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刘仰 2019-07-23 浏览:
事实上,今天全世界不符合美国政治标准的国家,并不等于是美国所说的专制独裁国家,更可能只是与美国新帝国主义利益冲突的国家。帝国主义没有边界、尽力扩张的原则,在美国新帝国主义那里表现为:用强大武力做后盾,用意识形态为标准,用“颜色革命”为手段,将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纳入美帝国的经济利益圈,逼迫世界按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标准而成为美国的附庸。“颜色革命”作为美国新帝国主义的手段,其本质也日益被人们看清:它不过是实现“美国第一”的工具,不过是美帝国主义实现老帝国梦想的新招数。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当世界足够大,欧洲每个主权国家在用武力建立自己殖民帝国的初期,还有可能不交叉,暂时相安无事。但世界毕竟只有这么大,当每个欧洲小帝国都想变成大帝国,交叉、重叠、冲撞就是必然。于是,欧洲各小帝国以及日本都以全国总动员的方式,使尽最后一点吃奶的气力,将各自能力发挥到最大极限,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给全世界以及他们自己带来无尽的灾祸和苦难。

两次世界大战后,原殖民地纷纷独立解放,似乎标志着帝国主义的消退,实际上它不过是改头换面,换汤不换药地继续着帝国主义的事业,美国就是这一新帝国主义的发源地和祖师爷。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二战后欧洲光复场景(资料图)

美国将菲律宾变成殖民地以及“放弃”,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它是老帝国主义向新帝国主义转变的历史坐标。老帝国主义武力至上、直接征服的手法退居其次,意识形态的征服跃上前台。

老帝国主义粗暴的肉体奴役,在新帝国主义那里变成精致的思想奴役。人类帝国史上,从此诞生了“日不落帝国”的最新升级版——美帝国主义。它的帝国法宝就是“颜色革命”。

“颜色革命”就是不用外部武力征服的方式改变一个政权。它甚至借助了甘地的“非暴力”理念。这种借用需要一个转换。甘地的非暴力反抗对象是帝国主义,如今,新帝国主义将其用来反对、颠覆一切不听话的“刺头”,或者新帝国主义反感的,或声称受到其威胁的“邪恶”国家。

因此,这种转换的首要条件是将新帝国主义描绘成一切美好、幸福的典范、旗帜、灯塔;将美帝国主义不喜欢的,或者阻碍美帝国主义的一切国家或对象描绘成独裁、专制、残暴、野蛮。

它需要一个巨大的粉饰自我、抹黑他人的舆论工程。“我们是民主自由的,他们是独裁专制的”,这是“颜色革命”的基本理念,也是一个被灌输给全世界的谎言。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美帝国主义所掌握的全球最大的舆论工具,为这个舆论造势和长期洗脑提供了充分和必要的手段。以至于“颜色革命”所谓的“非暴力”实际上是暴力的外衣,但在新帝国主义的舆论管控下,明目张胆的双重标准可以在使用暴力、制造暴力的同时,把自己涂抹成“和平”抗议。

“颜色革命”整套理论和手段,并不是突然形成的,而是有一个过程。

它首先是因为冷战。当核威慑的对峙使得直接武力征服的热战难以进行时,非暴力的意识形态征服就成为首选。当我们说帝国主义的特征就是没有边界时,美帝国主义的文化战争、意识形态战争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它不愿接受与它不同的意识形态,不愿同意见不同者和平共处,一定要将意识形态的不同者彻底消灭,一定要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给所有人。

“颜色革命”在意识形态的旗帜下,有着强大的经济动机,这一点在美国的后院,拉丁美洲体现的尤其明显。美国建国后不久,便将拉丁美洲视为自己的禁脔,别人不得插足。拉丁美洲的很多国家也接受了美国民主自由的原则。

但是,拉丁美洲的民主自由未必符合美国的利益,例如有些拉丁美洲国家在民主的名义下,将大量美国资产变成国有。于是,美国在拉丁美洲长期多管齐下:如果一个民主国家不听美国的话,妨碍美国的利益,就用民主方式颠覆。这是冷战期间美国发动“颜色革命”的青涩阶段,并不总能成功。

果然!我们又在暴力背后看到它的暗影

巴拿马城(资料图)

如果民主颠覆的“颜色革命”方式无效,美国就用军事政变颠覆它。请注意,拉丁美洲所有的军事独裁,背后都有美帝国主义的身影。这显示出“颜色革命”的理论和手段还没有彻底成熟,还必须经常来硬的。拉丁美洲一定程度上成为美国“颜色革命”的演练场、试验地。

如果民主颠覆、军事政变都不行,那就直接军事占领,换一个政府,例如巴拿马、格林纳达。由此,我们在拉丁美洲清晰地看到美帝国主义从老帝国向新帝国过渡、升级的完整过程。

事实上,美国的“颜色革命”手段至今也没有完全成熟,例如美国早年曾扶持阿富汗圣战组织抵御苏联侵袭,但结果这股组织“摇身一变”,就转型成了美国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基地”组织与塔利班政权。

再比如前几年在埃及的“颜色革命”,一开始让美国充满期待,结果上台的是美国人不喜欢的异教势力。于是,美国不得不又用在拉丁美洲经常使用的方法,借助军事政变,改换“颜色革命”的成果。最终都是为了符合美国的利益。

但不管怎么说,苏联消亡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在实力上与美国无法抗衡,美国“颜色革命”的手段也的确日益成熟,即便还有缺陷,面对诸多不听话的小国,也基本能所向无敌,屡屡得手。因此,自苏东剧变之后,“颜色革命”已成为美帝国主义实现新的殖民主义屡试不爽的法宝。

来源 : 补壹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