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张志坤 2019-07-29 浏览:
从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任何有关中国多元化的鼓噪都有害无益,对于这种企图,说得轻一点是赶西方政治的时髦,说得重一点,其实就是和平演变的一个变种,同颜色革命在实质上如一丘之貉。中国历来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道路与社会结构,都是一元化的发展与演进,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思想文化,历来都是如此。因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不仅现在如此,将来也必须如此。否则,如果搞什么多元,就将没有中国的崛起与未来。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张志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长期以来,有关中国已进入“多元社会”的说法甚为流行,许多人借这个说法来说事,譬如,当涉及某个严肃政治问题的时候,有人就说,“中国之大之多元,前进的方式必然是复杂的”,并且名之曰“复杂中国”,以此来和稀泥、捣糨糊;当出现严重意识形态对立的时候,也有人拿所谓的多元说事,说这是思想多元化的反映,难以避免。以此类推,还有什么文化多元、价值多元、利益多元,等等。总之,有些人开口闭口“多元”,不但预设前提地认定中国已经成为什么“多元社会”了,而且习惯性地拿这个东西当托词、当借口,将其作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利器,当做模糊许多事情本来面目与真相的文字雾霾。

窃以为,有关中国社会多元化的问题,实在有进行一番认真讨论的必要。

首先,必须搞清作为政治术语“多元”的真实涵义

“元”这个中文单词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指“头”、“首”、“始”、“大”,如“大哉乾元”、“元始天尊”、“体元立极”以及元首、元凶、状元、元旦、元年、元勋、元帅等;二是指核心基本体,如单元、元件、元气、元素、元音等。把“元”的概念引入社会政治领域,大概是中西合璧的产物,即借用西方社会学、政治学逻辑,再糅合中国的文字概念,于是就有了“多元社会”一说。笔者的理解,所谓多元社会,指的是统一社会体内,存在多种主体、多个集团、多支力量、多重结构,它们之间彼此对立、牵制并互相制衡。

其次,中国社会历来不是多元,也不能多元

现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多元化、中国社会已经属于多元社会了吗?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一党执政的中央集权制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不可能出现政治上的多元化,也不可能允许政治多元化。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政治只能是一元,那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元”,其它一切政治、经济与社会力量都必须围绕这个“元”而展开,从而确定自己的位置与功能,即要么是以这个“元”为核心所构筑的社会政治体系下的组成部分,要么就是这个“元”的历史与现行对立面。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承认,没错,当今中国执政党确实面对着相当突出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等方面的异己与对立面,这些对立面都在一定程度上不认同、不认可中共一党执政的政治与历史合法性,但是,所有这些对立面都只不过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说得浅白和直接一点,不过是社会主义体系同资本主义体系杂交的产物,其本质属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一部分,它们既够不上“元”,更完全不能成为中国社会的“一极”。

事实上,在东方文化制度下,从古自今,中国都一概不是什么多元社会,也没有成为多元社会的历史土壤。尽管文化上曾有儒、释、道三家并立的现象,但这种现象只不过流行在民间,摆不到政治台盘上,也构不成政治上的多元状态。在大一统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下,任何执政者都不会允许任何形式的多元,也不可能形成什么多元社会。

最后,有人极力推进中国向着多元化方向发展

坦率地说,长期以来,中国内外一直都有强大的力量矢志不移地在推进中国的多元化,因为只有中国走向多元化,他们才能纵横捭阖其间;只有走向多元化,才能强有力地削弱中央集权,才能为有些地区的分离分立活动提供机会;只有走向多元化,才能给各种政治反对派和异见势力提供足够的政治合法性。

但是,从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任何有关中国多元化的鼓噪都有害无益,对于这种企图,说得轻一点是赶西方政治的时髦,说得重一点,其实就是和平演变的一个变种,同颜色革命在实质上如一丘之貉。中国历来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道路与社会结构,都是一元化的发展与演进,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思想文化,历来都是如此。

因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不仅现在如此,将来也必须如此。否则,如果搞什么多元,就将没有中国的崛起与未来。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