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对中国都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徽剑 2019-07-26 浏览:
杨小凯在美国攻读博士的时候,为了申请索罗斯基金的帮助,曾将很重要的一篇论文转交与索罗斯翻阅,最后的结局是索罗斯资助了杨小凯。后来杨小凯其观点之一就是在中国推动“休克疗法”,放弃现有政治体制,全面私有化。再后来我们也知道了,杨小凯在国内一些人被吹捧成为“世界级经济学家”。索罗斯曾经公开表示:和中国打交道的有效办法,不可能是一条简化的标语,需要更纯熟、复杂、细致、实际的办法。同时,必须包含制定美国经济对策,还击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从这些发言其实可以看出,索罗斯并不是要帮助中国发展,而是要让中国发展不下去。

从这些发言其实可以看出,索罗斯并不是要帮助中国发展,而是要让中国发展不下去。

四、在中国第二阶段转入地下

由于中国在政府层面提升了对开放基金的警惕,索罗斯于是就转向了所谓的民间。开始直接资助中国的非政府组织,索罗斯还透过其他境外组织资助在中国的活动。2005年度,开放社会研究所还为一家名叫“国际公平桥梁(internationalbridgestojustice)”的机构提供45万美元的资助,支持它在中国开展刑事辩护方面的培训。“开放社会基金会”自2003年就开始了对北京公益机构“爱知行”研究所的资助,仅2005年的资助金额就达23.5952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近200万元。开放社会基金会联合福特基金会共同资助了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此外,索罗斯的开放社会研究所还在公共健康、信息与课题组与中国的一些大学进行合作。

表面上看,很多人会说,这不是基本的公益吗,你怎么能扯上别有用心呢?徽剑在这里笑了,看看索罗斯的所作所为,一只狼教小白兔保护身体,你信吗?

看看索罗斯基金会的操作手法吧,很明确:

培训反对派、资助独立媒体、监督司法体系等政治内容,也包括完善医疗体系和教育体系、扶持中小企业等社会经济内容。

在一些地区,一些大学生的课程表上会突然增加一门传授西方民主和价值观念的课程,索罗斯基金会为此不惜向校方提供大笔资金。

在一些国家的首都,从官员、学者到记者都可能得到索罗斯基金会提供的免费培训,一些社会精英则会受邀访问西方的名城重镇,并在那里进行“知识更新”。(想想那些公知们经常参加的活动)

制定和推广“公共政策”上,它通过举办国家学术会议,资助吉官员、学者和学生短期赴美留学等方式,向他们灌输西方的民主价值观。这些人在参与国家立法,制定经济、社会生活的纲领性文件,甚至编制语言教材时都不同程度地体现了西方价值观(大伙眼熟么,某国教材)。

索罗斯开放基金东亚项目总监Thomas Kellogg曾于去年底出席港大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办的法律研讨会,根据网站DC LEAKS披露的“开放”机密文件,Thomas Kellogg于“开放”会议提出要研究制定计划,推动影响中国的外交政策。

五、香港事情与索罗斯

香港其实是索罗斯痛心疾首的地方,当年试图做空香港,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香港特区政府狠狠地狙击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据报道,索罗斯的亏损在10-20亿美元,差不多等于他做空东南亚所赚的钱。

本次香港事件中,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目前曝光的影像资料等,都显示有一批外国人在反送中现场指挥,比如已经被扒的香港国际学校的退休教师Rian Patrick Kern,还有这次反送中的骨干分子戴耀廷等人。

“开放”早于2015年已活跃于戴耀廷现职的港大法律学院,及戴耀廷曾任副主任的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去年10月17日CCPL与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JMSC合办为期四天的“媒体法律与政策”研讨会,邀请来自亚洲十个司法机构合共三十名律师及记者来港出席,研讨会由“开放”与英国驻港领事馆联合赞助。

“开放”项目除了于港大法律学院推广外,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亦是合作伙伴。根据“开放”网站介绍,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前总监兼创办人陈婉莹是“开放”的环球董事会成员。索罗斯及他的子女Alexander Soros、Jonathan Soros及 Andrea Soros Colombel都跻身“开放”环球董事会,去年退休的前港大新闻系教授陈婉莹与索罗斯及其家人共事。陈婉莹亦兼任“开放”旗下的“媒体发展投资基金协会”Media Development Investment Fund Association董事和“媒体发展全球论坛”Global Forum for Media Development的指导委员会董事;科技大学人文社科院院长James Z.LEE是“开放”高等教育支持计划的指定主席、经济学家Aantole Kaletskyogog出任环球董事会成员、前《南华早报》主编蔡翔祁则是顾问委员会成员。

“开放”除赞助活动,于CCPL亦设有人权奖学金供学生申请。“开放”策划多个培育公民领袖计划,都于港大法律学院及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推行。根据“开放”网站,由2015年推出至今的“实践权利和治理”Open Society Internship for Rights and Governance计划,香港大学的法律学院及港大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包括在内。“开放”的其他全球性项目亦在港大举行,包括2015年“香港人权和毒品政策工作坊”及2016年“东亚人权和毒品政策工作坊”。

来源 : 徽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徽剑
徽剑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