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申鹏 2019-08-09 浏览:
这里,不得不夸一夸河对岸的基础教育,他们教语文,教英语,教数学,教逻辑,教归纳总结,教实事求是,教辩证分析。他们懂得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懂得抓事情的主要矛盾。他们小学课本里,就有两句诗,叫做:“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小孩子就算当时不懂,以后都会懂。而这座城的年轻人,就缺了这样的教育,他们不知道不公平的根源在哪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怒,也不知道世界的运行规律是什么,所以,那些心怀叵测的野心家、投机者一煽动,他们就冲上了舞台,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把严肃的事情,当成了儿戏,又把儿戏,玩成了无法收场的闹剧。所以,他们在街头纵火、伤人、被捕。而野心家们在窗内举杯相庆,啜的是他们的血。这座城的故事,已然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标本,这个标本,就叫做“资本主义”。

这座城很好,好就好在活成了一个“标本”。

一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终极“标本”。

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有的人坐拥半个城,有的人却只能住“笼屋”和“棺材房”。这个曾经的亚洲金融中心,如今,只剩下金融和地产了。这里的人们曾经意气风发,他们说这里是一块英雄地,创造了许多“白手起家”的神话。但那些“白手起家”的英雄成长起来之后,除了变得越来越富,却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东西。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四十多年来,对岸的人们不相信神话,不崇拜英雄,他们筚路蓝缕,艰苦奋斗,一点一滴、一砖一瓦创造自己的故事;今天,对岸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GDP是日本的三倍,世界500强数量超过了美国。这里诞生了腾讯、阿里、华为、大疆.......

可是,河水那边的他们,四十多年来,没有诞生自己的华为、腾讯、阿里,连大疆也没有,这座“金融城”,还是在做它的“金融城”。只不过,富人更富了,穷人更穷了。一边是青山绿水的富人豪宅,一边是容不下七尺之躯的“笼屋”;一边是接受西式教育的贵族精英;一边是汉字英文都写不对的没文化“废青”。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日本漫画《铳梦》中,有一个叫做“撒冷”的天空之城,住的都是富豪精英,天空之城的下面,则是一个叫做“钢铁城”的地方,那里破败、混乱、充斥着贫穷、无知和暴力。

那些缺乏教育、没有分辨能力的年轻人,被野心家蛊惑,冲上街头,冲着无辜的人们施展暴力,做着损人不利己,亲者痛而仇者快的事情,这就是资本主义的未来景象。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人们记忆中只有这里曾经的辉煌,只有金融城曾经的的纸醉金迷意气风发,却不知道,这里已经是全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地方。

1971-2016年,这里的基尼系数从0.43提高至0.54,达到45年来的最高值。超过了许多非洲贫穷国家。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中,有个“六大家族”,他们掌握了整座城的电力、煤气、零售、地产、通讯、航运、港口、仓储、公共事业、普通人的生产生活,都被他们垄断了。

这里的平均工资并不高,只有每个月13000元,但这里的生活成本,却居高不下。各行业的工资,都开始赶不上飞涨的物价。

特别是买房,这里的人根本买不起房,他们人均住房仅16平米。传说中的“千尺豪宅”,其实就是八九十平方的两居室,但这样的房子,一平米10万,一套上千万,是绝大数人都无法实现的梦想。

这里是全世界房价最贵的地方,这里的普通人,不吃不喝20年才能攒够一套小房子的钱,而且,这里的居民被地产商常年洗脑,觉得一家人住20平米的小房子才是正常的,才是有亲情味儿的。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太多太多的工薪阶层,只能常年一家数口挤在“公屋”里。还有太多太多的穷人都挤在“棺材房”中,这些房子在4平方米以下,只能放进一张床,连腿都伸不直。甚至还有一种“笼屋”,它是一张张的三层架子床,外面围上了铁丝网,就像市场里的鸡笼一样,“笼屋”租金甚至要2000多港币。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因为缺乏产业,只剩下金融,这里的年轻人,已经找不到未来的道路,2017年,这里六个区的高考状元,其中五个人的职业愿望,居然都是“当医生”,剩下一个,是当“牙医”。因为,这里没有大工业,没有机械制造,没有互联网产业,没有IT产业,已经没有太多的工作可找了。只有“行医”、“做律师”,才能保持一点体面。

这座城中的中产阶级中,渐渐没有工程师,没有科学家,没有技术人员,只剩下金融从业者,地产从业者,律师和医生。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有趣的是,这里的人民其实并不“仇富”。

八九十年代,这里老电影中的街坊邻居们,最喜欢讨论的都是有钱人的故事,开口就是富豪、名人的传说故事。

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不同,这座城中的人对于富豪有一种独特的喜爱之情,人们会把那些高高在上的亿万富翁,亲切地唤作:“诚哥、权叔、基哥”,仿佛是相熟的亲戚朋友一般。

这座城,活成了一个“标本”

他们口中喊着反对大资本,反对地产霸权,反对贫富差距,但却没有人会公开反对那些富可敌国的名字,甚至私下里对他们百般爱戴,把他们捧成“股神”、“超人”、“巨星”,可以说,长久以来,他们潜意识深处,是相当崇拜富人的。大家可以看香港的电影、电视剧,你很难找到很多“为富不仁”的反派角色,大多数反派,只是黑社会、黑警,还有变质的政府官员。没有人会把矛头指向“资本家”。

来源 : 平原公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