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鹿野 2019-08-08 浏览:
即使未来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应该吸纳一些大陆的发展经验,例如发展公益事业、关注民生、共同富裕、精准扶贫等等。另外,也应该在香港的文化教育当中注意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让普通劳动者分清是非,明确到底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只要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拥护中央,反对西方资本势力,香港就不会出大的问题,即使有点问题也很容易解决。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近日来,香港的乱局愈演愈烈。据央视8月7日报道,当天,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通报了中央关于稳定香港当前局势的重要精神,明确提出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张晓明指出,中央高度关注当前香港局势,并从战略和全局高度作出研判和部署。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当前最急迫和压倒一切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共同守护我们的家园,阻止香港滑向沉沦的深渊。尽管特区政府多次表示修例工作已彻底停止,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势力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进行各种激进抗争活动,暴力化程度不断升级,社会波及面越来越广,甚至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那么,香港应该怎样摆脱这种“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呢?笔者上个月曾在《50年前英国准备提前归还香港的内幕》一文中,根据60年代时中央成功实现了让大多数香港人拥护社会主义和祖国统一的成功经验,提出了三条建议:第一是必须旗帜鲜明地站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一边,捍卫广大劳动者的权益;第二是必须坚决果断地打击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势力;第三是必须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方针。现在看来这几点建议并没有过时,这里再简单的展开论述一下。

现在有一种很流行的观点是挑起香港和内地的对立,进行“地域黑”,把当代香港青年称之为“废青”,甚至把整个香港的人都称之为“港灿”,认为“香港人没几个好东西”等等。

这种观点对不对呢?笔者个人认为是不合适的,如果要是简单的把香港的问题说成是当地人特质的必然产物,那岂不是把整个香港的人都推向祖国的对立面儿了吗?何况在现实当中,站出来反对香港动乱的普通民众也有不少。

但是,我们也不能简单的把当前香港的问题说成是“一小撮人”之类。有说法说,香港上街的人超过百万。即使这是夸大其词,几十万人恐怕也是有的。这是个什么概念呢?要知道,香港总人口只有700多万,扣除老人小孩,上街的人至少是青壮年的1/10,甚至1/5了。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很多国家“颜色革命”的数字,甚至当年819事件当中响应叶利钦号召上街的人数也只不过是六七万人,就搞垮了3亿人口的苏联。

为什么那么多普通人居然卷入了当前的暴乱,做出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行动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主要就是香港的两极分化过于严重,普通民众的生活过于艰苦。关于这个问题,国务院新闻办7月29日新闻发布会上已经有所揭示:

【香港当前确实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比如土地、房屋、青年向上流动等,我想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是深层次的、多方面的,有复杂的历史因素、社会根源,也有国际背景。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日之功,需要综合施策、多管齐下。
中央如何帮助香港社会排解怨气?港澳办:综合施策、多管齐下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0383601278757252&wfr=spider&for=pc】

香港当地特区的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日前也做出了类似表态:

【我们也要承认,由于在房屋问题、青年上流、贫富悬殊、医疗教育,以至退休保障等民生方面的长期缺失,形成了社会的郁结,更令部分青年因为看不到前景,而将不安、焦躁和无奈的情绪,透过街头政治的方式宣泄出来。
董建华:以坚定信念战胜风暴
http://news.eastday.com/c/20190731/u1a15014215_K26843.html】

简单的说,当前香港的问题,其实还是资本主义制度的问题。在这种制度之下,普通民众生活的太苦了,日子过不下去自然就要想反抗,同时文化舆论方面又不让宣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那么反抗的方向自然也就会被控制了文化舆论的西方的资本势力所利用。

这当然不是说,香港不应该搞“一国两制”。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并不等于毫无节制地把财产权集中在一小撮人手里,让普通劳动者生活不下去。民族资产阶级的杰出代表孙中山先生不还提出要“节制资本”吗?同样,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不等于不允许马克思主义占领文化教育阵地,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真理,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人民也有了解真理的权利。马克思本人的《资本论》不还是在当时资本主义国家的中心英国写成的吗?

因此,即使未来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应该吸纳一些大陆的发展经验,例如发展公益事业、关注民生、共同富裕、精准扶贫等等。另外,也应该在香港的文化教育当中注意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让普通劳动者分清是非,明确到底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只要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拥护中央,反对西方资本势力,香港就不会出大的问题,即使有点问题也很容易解决。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