环境下的香港青年政治参与:形式、特征与影响》一文中,国务院港澳办港澳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孟书强对比分析说,

来源 : 港嘢茶餐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