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徽剑 2019-08-17 浏览:
香港基督教和天主教,一直都是非常积极参与政治,而且是反中的政治活动,基本上是逢中必反。香港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实际上是完全违反现代社会宗教世俗化的原则,成为实质上的政治组织。在香港的历次反中反港时间中,都能看到香港基督教和天主教会的身影。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更多的大家可以去网上搜索,这里就不方便写太多内容。

再来看看天主教和基督教对香港教育、社会等领域的渗透,在第二谈里面,我说了这次出头的学校,大多都是教会学校。

在教育方面,本港有天主教学校和幼儿园252所,就读学生约15万人,办学工作由天主教教育事务处协助进行。教会开办的医疗和社会服务机构计有医院6家、诊所13家、社会及家庭服务中心43所、宿舍19所、安老院14所、康复服务中心26所,以及自助会社和协会多个。

1,287间中文教会及60间以英语为主的教会,每周举行集会,表面上看是在讲经之类,实际上大部分教会讲经的时候,都会把反中的内容放进去,遭到了很多人的反感。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再看看这次签名反中的中学名单: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大伙自己看名字就知道了!

想想吧,每个星期有三十万人,在一千多个教堂里面,被这些打着宗教旗号的牧师们灌输洗脑,长期几年几十年下来,结果会怎么样

1980年以来,基督教天主教等在全世界、特别是东欧的政治演变中,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西方一直以“宗教自由”旗号来玩政治的游戏。

纯粹信仰的宗教自由当然没问题。

但是借助宗教搞政治、搞颠覆、搞国家分裂的,还能允许他们有自由么?

以教皇为首的焚蒂冈,战后数十年一直是国际反共中心之一。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成立后,不少波兰天主教徒逃亡国外。匈牙利的闵岑提主教和南斯拉夫斯蒂皮纳克主教被政府处决后,罗马教皇极为愤慨,于1949年发布了《天主教友如何对抗共产党》的通渝,禁止中国及其他国社会主义国家的基督徒阅读共产党报纸上的文章,不许他们参加共产党举办的各种军事、政治学校,不准参加工会和妇联,凡接受共产主义思想以及同共产党合作者,一律开除教籍。

美国天主教主教响应教廷的号召,多次发起反对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政府的运动,他们主办的报刊把反共作为头号任务。大肆鼓吹共产主义是宗教和上帝不共戴天的敌人。

所以陈日君为首的香港基督教天主教群体集体反中,就是必然的了。

实际上这些是严重违反传统教会政教分离的原则的。但是在大量政治资金进来后,一切都不是问题了。传统教会人士对此公开表示受不了。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香港教会收政治资金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2011年10月18日外泄的一份文件显示,黎智英于2005至2010年内,先后共捐款2,000万港元给陈日君,陈日君10月19日承认曾收过黎智英巨额捐款,用于“不方便”动用教区经费的事情,捐款用途包括支援内地地下教会人士、买商务客位机票到罗马等地参加宗教会议等。

美国中央情报局更是积极利用教会人员,以至于引起传统教会人士的抗议。

徽剑: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据资深研究人士估计,美国中情局在香港基督教和天主教里面,至少有300-500名外围人员,然后通过这些外围人员,控制和影响一万名左右的牧师等教职人员和骨干分子。

这些骨干分子,除了控制香港教会外,还承担渗透中国大陆的责任。

事实上,香港八成以上所谓的基督教天主教会,其实都是政治目的的组织,而不是真正的教会。

他们的策略其实也简单:

第一步,先拿钱,搞所谓慈善,获得好感

第二步、然后传教

第三步,在传教时候散布政治言论。

第四步,在需要出面的时候,发动被洗脑的信徒!

但是这个策略屡屡奏效。

今天发的这篇估计会让一些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朋友们不爽,但是我提醒一下大家,不管是在香港或者内地,你们有没有发现,你们身边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朋友,大多都越来越亲西方,排斥中国乃至东方文化。

你们有没有发现,大部分所谓牧师神父们在讲经的时候,喜欢贬低东方文化,甚至攻击政府?

内地有个典型案例,孙海英。被称为“把智商都奉献给了上帝”的“虔诚教徒”!

1998年,美国基督教新保守主义势力和政治新保守主义势力结盟,共同推动国会通过《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使其成为以国家力量进行基督教全球战略扩张的工具。该法案的确立是美国宗教势力影响国家外交政策的标志性事件。

著名学者文丁在《试看<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中的“宗教自由”》一文中指出:

【“美国可以开动全部国家机器,从总统、国务院、国会、国家安全委员统一运作,许多教会组织和教会院校协同配合,形成国家、宗教和非政府组织各以不同的优势对外扩张,政治威胁、经济收买、文化宣传,合法与非法手段齐头并进,以至于能够在基督教历来势微的我国制造出相当强大的舆论,进入高校讲堂和学术研究机构,地下教会敢于与国家法规公开对立,相比之下,我们几乎没有相应的理论的和学术的应对,更不用说战略性的思考了。”】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徽剑”,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为《八谈香港之三:政治搅棍的香港宗教是怎么做的》。】

来源 : 徽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徽剑
徽剑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