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 2019-08-18 浏览:
最近徽剑认真调查了一下,发现这次上街等学生,大多数中学阶段居然是教会学校读书的,而香港的教会,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都是出了名的反华。这次香港的教会学校,基本上都站出来了,表示对黑衣暴徒的支持,这个比例就很说明问题。这些教会学校,里面不但在通识课上大力宣扬反中、反对一国两制,甚至有部分学校,还公开跟藏独等有关连。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这样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孩子,会认同中国么?

最近一段时间,香港混乱中,要说什么事情最让人印象深刻,估计除了暴徒外,就是暴徒的错别字吧?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看了后让大家惊叹,连“撤”和“仇”都不会写,居然还是大学生。

以前不是总说香港地区教育水平高么?在所谓的国际大学排名榜上,香港的几所大学排名比内地大学排名高多了,出现这么低级的笑话,算是非常严重的打脸吧?

实话说,香港大学的部分(不是所有,甚至不是大部分)教师学术水平是很高,但是(至少是大部分)学生就不敢恭维了。

这几日在高校发生的这些乱象显示,香港的教育的确出了大问题,必须反思,尽快亡羊补牢。政府每年在教育上花费大量资金,其中包括广大纳税人的钱,结果培养了一批不仅是废青、反智者,更是对社会危害极大的破坏者。

这些年,香港的教育被夸大,掩盖了实际的没落。对此,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理事、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不是国内的那个邓飞)有非常清晰的认识:

【“香港人有种很强的怀旧的意识。现在高考最好的学生在香港,不说内地高考,99%的人都是奔着第一是医生,第二是律师,第三是所谓国际金融,但是医生是压倒性的。无论他学习的是文科还是理科,在他们的脑海里面他们追求的并不是像内地同龄的年轻人,比如要搞一个科创项目,或者搞一个文创的项目,没有。最传统的高端中产专业是最有保障的,什么创新,一概不讲,成绩最好的10个高考状元,9个都是奔医学院去的,不是对医疗卫生特别感兴趣,纯粹是第一社会地位高,第二经济有保障。其次是律师,也是传统的专业,没有任何创新的东西在里面。”
“这跟同龄的内地人完全不一样,同龄的内地人不可能把医生看成第一,甚至法律也不见得是第一,理科可能搞科创,文科可能是文创,反而比较多元,没有特别集中在某一个专业上面。但是香港不是,基本上是最传统的专业。这种在职业发展上的保守性,当然这个保守性背后有很多原因造成,但是这个客观事实是存在的,所以造成你让他回到内地,根本就拿不出东西可以跟内地同龄的大学毕业生做一个竞争,拿不出手。”】

谈及香港大学生的竞争优势,邓飞说:

【“如果十来二十年前还可以,现在的话,比如你是内地的国企或者内地的民企,你有多大的意愿、兴趣去聘请香港人?你有什么竞争力?凭什么要我聘你?你不能把内地作为一个解决香港就业或者向上流动一个地方,香港的年轻一代已经不具备20年前、30年前,刚刚改革开放时候那种独有的竞争力了,这些东西还必须按经济规律和商业规律办事,内地无论是国企老板还是民企老板,请香港人干嘛?他们不可能比内地大学毕业生更了解内地了,你说有国际化,有什么国际化?英语,现在随便找个都有,你也不能强迫内地的老板去请他们,你说国际化英文好,不一定比现在内地的大学毕业生更好,你说熟悉国际规则,问题是刚毕业出来懂什么国际规则?现在能够去内地发展的,基本上在香港已经有相当基础,回内地是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

我在深圳多年,也有在香港业务,自然面试过不少香港的大学生。整体感觉香港的大学生大多数专业素质很低,最多也就是内地三流院校的水平,我一直都很纳闷,在所谓的世界大学排名上,香港的大学怎么排得那么前,学生为什么这么烂。不谈我混了个文凭的西安交通大学之类,连深圳大学等,都是可以碾压香港大学的。

我面试有个习惯,喜欢出题,发现所谓香港理工大学的工科毕业生,居然不会简单的定积分面积计算,现在我还记得,我是让他求一个普通曲线在直角坐标第一象限一段的面积,让我目瞪口呆啊,这个是大学一年级就要学的东西,你一个本科生都不会?

