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并不“革命”,“自信”方能“他信” ——港藏治乱回顾

宪之 2019-08-04 浏览: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自信不足,指望跟着美国融入世界,到头来收获的只能是“颜色”,这是一个普世规律。俄罗斯和乌克兰尝够苦头,今天该我们尝尝了,香港乱局正是美国人“赐给”我们的的“颜色”。香港动乱,是殖民情节的唤醒发酵酿成的苦酒。

【本文为作者宪之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颜色”并不“革命”,“自信”方能“他信” ——港藏治乱回顾

“颜色革命”从上世纪90年代走上世界舞台,伴随着“民主”被美国人买一送一“输送”到世界各地,作为导弹航母的必要补充,搞乱了他们想要搞乱许多国家,无论成功不成功,它都将目标地区数以百十万计民众推入灾难深渊。30余年的“颜色”表演,使越来越多的人破除了对“民主灯塔”的迷信,解构了“跟着”情结,狠狠打了各式买办奴才的脸,扫了“历史终结”的兴头。

还是毛主席说得好,没有反面教员不行。

不过,“颜色革命”并未终结。

想不到,这么快就光顾到我们头上。

回归22年的东方明珠,突然发出刺眼的怪异光芒——发生暴乱了。

虽然,在许多位卑未敢忘忧国者的心中和笔下,这并不意外,多年前有学者就因为批判香港殖民情结遭到内港精英的联手围攻;但对于痴迷于“东方明珠”者,恐怕是始料未及的。

“历史终结”以来的世界大势,香港回归走过的历程,可读的东西太多。

1

颜色革命一词,不知何人所创,意味殊深:“颜色”并不“革命”,但它又非与“革命”毫不相干。

“颜色”云云,不过是标志,并非本质。其本质特征,至少有两点不可或缺。

其一,它是美国策划挑动的,是霸权殖民主义统治世界的工具,凡不愿俯首称臣的国家,均难免造其荼毒。

其二,颜色革命的爆发,有着目标地区自身社会矛盾积累的基础,中情局和各式基金会通过扶植豢养走狗,主导“革命”方向,为其所用。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悖论:大众抗争本该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结果却变成了殖民帝国主义控制世界手段,玫瑰百合变成了罂粟毒狼。更早的布拉格之春和波兰团结工会,就已经是这样。

这是“历史终结”之后,世界共运退潮,马克思主义边缘化之后,出现的一个普遍的历史现象。

真正坚守初心,则被视为“极左”和“邪恶”,孤立寡援,寥若晨星。阶级和民族对抗与社会矛盾,以扭曲形式表现自己,除了“恐怖”,就是“颜色”。即使在资本心脏地区,如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和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也不具备多高品格,至多是社会矛盾的初级表现形式。

历史终结以来,“国家要独立,人民要革命”的大潮终结了,“全球化”与“和平发展”成主流。我们虽然“不当头”,但美国并未放弃称霸,解散华约北约扩张更凶,一超独霸肆无忌惮,几乎将钟拨回到八国联军时代。

以美国为代表的霸权殖民主义与世界人民反霸反殖的斗争,已成世界范围的主要矛盾。

因此,人们才十分赞赏普京的“战斗民族”品格,不是在“姓社姓资”意义上,而是在反霸反殖意义上,因为在当下,俄罗斯已经成为世界上抵制美国霸权扩张的主要力量。不是他挡一下,半岛、南海、台海和香港的局面,还不知怎样。

2

在这个视野内,香港问题不过是中美间霸权殖民与反霸反殖斗争的一个组成部分,不是夫妻妇姑勃溪。英国因为相关而闪亮登场,其实不过是美国的附庸,帮闲凑趣,借此重温一下旧梦,有可能就捞一把。

回归不等于结束斗争,但由谁主导,则不是必然。

回顾西藏解放与香港回归的不同设计,至少两个亮点不容忽视:一个是掌握主动,一个是不忘初心。

毛泽东主席高瞻远瞩,访苏期间著手操作进军西藏,帝国主义虎视眈眈,西藏问题缓不得。解决藏军是前提,早解决早舒服,舒服了才能够谈和平解放。

为了大局,可以“一国两制”,但改变农奴制度的目标不回避。自治,不能无所作为,放弃各方面努力。农奴主阶层是统战对象,广大农奴才是依靠对象。统战,是我统你,不能反过来。

对大局要有清醒判断。反动势力蠢蠢欲动,可一再忍让争取再争取。但要做好应变准备,你非叛不可,则坚决平叛,一举解决,然后毅然改革反动制度,实现初心,解放广大农奴。由此实现大治。

老人家走后,出现大的反复,教训尤深。面对港闹局面 ,再不必讳莫如深,正是我们今天治理“五毒”有待消化的宝贵殷鉴。

1980年代后期,H  ZH当政先后直接干预西藏,说是“拨乱反正”,实则倒行逆施,一手导出了西藏暴乱。

其一,以落实政策为名搞阶级颠倒,依靠农奴主打压翻身农奴。

西藏和平解放与改革,毛主席始终把决策的立足点放在依靠广大农奴上,平叛之后迅速改天换地,将民族关系推进到历史上最好时代。西藏两次叛乱,第一次是反动势力不甘退出历史舞台,有必然性;第二次,则是当事人错误决策造成的,并非必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