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刘仰 2019-07-23 浏览:
事实上,今天全世界不符合美国政治标准的国家,并不等于是美国所说的专制独裁国家,更可能只是与美国新帝国主义利益冲突的国家。帝国主义没有边界、尽力扩张的原则,在美国新帝国主义那里表现为:用强大武力做后盾,用意识形态为标准,用“颜色革命”为手段,将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纳入美帝国的经济利益圈,逼迫世界按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标准而成为美国的附庸。“颜色革命”作为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手段,其本质也日益被人们看清:它不过是实现“美国第一”的工具,不过是美帝国主义实现老帝国梦想的新招数。

美国是从不讳言其霸权手段的,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下属的联合特种作战大学曾发布最新报告,大咧咧地公开五角大楼数十年来在全球秘密展开的多项“颜色革命”活动。

在这份被美国网友调侃为“恐怖分子速成指南”的报告中,根据不同的行动目标,将美国对其他政权的侵扰分为三大类别,分别为“干扰”“胁迫”和“政权更迭”。在三种侵扰模式中,“胁迫”的成功率高达75%,“干扰”的成功率在50%以上,“政权更迭”类行动的难度最大、成功率最低。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此外,这些策略对于处于战时的目标国家成功率更高,比处于和平稳定时期的目标高出将近一倍。在所列举47个案例中,成功实施的有23场、失败的有20场,另有两场“实现部分目标”、两场“尚无结论”。研究还发现,美国支持非暴力民间抵抗运动,比支持武装反抗运动更容易实现目的。

与老帝国主义武力征服相比,“颜色革命”的成本低得多,可以弥补美帝国主义“地主家也没余粮了”的财力紧张,使得美帝国主义的能力极限可以借助对象国被蛊惑的民众、不明真相的民众,得以最大限度的放大。还可以避免直接出兵或操纵军事政变的丑陋形象。美国借助“颜色革命”躲在幕后,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或主持正义、主持公道的第三方。

“颜色革命”已成为美国新帝国主义以小博大,四两拨干片,不对,四两拨千斤的惯用手段。在投入和产出上,美帝国主义精于计算也由此可见一斑。

“颜色革命”的最终爆发,也许时间不长,几天或几个月。但是,“颜色革命”的铺垫却是漫长而隐秘的,它以文化、教育、新闻、舆论、艺术、娱乐、广告、宗教、生活方式、消费观念等多种手段,无孔不入地向对方渗透。潜移默化、零敲碎打地营造蚁穴和溃疡,日积月累、极度耐心地等待最佳的时机。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委内瑞拉示威活动(资料图)

至于“颜色革命”的效果,从青涩阶段的拉丁美洲,到最成功的苏东演变,再到此后的一系列“颜色革命”的实施,我们看到的结果是,“颜色革命”成功的后果,没有一个对“颜色革命”发生国的民众有利,绝大多数都是“颜色革命”发生国的民众日益陷入水深火热的困苦,只有美帝国主义借助“颜色革命”得以推行他们的意识形态并实现他们的利益。

所以,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应记住几句老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怕贼进门,就怕贼惦记。稍有松懈麻痹,就可能让“颜色革命”得逞。

美国新帝国主义“颜色革命”的手段严格来说没多少新鲜,它不过是欧洲历史上宗教打击异端或挑起事端的现代翻版。美国主要是一个新教国家。基督教新教的一个重要思想资源是加尔文主义。

当年,加尔文在瑞士时便开办学校,培养各国的新教骨干。这些新教骨干回到自己的国家,无一不成为所在国的动乱之源。虽说天主教统治的确有种种弊端,但加尔文新教在瑞士掌权后,像天主教一样对异端实施火刑。茨威格《异端的权利》一书,将这段历史表现得淋漓尽致。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今天,美国依然秉持天主教、新教始终未变的意识形态唯我独尊的理念,将自己的原则作为全世界的尺度,试图削全世界之足,适美帝国之履。所谓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不过是宗教意识形态的世俗翻版。民主已成为美国的世俗宗教,凡不合美帝国民主及美帝国利益的国家和地区,统统都是“民主教”的异端,必欲除之而后快,必欲改之而遂心。

事实上,今天全世界不符合美国政治标准的国家,并不等于是美国所说的专制独裁国家,更可能只是与美国新帝国主义利益冲突的国家。帝国主义没有边界、尽力扩张的原则,在美国新帝国主义那里表现为:用强大武力做后盾,用意识形态为标准,用“颜色革命”为手段,将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纳入美帝国的经济利益圈,逼迫世界按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标准而成为美国的附庸。

“颜色革命”作为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手段,其本质也日益被人们看清:它不过是实现“美国第一”的工具,不过是美帝国主义实现老帝国梦想的新招数。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补壹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