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是谁让孩子没了敬畏

陈先义 2019-08-27 浏览:
网传有一年春节战斗英雄孙玉国和他的战友们在一起相聚,某歌舞团的两位艺术家在座,人们顺便让“司令”在一本刚出版的《珍宝岛的兵》上签字,酒店的服务员看了发毛,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争相让一个老头子签字呢?连歌舞团的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她在想:大牌的老歌星在这,别错过了机会,有些蠢蠢欲动。当人们介绍他是战斗英雄时,她却淡漠如水。只识歌星,不知英雄,不能说不是我们社会的悲哀。这样的病态现象,绝不应该传染给我们的下一代!

陈先义:是谁让孩子没了敬畏

一件事憋了三个月,许多朋友说,说出来对相关学校影响不好,还是别说了。但是,想了又想,加上后来社会上又发生种种类似情况,使得我们对这种现象不能不予以特别注意,所以有必要把它说出来。不说出来,其实也是一种对社会不负责。

今年三月,以歌颂歼20隐形飞机为题材的大型话剧《苍穹之上》(唐栋、蒲逊编剧,四川人民艺术剧院演出)在两会期间为首都观众演出后,社会上好评如潮。于是应观众要求,剧组赴各地巡演。但是,就是这样一部歌颂科学家的现实题材话剧,在成都演出却发生了意外。在为某中学演出时,出现了让全体演员哭笑不得甚至带有愤怒的事。那一天,有关方面为了加强对孩子的爱国主义教育,特意要求为一个中学的学生演了专场,但是现场却匪夷所思。参加演出的主演是这样叙述的:

【“演员的台词里有一句喊自己多日不见面的爸妈,可演员只要一喊爸妈,台下几百个学生便齐声答应。以至于演员在台上再也不敢叫‘爸妈’。自然,剧场秩序也受到影响。当戏里医生报告说确诊科学家为“严重腰间盘突出症”时,台下几百个学生报以幸灾乐祸的不息掌声。”】

这位主演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当时心情的,她说:

【“那一刻,我脑海立刻出现了拂袖而去的闪念,这样的演出真的演不下去了。当今的应试教育,已经让孩子远离了高雅艺术,以至很多孩子已经不知道话剧为何物。互联网的发达让孩子与游戏和低俗抖音结为最好伴侣。任凭孩子们花很多时间去追日韩娘炮和八卦明星,却没有人去给孩子讲剧场礼仪、讲感恩教育、讲审美艺术、讲心理健康。”】

另一位主要演员说的更为直接:剧中真正的幽默和高雅听不到观众的呼应,而凡是情侣分手、夫妻反目、主人公生病的情节,小观众们必然报以热烈的掌声。当剧中人喊我妈,剧场几百个稚声稚气的小女孩和我一起答应“哎”时,我顿时惊呆了,文明都市成都怎么了?这些00后的孩子怎么了?

演员在疑问,整个社会在疑问。是啊!这些本处于成长阶段的孩子怎么了?这个让人愤怒的问题,恐怕整个社会都要思考回答。

怎么啦?首先要回答的是负责教育的有关部门。师道尊严、为人师表、授业传道解惑,这是古今都明白的道理。一个学校,学生能如此的玩世不恭,不知道敬畏高雅,不知道敬畏道德,不知道敬畏英雄,你说一校之长,那些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们有责任吗?我看肯定有。据说,这场演出结束时,该校校长走上讲台向演员们道歉,但演员们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校长的致歉。因为他的弟子们表现得实在太荒唐了。如今,很多学校老师教育孩子分数第一,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和德育培养已经列为其次了。更有甚者,有些语文老师上课不好好教课,而是为了讨好学生,经常讲点社会花边新闻,诱导孩子们的不健康心理,这无疑是一种失德行为。

第二,成都的文化氛围要重视思考,成都历来被称为一个会享受生活的城市,古来就有少不入川的旧话。爱生活、会享受没什么不好。我们发展进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吗?但是我要说的与此两码事。众所周知,长沙的超男超女好多来自成都的,成都在追求时尚文化方面走的比别处更快更远。实话说,这些超男超女的比赛绝不意味着进步,不过从日韩学来点泡沫文化糊弄孩子而已,百害无一利。那一年,长沙举行超女超男比赛,千里之外的成都居然有数万名学生逃课,宁可逃课一定要看比赛。这能不说明时尚文化已经对孩子们带来了负面影响吗?说句直白的话,孩子们把时尚明星当大偶像,与地方教育文化部门直接有关。倒是应该认真反思的。打着接轨、改革、时尚的旗号,把孩子的思想弄的乱七八糟,有关领导有责任。

第三,我们社会的文艺有值得反省的。一个时期以来,我们的影视、小品、各类乱七八糟的综艺节目,以庸俗的搞笑、以几近低俗的调侃、以对社会主流的带有恶意的嘲弄为能事,到处都充满玩世不恭,到处找不见高雅,学生可以嘲弄老师,社会可以嘲笑英雄,媒体可以嘲讽党和政府,这一切带有恶意的嘲弄,都在不知不觉中淡化和消解着人们的敬畏之心,一切都在无聊的笑声中开始,又都在无聊低俗的笑声中结束,人们的良好道德和高尚追求便在这样一种笑声中被消解了。我们剧场的那些充满稚气的孩子们连嗓音都没变,就开始这种自以为很有“才能”的对美好事物的调侃,这难道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须知道,这些坐在观众台上的孩子们,我们将来要把江山交给他们来保卫的,我们的伟大事业要交他们来继承的,他们将来必定成为社会的主体,如果这样一种玩世不恭的不知敬畏的心态,他们又如何承继先辈的事业?如何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的社会公民?问题表现在孩子身上,但根子在整个社会。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对80后90后孩子无谓的夸奖,这其实是害了孩子们。孩子大脑是一张白纸,是需要大人给以教育的。你怎么引领,孩子就会怎么跟你走。千头万绪,当从教育开始,但愿这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我们整个社会都引起高度重视的实践。但愿成都学生嘲弄英雄的事件会给社会敲响警钟。

来源 : 新军传媒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先义
陈先义
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