顺带说下,我可以肯定他文凭是真的。也许有人会说,你那小公司,肯定过来的都是不咋的。问题是,他们是这些香港大学的“合格毕业生”啊。现在一堆学生在街上,闹出这些笑话,总无话可说了吧?

香港的学生,大致上可以这么评价:

英语水平相对可以,但也只能说口语整体好过内地大学生。

数理化等理工科科学,大致上香港的本科生,只能跟内地专科生去比较了。

别不服,我面试过至少几百个香港大学生,还是有发言权的。

前面说了香港学生专业成绩不扎实,下面说说非专业问题,也就是学生思想问题。说到学生教育,就不能不说问题极大的通识教育科了。

 这里是香港部分幼儿园的教材内容: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攻击一国两制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美化占中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激化中港矛盾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香港中学有个通识教育课程,最初立意本是好的:

港府规定,从2009年开始的新高中学制通识教育列为必修科之一。根据要求,通识教育科共分为6个单元: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能源科技与环境。其中“今日香港”单元有3个主题——生活素质、法治和社会政治参与、身份和身份认同。2001年10月初步敲定,会在新高中实行中、英、数必修之外,更增加必修通识科。2009年,新高中学制开始实施,第一批新制学生于2012年应考DSE文凭试,于通识科至少须考获2级才能获资助大学学位取录。按照“通识课”的课程纲目,它涵括经济、文化、历史、语言、科学诸多范畴,分析手段既有质化的,又有量化的,几乎就是一门微缩的本科社会学。

难度这么高的学科,居然要求是教师只须接受35至100小时的培训。最为搞笑的是通识教育科只有一个教育指引,没有教材,连教学大纲都没有,各学校及通识科教师有较大的自由度决定教材内容和教学方法在这种放任自流的情况下,不少有特殊政治立场的教师向学生灌输某些“思想”,在教材选择上有失公允。比如教师在通识课上公开支持暴乱,反对警察维护社会稳定。

宣传“占中”之际,反对派利用通识科这个缺口渗入香港校园,尤其是心智相对成熟、开始对政治议题产生兴趣,但并未完全建立起世界观的中学生们。反对派的教师工会教协制作大量宣传“占中”的教材,作为通识科教材使用。“占中”发生后,其发起人更是频频进入各中学校园,扮作通识科老师,给学生们不断灌输“占中”理念。

两年前,尝试介绍中国国情、中国经济发展、中国模式的国民教育科和《国情手册》在香港教育界推行之际,这群“老师”中的不少人,也曾走上街头,扛着“去政治化”、“反洗脑”的大旗,振臂高呼,一门旨在帮助公民了解国家社会基础知识的科目,竟成为他们走上街头抗议的理由。

有评论指出:

所谓的通识课,本意应该是培养同学观察现象、综合各科知识分析问题的能力吧,也就是“学习怎么学习”。然而,不知有心还是无意,“通识”已经变成了“通俗”,总是说些貌似贴近生活、紧随时事的问题,却从来不为同学建立起一般性的事物分析阶梯,结果一事一议,居然能前后矛盾,既训练不出坚实的逻辑基础,也无法汇聚成有序的知识结构,对于所评论的事物,不管赞成、反对还是中立,都窥不透门径,捉了鹿脱不了角。这样一味老生常谈,就是再贴近生活,都无法构成属于自己的知识。在欠缺一套完整观察和思考方式的情况下,片面提倡多元思考,结果就是价值观无从建立。

一堆学生,专业课没学好,思想上还整天满脑袋对社会不满,不出问题才怪。在这些学生身上,我们看到无法无天与肆无忌惮:他们道德无底线,仅仅因为观点不同,他们就可以去破坏别人祖坟。他们言论无底线,“港独”这种言论可以“义正言辞”地以言论自由来掩饰。“爱国”竟成了原罪。

所以说,香港目前的通识教育科,实际上已经成了破坏香港的教育毒瘤!

