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剑:新闻自由旗帜下的香港媒体黑幕重重

徽剑 2019-08-16 浏览:
有评论说:整个媒体都掌握在反对派的手里,你看电视新闻每天报道内地负面的多,还是报道正面的多?这是个耳濡目染的过程。有没有负面不重要,重要是媒体怎么扭曲报道这个才重要。在香港真理部是掌握在反对派手中,所以你说什么都是白搭,就这么简单。

今天谈谈香港的新闻媒体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只要不是那种偏见到了极致,或者别有用心的人,都能觉察到香港媒体的问题。

有观察人士指出:

香港媒体问题,其实说到底还是主流传媒的问题。第一个见血的不是暴徒,是警察,6月12日晚上一个警察流血满面,主流媒体有报道吗?轻描淡写就算了,反过来警察执法,打催泪弹的时候就拼命把它渲染,警察被人打倒在地的时候,主流媒体的镜头马上就不拍,整个民意就被营造成警察过多暴力,造成支持暴徒的人越来越多,鄙视警察的越来越多。

暴徒们在冲击警方时候,一批穿着所谓记者字样的人,站在警察和黑衣暴徒中间,镜头专门对准警方,警方有任何动作,就举起相机拍摄,而黑衣人任何动作,都视之不见。甚至故意阻挡警方的行动,当警方采取措施的时候,就抨击警方干预新闻自由。

有人早就指出,如果这种所谓记者,去采访两军交战,站到两军阵地中间,早就尸骨无存了。真正的记者,应该是旁观者,站在旁边,两边都拍。

事实上有人指出,所谓的记者证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为此香港记者协会矢口否认。不过还是让人拍到了,几十块钱可以买到记者马甲!

徽剑:新闻自由旗帜下的香港媒体黑幕重重

三十年前就有预谋

8月4日晚,大公报记者在铜锣湾暴乱现场正常採访期间,遭一群暴徒围攻、殴打和抢劫。同日,无綫电视台记者到观塘採访期间,采访车多处遭损毁,司机及记者身体多处被人打伤。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则发出严正声明,强烈谴责暴徒针对新闻工作者的暴力行为,指出“不仅严重干扰了记者的正常新闻採访,以及社会各界对事件的客观了解;更侵害记者的人身安全,此种暴力行径本身已构成犯罪”。

但是所谓香港记者协会不发一言。

这里,不熟悉香港情况的人一听“香港记者协会”,可能会感觉这个机构很权威,充分代表着香港记者群体。实际上,香港记协只是香港记者行业众多工会中的一个,多年以来维持在548至643名之间,不足香港记者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去年,香港记协流失的会员更多达179名。

其他的香港记者从业协会还有

香港外国记者协会、

香港报业公会、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

香港体育记者联谊会、

香港经济记者协会、

独立评论人协会等,

以及各报业集团的协会,

.......

数量是很多的。

这个协会正事不干,但是倾向性的事情可干了不少。这还要从头说起,

以前的香港记者,是必须持有香港政府新闻处的记者证的,不是你自己活着媒体说你是记者,你就是记者。回归前香港政府新闻处负责核发记者证。但随着回归的临近,港英政府有意识地把各种官方权力下发、消解于民间。

回归后,香港政府新闻处只是特区政府的公共关系顾问和政府出版及新闻机构,不负责签发记者证。

这一件事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是我们今天就会发现,埋下了个地雷。

记者证主要由媒体机构自行发放,香港记协也拥有签发权。据有消息指称,这个只有不到五百名会员的香港记者协会的记者证发出去2000多份。

一大批不是记者的人,拿出所谓记者证,传上几十块钱买的记者马甲,就冲到黑衣人的第一线

这种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些在一线的“记者”会看上去有意无意地干扰警方行动了。

英国人埋雷,从签订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协议时候,就开始了。

在80年代中后期,港府出台的《本地报刊注册条例》、《管制淫亵及不雅物品条例》、以及《公安<修订>条例》等,都是比过去放宽了对主要是印刷媒介的各种限制,如发布虚假消息的条款被撤销,《不良刊物》收窄为“淫亵”及“不雅”等。

现在我们看到的苹果日报等,也正是利用了这个宽松的环境,无所拘束,致使有违道德和法治的现象诸如色情、暴力、虚假新闻等内容不断出现。

1991年6月港英政府通过《人权法案条例》,大大放宽对言论及新闻自由的法律规范,同时还规定以前的任何条例若与《人权法案》有所抵触的都必须作出修订或撤销。

发展到今日,一句所谓新闻自由,媒体就可以随意歪曲报道,乃至造谣。在当年港英时代,谁敢?

1998年,香港一名妇女不满其丈夫陈健康在深圳包养情妇,把两个亲生儿子从14楼抛下,随即跳楼自杀。《苹果日报》为了搞出所谓独家新闻,拿出5000港元让陈健康北上寻欢,然后也推出一系列陈健康“左拥右抱”图片。经过大肆渲染后的陈健康引起了万人唾骂,陈本人尝到苦头后,转过来抖落出某些传媒用金钱作诱饵的内幕。真相大白后,舆论哗然。《苹果日报》全版刊登为此事的道歉启事,公开承认处理有关陈健康的新闻一事编排及手法不当。

2000年《苹果日报》记者涉嫌贿赂公职人员事件又是一个突出的例子,这是近年来香港首宗记者因工作关系犯刑事罪行而被判刑。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苹果日报》记者刘江群和警察通讯员杨启兴等2人,并从《苹果日报》办公室检获到42份罪案报告。两年间,刘江群总共给两个警员30.8万港元,以“交际费”名义从报社那里报销。

香港记者杜宝琪就曾对以青少年为销售对象的《苹果日报》作了抽样调查,时间是从 199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便统计出有61天的头条涉及色情、暴力或血腥的内容,平均三天就有一次!

来源 : 徽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徽剑
徽剑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