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朗普频“退群”,不能仅限于道德批判——再谈协议期待与契约迷信

宪之 2019-07-14 浏览:
港人治港的香港,不是自由民主圣地,而是不折不扣的地产金融寡头世袭王国。倚洋自重,养独自重,是其生命线。貌合神离,首鼠两端,注定是常态。听之任之,渐行渐远;改弦更张,无从着手。二十年后,香港寡头垄断模式,已失去魅力,再难普世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阴影笼罩下,香港早失去了往昔的辉煌。

中美公报动摇不动摇,取决于力量对比,不能用宋襄公的头脑思维。把台湾当做牵制和搞乱中国的一个战略棋子,美国人什么时候都不想放弃。信守不信守,不是仅靠“契约精神”和我们“互利双赢”的提醒,而是看我们维护自己核心利益的意志和决心。“落后”不“落后”不是根本,精神意志才是根本——抗美援朝援越年代,不是更“落后”吗?美苏两霸实力也曾旗鼓相当,但后来一方不光“挨打”,而且活生生被人肢解了。不错,“落后就要挨打”,但如果理解成“落后”只有挨打,只能当孙子,那就等于解除了被压迫者的思想武装甘做奴隶,因为,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较之帝国主义,总是“落后”的。

中国加入WTO条件是否平等互利,不好妄议,但我们自己一直信守则毫无疑义,多年来重要战略物资稀土一直卖白菜价,人家动不动还指责中国并要制裁——所好至今见到转机

知识产权问题,也是美国人制裁中国的借口之一,只见我们恭谨解释,信誓旦旦;如今人家要置华为于死地了,待到华为“依法”主张自己知识产权时,人家并不当回事,美国参议员则提出要立法取消华为的知识产权,算是给我们上了一堂契约课。

……

在签订和“信守”协议问题上,我们与西方经常处于不对称状态,需要反思之处不少。

特朗普是位难得的反面教员,上台后对待盟约协议反复无常的做法,虽不足为训,但却促使我们反省,这得谢谢。

(三)关于香港的“一国两制”

“反修例”动乱,给我们上了一课。

1,当年承诺反思。

为保持香港稳定发展并为台湾和统数个榜样,一国两制可以,但如何“两治”,则大有讲究。

香港不同于台湾,国民党盘踞多年拥有相当武力且有美国支持,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可以免除武统不可避免的代价,减少两岸人民的损失。香港不同,弹丸之地英国没有可以与中国讨价还价的本钱,建国前夕和1974年,英国人都曾准备主动归还。所以香港回归,与台湾和平统一的条件不可同日而语。

回头看当日的承诺,原封不动地维持香港殖民时代一套,而且是眼睁睁看着彭定康下蛆,连司法权都交由洋人至今不变,弄得23条至今无法落实,明明是主导权在我,偏偏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弄得自己处处被动,无所作为无法作为,二十年后回头看,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改变局面,不能回避反思。

2,香港建国后是突破美国封锁的通道,回归后却变成了敌对势力祸乱中国的桥头堡。

留下香港,为新中国突破穷凶极恶封锁保留一个通道,是毛主席高瞻远瞩的一步大棋。到76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美国总统都主动跑到北京朝圣!

港英殖民时代,主动权一直在共产党手里,英国人得看我们的脸色。

回归了,无论姓社姓资,香港问题本来更该我们说算了;事实却相反,这颗明珠却变成了帝国主义祸乱中国的桥头堡,弄得我们十分被动。

西藏,是“金珠玛米亚克西”;这里,是“我听见国歌就要呕”,是殖民时代万岁。

自缚手足,不作为,后人难于作为,越来越被动。

西藏和平解放,实际上也是“一国两制”。当年毛泽东主席是怎样处理“变”与“不变”的呢?

《十七条协议》维持西藏现有制度不变,但除了解放军进入,还有“西藏军队逐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武装的一部分”条款,有“依据西藏的实际情况,逐步发展西藏的农牧工商业,改善人民生活”条款,第十一条中明确:“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

毛主席还承诺十年内不进行民主改革,允许旧制度“十年不变”。除了中央代表和驻军,还派驻了工委,由工委领导在西藏的党务和群众工作。随着解放军的进驻和各级干部进入基层,他们帮助西藏人民群众成立了各种群众组织,修筑了川藏、青藏等公路加强西藏与内地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交流,使西藏人民深切感受到全国各地在新中国中央政府领导下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才有后来的“金珠玛米亚克西”和“共产党亚克西”。

十七条协议对西藏地方政府来说,是过渡和缓冲期,对共产党来说,同样是一个为下一步的民主改革准备条件的时期。直到1956年,中央政府还表示“六年不改”。毛泽东当时说,“西藏由于条件还不成熟还没有进行民主改革。按照中央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十七条协议,社会制度改革必须实行,但是何时实行,要待西藏大多数人民群众和领袖人物认为可行的时候,才能作出决定,不能性急。现在已决定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不进行改革。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期内是否进行改革,要到那时看情况才能决定。”1959年3月,西藏上层全面撕毁十七条协议公开组织叛乱。中央政府坚决平息叛乱,推翻封建农奴制度,实行民主改革。西藏上层反动势力单方面撕毁十七条协议,,中央政府自然也就无须再受协议约束。后来有人否定民主改革,试图把“港人治港”一套搬过来,几乎酿成不可收拾的大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