香港目前基础教育分为四种:官津学校、直资学校、私立学校、国际学校。官津大部分是由政府资助,直资是按照学生人数接受资助(类似国内的民办官助,政府购买服务),私立与国际就等同于国内私立学校。

实话说,香港如同欧美一样,并不是很重视公立学校,一批精英的私立学校,教学质量是好过官津学校的。但是也有更多的私立学校,是有特殊目的的。大多数私立学校都是有问题的。之前被曝光的Brian Patrick Kern,就在香港汉基国际学校(香港的一所知名私立学校)做英文教师。可是他的主要工作不是教授英文,而是搞了一个一年制的所谓的“人权”课程,透过多达7个项目,对香港学生进行反华、亲美的洗脑,灌输妖魔化中国的内容,并向香港学生传授如何游行、示威。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Brian曾是联合世界书院红十字挪威分校的受聘教师。根据一份2004年该校办的亚洲人权国际青年工作坊,项目负责导师之一便是Brian。特别是Brian Patrick Kern曾带领香港学生组团到印度,去印度的西藏儿童村,该村由达赖喇嘛的妹妹Jetsun Pema经营,Brian安排学生与村内的藏独组织成员见面。而这次香港的反送中游行中,Brian Patrick Kern终于走向了前台,亲自出马培训并指挥港毒分子,教授他们如何破坏法治、包围并袭击香港警察。在现场的人群中,他公开用英文大叫“不要后退”,并亲自给暴徒演示如何污辱、袭击香港警察。(可以参见我另外一篇文章)

最近徽剑认真调查了一下,发现这次上街等学生,大多数中学阶段居然是教会学校读书的,而香港的教会,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都是出了名的反华。这里有个香港中学联署支持香港暴徒的名单(名单我就不发,里面一百多家中学,大约8成是基督教教会学校),我随便截图下,大家看名字就知道了: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看到名字没有,绝大部分都是基督教、天主教有关教会学校。别告诉我说教会学校是仁爱之类

这次香港的教会学校,基本上都站出来了,表示对黑衣暴徒的支持,这个比例就很说明问题。

这些教会学校,里面不但在通识课上大力宣扬反中、反对一国两制,甚至有部分学校,还公开跟藏独等有关连。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这样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孩子,会认同中国么?

关于香港宗教团体在这次香港暴乱中的表现,徽剑我会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详细说说。

香港教育问题其实多多,除了前面说的两大问题外,公立中小学太少,而且公立学校教学水平惨不忍睹,大量的孩子上不了公立学校,或者也不愿意去公立学校上课。导致底层民众子女无法接受到良好的基础教育。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所以说,无论是从市民福利还是从香港的未来,香港的教育,特别是这种基础教育,需要走向福利化,而不是市场化。以前的香港学校不是这样:

徽剑: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回归这么多年,香港学校反而越来越欧美化了。

公立学校,一直是社会底层最主要的上升通道,如果把这个堵死了,这个社会肯定要出现乱子。

而香港在一边堵死这个通道的时候,一边放纵了私立学校(严格说是教会类别有用心的学校)的存在和扩大,导致这么多年来,两代人的教育失败。

还有一点,就是香港学校也在搞类似内地目前盛行的“快乐教育”,以要照顾到所有孩子为理由,降低统考标准,以便满足所有孩子过关,这也是本文开头,为什么香港学生会写那么多错别字的根源所在。

居然有香港教育界人士提出“至于不同层次类别的评估,只要不构成过度的压力,学习还是可以快乐的,学生的童年还有天真活泼的契机。

尼玛(抱歉我忍不住爆粗口)考试还有不构成压力的?

内地推行了几年教育减负,结果呢,以前拿奖拿到手软的中国奥赛队,现在都被挤出前三了。欧美好的地方不学,非要学人家失败了的东西!

在内地越来越多家长认同“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时候,香港(也包括内地那个福特基金会扶持的教育研究院)都在大谈学习要快乐。

话说绝大多数孩子最快乐是什么?天天玩,不上学,最开心,行吗?

香港的教育问题多多,加上一堆歪理“砖家”在那胡扯,不过时至今日,也该动动大手术了。

公立学校越来越烂(数量还少)

贫困家庭孩子上不起好学校

学校教学水平要求越来越低

思想教育被破坏分子把控

这些集中在一起,问题还少么?

无论从17年的事情,还是最近的事情,徽剑我都觉得很痛心,因为其中很大比例是一批生长在97后的年轻人,这批人本该是一国两制的大力支持者,结果呢?

这个根源在哪里? 值得我们反思吧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徽剑”,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为《八谈香港之一:从香港废青行为看两代人的教育缺失》。】

来源 : 徽剑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徽剑
徽剑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