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朗普频“退群”,不能仅限于道德批判——再谈协议期待与契约迷信

宪之 2019-07-14 浏览:
港人治港的香港,不是自由民主圣地,而是不折不扣的地产金融寡头世袭王国。倚洋自重,养独自重,是其生命线。貌合神离,首鼠两端,注定是常态。听之任之,渐行渐远;改弦更张,无从着手。二十年后,香港寡头垄断模式,已失去魅力,再难普世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阴影笼罩下,香港早失去了往昔的辉煌。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对特朗普频“退群”,不能仅限于道德批判——再谈协议期待与契约迷信

特朗普上台后频频退群,成为美国推行霸权的新常态。对此,从道德角度指责美国的不守信义与虚假民主,这是必要的,但还不够。下面就此再议论一下。

从特朗普频频退群,我们还要看到霸权帝国虚弱衰退的一面,及其反动的一面。

苏东崩溃,历史终结,在满头满脑宠美畏美的中国公知眼里,美帝支配世界的千年王国降临了,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国只有“跟着”,激进者更主张心甘情愿当孙子,才能“三百年殖民地现代化”。岂料历史并未终结,有压迫就有反抗,资本世界的固有矛盾不是奴才们百般美化就能长期遮蔽的。三十年河东河西,美国主子及其奴才的终结美梦到特朗普当政,靠他们原先制定的一套规则继续维持“全球化”的统治,已经力不从心了,再也不能从容淡定了。于是就不由自主的露出恶霸相和流氓相,横行霸道,想整谁就整谁,包括他的欧洲盟友。国际盟约、政治承诺,反复无常,想改就改,不行就退,包括他控制世界的北约,都能放出要退的口风——这不是衰退是什么?

历史上,反动势力越到衰退没落之际往往越反动,越露骨,越法西斯,这是普世的。打伊拉克和制裁朝鲜,还要袋洗衣粉道具,搞个安理会决议。如今整委内瑞拉和伊朗,什么也不要,只靠航母导弹,赤裸裸。面对美帝国主义法西斯化和企图发动战争的冒险,我们不能放松警惕。

于是,在理论上就得出个结论:我们主张诚信,但不能迷信盟约。

(一)国际契约,无不是力量平衡的产物。力量对比改变了,盟约迟早也会改变。

资本进入帝国主义时代,列强争霸狗咬狗,一时平衡签订过许多条约,平衡改变后,条约随时改变,贯串了西方文明的契约史。一战后“凡尔赛和约”,德国崛起了就要改变。二战性质复杂,战争刚一结束,美国即以苏和共为敌,立即着手扶植日本,颠倒敌我,违反“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

即使是平等互利的盟约,一旦兄弟一方有变,海誓山盟也会动摇。依傍“国际分工”,朝鲜也曾高速发展,令南部难望项背,后来苏联一转型,马上陷入困境。这方面,在精英公知掌控话语生态下长成的一代人,对此神话一无所知,脑子里只有毛泽东“闭关锁国”的罪状。

不讲条约背后的斗争和利益基础,散布契约迷信,是中国公知精英愚弄大众的一个策略。他们虚无历史,指责建国后一边倒,散布中美合作共创辉煌的迷信,不是痴人说梦就是别有用心。几十年国际风云,第三世界国家政府,凡是坚持维护国家利益将外资企业收归国有的,无不遭遇过美国中情局毒手。新中国如果不放弃包括“中美商约”在内的不平等条约,坚持国家民族利益独立自主,能够与美国平等建交吗?无论是二战期间的罗斯福,还是战后的杜鲁门,也厌弃腐败的国民党,但他们还是选择了支持国民党打共产党,为什么?不就是国民党能够代表美国的在华殖民利益吗?

(二)条约签订要斗争,签订后依然要斗争。正如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条约不过是斗争的暂时平衡和新斗争的起点。不能迷信帝国主义的霸权承诺,平安无事无所作为,放弃警惕和斗争,要吃大亏。

条约的改变有几种情况:

一种是帝国主义得寸进尺,不满足于不平等条约的既得利益,变本加厉。南京条约之后,又有北京条约、辛丑和约、马关条约、中美商约,没有中国人民的斗争,中国早被列强瓜分了。

一种是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斗争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必须通过斗争维护和我发展。抗战胜利后领事裁判权废除,是中国人民斗争的结果,但也不过是名义上。新中国成立后彻底废除了一切不平等条约,但斗争并未结束,近些年随着买办势力的崛起,为不平等条约翻案的声音此起彼伏,时奏强音,它在近年的香港就得到集中的表现,而且更高八度。它告诉我们,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做梦都想卷土重来,中国买办精英公知的嚣张,就是明证。在乌克兰、利比亚等地,他们则已经卷土重来,北约东扩也是。

因此,随着力量对比的此消彼长,条约也随之波动或重签。

北约和华约是对抗和暂时平衡的产物,后来苏联转型主动解散华约向西方示好,结果是换来了北约不断东扩。这“北大西洋”能扩到哪里,不取决于地缘,而是取决于斗争,普京好样的,不然“北大西洋”早越过中亚扩到太平洋了。

新中国能不能站起来,朝鲜战争是最大的考试,中国胜了,举世刮目相看,与“联合国军”抗衡不再是大逆不道,而且美国人从此再也不敢越过三八线和越南十七度线。后来炸馆,不过是美国人对后毛时代的一次战略性试探。

不能迷信条约,应该把立足点放在壮大自己上。

旧中国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固然应废除,新中国时代,对通过斗争争取到的条约协议,我们也不能简单信守,应该把立足点放在加强自己力量上,也不能迷信对手的诚信,指望靠普世正义维护。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