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爱的是什么?

清江游 2019-08-25 浏览:
面对暴徒的暴乱、暴行,谈“爱自由”,这那儿跟那儿啊?应该谈打击暴徒才对吧?难道是要给暴徒暴乱暴行的自由吗?现在的香港好像就是暴徒有暴乱的自由,而没有为维护香港秩序打击暴乱的自由,警察打击暴徒,法院放纵暴徒,这是谁在爱自由?警察打击暴乱是为维护香港人的自由,而法院放纵暴徒就是不让香港人享受自由。如今在暴徒横行的香港这“爱自由”是对谁说的?是对法院吗?一句话,爱自由是不让打击暴乱还是不要暴乱?若是不要暴乱可暴乱是进行式,这爱自由从何谈起?香港没有暴乱才有自由则是香港人皆知的道理,可不提打击暴乱,自由何在?爱自由就变成是空话,提爱自由是不是不如提打击暴乱?

【本文为作者清江游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李嘉诚爱的是什么?

最近,大家都说他终于站出来说话了,他可是香港的“大人物”轻易不发话。这不,两个多月看着那些暴徒、暴行不吭一声,不知何故,突然发起广告来了,这才有人说他终于站出来说话了。可他发的是广告,不是声明或其它什么。商人啊就是商人,发起广告还是很娴熟的,有一举两得之功效,既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又利用广告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在香港暴乱频频之时,是不是广告影响更大呢?一时也说不清楚。

看他发的广告倒不复杂,字数也不多,最上面的是“以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十一个字,中间是被套上红圈打上红钭杠的“暴力”两字,右边是“爱中国、爱香港、爱自己”九个字,左边是“爱自由、爱包容、爱法治”九个字,他连续用了六个爱,真的其心可鉴,下边是“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八个字。

看这广告,核心似乎有两点,一个是“爱”,一个是“暴力”。说起来有点像是做慈善事业的那种宣传。不过,在香港暴乱没有看到尽头的情况下,这慈善做的很不合适宜。问题是应该对谁慈善?他广告说的“爱”有内容而无对象。他是说谁,是要求谁爱都没有说出来,猜吧。至于那个“暴力”,也需要去猜测。因了他的广告中那个“暴力”两字被划上了一红圈加上一红斜杠,似乎就是不要暴力的意思,当然这是猜测。至于老先生发话说的,“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大概是说要爱,不要怒,不要愤。不过是让谁止怒息愤呢?和前面所有字表示的一样,都是没有对象的,没有对象,要求谁呢?所有香港人吗?那这广告是不是白做了?

客观讲,这广告出来的不能说及时,也不能说不及时,香港暴乱两个多月了,还要乱下去吗?所以就有了止息怒愤,这算不算是呼吁不要暴力停止暴乱,也许说不清楚,但一止、一息似乎又与暴力不沾边。怒,人可,愤,人也可,暴力,人却不可。所以,若猜测是不要暴力并不准确,疑问可能更多些。人们的疑问是,面对暴徒的暴行,香港人不应该怒吗?不应该愤吗?对暴徒,对暴行不是应该止怒吧,也不是应该息愤吧?若是要求暴徒止怒息愤,为什么不明说?可对暴徒的两个多月的暴行难道就是息怒止愤?他们的怒和愤是对的?真不知道能不能从好的方面猜测老先生的意图。若是要求暴徒应该是停止暴行吧?

老先生提出的“六爱”倒是挺好的,年老了,对世界充满爱没有什么不妥的,曾有一首歌中不就是有一句让世界充满爱吗?但若这是对香港人的要求,总感觉里面哪儿有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的东西在其中。香港是中国的,一个香港人,一个中国人爱中国,爱香港是起码的素质,问题是老先生没有指出香港人中是谁不爱中国,是谁不爱香港?香港的大部分人可都是爱中国爱香港的,这不需要提醒或特别的要求。他是要求那些不是中国人的爱中国、爱香港吗?要求外国人爱中国、爱香港是不是有点苛求?而问题还在于香港有多少不是中国人的香港人?我们要求这些不是中国人的香港人爱香港、爱中国呢?

香港回归前,英国为香港的将来埋下了许多“地雷”,这其中就有国籍的事,英国当年给香港上百万人入了英国籍,也有几十万加拿大籍的。但英国并不是要引进他们,这些香港新入籍的英国人是不允许到英国居住的,只能留在香港居住,他们还是香港人,因我国不允许双重国籍,他们却不是中国人,他们是居住在香港的英国人,准确讲他们是受歧视的英国人。按理说他生活在中国香港的土地上他要是不爱中国怎么会爱香港?可他若说自己是外国人,不必爱中国只能爱香港又将若何?

换句话说,上百万的外国人居住在香港这算是那门子事?中国的香港生活着六分之一的外国人?也就是说香港人未必都是中国人,既然不是中国人那就是外国人,要求他爱香港可,爱中国呢?从这一角度来看老先生的“爱中国、爱香港”,是要求这些人吗?没有说清楚吧?问题是,那些折腾了两个多月的暴徒们、一直折腾香港的港独们爱中国、爱香港吗?老先生是不是想要求这些暴徒爱中国、爱香港?遗憾的是老先生也没说,不知是没有勇气说,还是不想说,这么明白的事还就是不说清楚,这就留下了更多的猜测。

其实,这本是非常清楚之事,暴徒们怎么可能爱中国,怎么可能爱香港,他们就是要分裂中国,把香港分出中国,谈何爱中国、爱香港?对他们说爱中国、爱香港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啊。可若这爱中国、爱香港是对大多数香港人说的意义何在?可见,问题并不在爱不爱香港,爱不爱中国,而在暴徒们根本不爱中国也不爱香港,对他们说没用。

下面我们再来看老先生的“爱自己、爱自由”。不过,这是对谁的也得猜。“爱自己”大概是想说,作为香港人不要触犯中国法律,香港法律,这不是爱自己的表现,爱自己不能违法,应考虑行事的后果,当暴徒算不上是爱自己的表现,好像这是对暴徒苦口婆心的劝诫?疑问是香港的暴乱根本不是爱不爱自己的事,它是港独们的分裂行径,是港独们破坏香港的发展前景的大问题,不是个人问题,不是爱自己不爱自己的问题,天底下想当暴徒的那就是玩暴行的,就是罪犯,当罪犯还需要考虑爱自己不爱自己吗?我们可以发现,两个多月来,香港有这么多的暴徒搞暴乱,施暴行,他们真的不爱自己吗?为什么要戴黑口罩?怕别人认出来。在暴徒们看来,暴乱也是爱自己的表现,暴行也是爱自己的表现,暴徒爱的就是暴行,这就是暴徒爱自己,不能说搞暴乱就是不爱自己。这种暴徒的爱自己是不是应该坚决打击?于是,“爱自己”是不是变成了废话?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清江游
清江游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