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对中国都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徽剑 2019-07-26 浏览:
杨小凯在美国攻读博士的时候,为了申请索罗斯基金的帮助,曾将很重要的一篇论文转交与索罗斯翻阅,最后的结局是索罗斯资助了杨小凯。后来杨小凯其观点之一就是在中国推动“休克疗法”,放弃现有政治体制,全面私有化。再后来我们也知道了,杨小凯在国内一些人被吹捧成为“世界级经济学家”。索罗斯曾经公开表示:和中国打交道的有效办法,不可能是一条简化的标语,需要更纯熟、复杂、细致、实际的办法。同时,必须包含制定美国经济对策,还击中国‘一带一路’计划。从这些发言其实可以看出,索罗斯并不是要帮助中国发展,而是要让中国发展不下去。

马其顿、罗马尼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等东南欧国家政府和媒体指责索罗斯基金会是“伪非政府组织”的主要代表,其煽动民众对现政权的敌对情绪,推波助澜激化社会矛盾,批评以索罗斯基金会为首的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是造成国家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和暴力冲突的重要原因。

苏联解体后,索罗斯基金会开始在独联体国家布局:

1990年,在乌克兰创建国际复兴基金会,截至2004年,共投入经费8200万美元,除了在首都基辅设立基金会总部外,还在24个地区开设了分支机构;

1992年,进入摩尔多瓦,推广西方价值观。

1993年,在吉尔吉斯斯坦,重点扶持该国的独立媒体,并以卫生、文化、教育等领域为突破口迅速扩大影响;

1994年进军格鲁吉亚,除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设有“国际索罗斯科教计划”中心等4大机构外,还在4个地区设有分支机构;

1995年,索罗斯将自己的触角伸向哈萨克斯坦。

1996年打入乌兹别克斯坦。

1997年,索罗斯基金会将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纳入其全球网络。

2003年以来,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三个独联体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谢瓦尔德纳泽在辞职后曾向媒体愤怒地表示:“有一位大使告诉我,索罗斯为发动‘玫瑰革命’拿出了250万到300万美元的活动资金。”2004年底,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美国国会众议员保罗在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作证时透露,索罗斯基金会下属的乌克兰开放社会研究所在发动“橙色革命”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保罗还透露说,过去两年中,美国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和乌克兰开放社会研究所等民间组织向乌克兰反对派提供了超过6500万美元的政治资金。

2005年3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柠檬革命”,总统阿卡耶夫被迫流亡国外。

根据事后的报道,索罗斯基金会下属的吉尔吉斯斯坦开放社会研究所早就为在吉推行“民主”做了大量工作。该机构在吉全国各地组建了许多“选民政治积极分子”组织,这些组织深入到全国各地从事反政府、反总统活动。该机构还在吉建立了许多独立媒体和出版印刷机构,传播阿卡耶夫及其家族腐败的各种传闻,在民众中破坏阿卡耶夫的威信。

1995年,俄罗斯索罗斯基金会宣告成立,该基金会一共在俄罗斯设立了近10个研究机构,其中莫斯科有“普希金图书馆基金会”、“文化政策研究所”,圣彼得堡有“利哈乔夫基金会”,西伯利亚有“开放的西伯利亚地区间慈善基金会”等。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的,因为煽动俄罗斯一些人士闹事,被俄罗斯政府给赶出来了。

三、在中国第一阶段公开活动

索罗斯对中国一直非常关注。1986年10月他获得中国一家智库领导人的支持,与一些有兴趣复制匈牙利经验的人共组了“中国基金会”。但是,随后因为中国内部的反对声音,这个智库领导人被调往他职。一位新华社前高级记者指出,时任某高层领导表示:“索罗斯是匈牙利人,是个大富翁。他出资金支持体改所(全称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的研究工作。他有没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我不知道,对这个人不同部门看法不一致。” 时任领导人比较慎重,让体改委和这个基金脱钩。

据不完全统计,基金会在1986年10月到1989年5月两年多时间里,共计赞助了中国将近300多个项目,总赞助额250万美元。资金主要用于派遣赴美学者以及接待美国来华人员、进口美国和西方社会科学书刊、建立讨论性质的沙龙,以及资助体改所以及其他文化事业。

索罗斯一直在中国鼓吹支持“后工业时代”理论,主张一个国家要走服务业和金融业为主的经济,反对大兴土木的公共设施、重工业、水坝等兴建。

杨小凯在美国攻读博士的时候,为了申请索罗斯基金的帮助,曾将很重要的一篇论文转交与索罗斯翻阅,最后的结局是索罗斯资助了杨小凯。后来杨小凯其观点之一就是在中国推动“休克疗法”,放弃现有政治体制,全面私有化。再后来我们也知道了,杨小凯在国内一些人被吹捧成为“世界级经济学家”。

1998年《参考消息》发文论证所谓“后工业时代”理论是一种阴谋,是要众多新兴国家放弃制造业和重工业,靠容易被外部操控的软性产业维生,永远沦为欧美的经济殖民地和意识形态殖民地,事后也证明中国大陆走向了与索罗斯理论完全相反的发展模式。

索罗斯曾经公开表示:和中国打交道的有效办法,不可能是一条简化的标语,需要更纯熟、复杂、细致、实际的办法。同时,必须包含制定美国经济对策,还击中国‘一带一路’计划。

来源 : 徽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徽剑
徽剑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