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中宁:房地产政策是回归后香港政府最大的失误

于中宁 2019-07-06 浏览:
香港的房地产政策是回归后的香港政府犯的最大错误,但也许,香港政府的上层公务员,那些治港的“港人”,作为这个错误的获益者,打心眼就不想改正这个错误。而中央政府,不但没有认识到香港房地产问题的实质,反而将不包含公屋和居屋补充的完全市场化的房地产政策拿到大陆来大力推行,搞得自己也灰头土脸,至今也拿不出像样的政策。所以,面对香港的政治动乱,香港的中下层市民能作个旁观者就是对“祖国”最大的支持了,因为,让失望者看到实实在在的政策支持的希望,才是获得人心的最好办法,如果梦醒时分一切如常,那么,失去的就会永远失去了。

于中宁:房地产政策是回归后香港政府最大的失误

【注:本文首发于2016年4月15日。】

在香港回归后的治理问题上,香港的复杂性显然被估计不足,这主要体现在经济、历史和文化这三个方面,其中最重要的是经济,特别是房地产。

一、香港的所谓“自由经济”就是强盗资本主义

香港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并且在大陆支持下顶住了亚洲金融风暴。美国传统基金会连续多年评香港为经济自由度全球第一,将其立为全球自由经济的楷模。

什么叫经济自由度?就是政府在两个最重要的方面实行了全世界中等以上经济体独一无二的政策,一个是单一税率制,一个是没有完整的社会保障制度。没有社保制度使穷人在老、病和失业状况下得不到基本保障,这是中下阶级这一头。而单一税率是指,和美国欧洲包括英国的制度相比,没有资本利得税,没有遗产税,没有社会保障税,也没有累进税,所有人,无论贫富按单一税率交个人所得税,现在税率为15%。这是最大程度有利于富人的政策。

这两个制度都是弗里德曼所极力主张的,并为它贴上了自由主义标签,而美国传统基金会正是弗里德曼主义和美国霸权主义的主要吹鼓手。

这个制度特别有利于香港的地产商,因为香港房地产的历史很特殊,正是这个特殊的历史和这个特殊的政策相加,使香港成为全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地区,首屈一指的强盗资本主义典范。

港岛和九龙的土地在割让给英国时就成了英国女王也就是英国政府的资产了,香港回归后,这些资产成了香港政府的,或者说是香港政府代中央政府行使权力的资产。也就是说,港九土地是公共资源。

各国政府对待公共资源,按其稀缺程度采取不同政策。例如,美国早期,为吸引移民,曾宣布每个家庭赠送150英亩相当于900亩的土地。

关于美国的资源人口比,我们将另有文章介绍。许多人,当他拿美国和中国比时,他们总是忘了或故意忘了这个最基本的因素,这里说一点题外话,仅涉及土地资源。

至今,美国有普通耕地27亿亩,特殊耕地18亿亩,还有40亿亩森林,35亿亩草场,这还不算荒地。美国就是地太多,人太少,如果按中国每人1亩半划耕地红线(也就是中国18亿亩红线),美国的45亿亩耕地至少可以有40亿亩可以用来盖房子,平均每人13亩,每个3口家庭40亩。

实际上,美国盖房子根本用不着动它的45亿亩耕地,因为还有大量荒地可用。所以,美国没有炒房团,根据席勒教授的计算,100年来,美国房产总增值率年平均在2%左右,远低于其他资本投资回报。引发金融危机的房地产泡沫仅仅几年就破灭了,原因很简单,美国的资源人口比使美国的房地产根本就不是投机对象。

香港、大陆与美国根本不同之处在于,土地资源极度稀缺,同时,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土地是公共资源。对于政府如何建立极度稀缺的公共资源的使用政策,可以作为参考的是各国城市出租车公司政策,因为房子和出租车都是人民生活的必需,而且房子更重要。

城市道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稀缺公共资源。我们在《公平,公平,还是公平》一文中曾分析了各国政府对以赢利为目的,占用稀缺公共资源的出租车公司的政策,这就是政府制定统一价格并通过“竞入制”竞价获得准入,从两头挤压了出租车公司的获利空间,使其获利大至相当于“资本成本”,也就是资本市场的平均利润。我们也指出,世界各国的出租车公司,本质上都是特许经营。显然,这是公平使用稀缺公共资源的合理政策。

香港的房地产,通过竞价拿地,但并不限制价格,其结果是,下层居民被挤出房地产市场,中层居民付出沉重代价,大地产商独享丰厚利润。而单一税率制使这一独享更夸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欧美,由于实行累进税,利润丰厚的大资本家,其个人所得,至少在理论上,纳税额在50%以上,由于还存在遗产税,其整个生命周期的税额在70%以上,而香港只有15%。

这两方面,即稀缺公共资源市场化的房地产政策和单一税率,使得香港极少数地产商迅速暴富,使香港成为贫富差距最大的地区,这就是香港自由度第一的真实意义。

二、本质上是安抚和收买而非福利政策的“公屋”和“居屋”计划

我们在《中国是怎样落入权贯资本主义陷阱的》一文中指出,巨大的贫富差距是一种社会成本,它必然带来社会普遍的不满和社会动荡。

香港的问题比较特殊。香港是大陆解放后特意留下的一个对外窗口,大陆要借此拉拢英国在美国的全面封锁中打出一个缺口,大陆的进出口,获得国际情报,以及与西方的有限的政治交往,都要通过香港。大陆政府和港英政府都不希望香港生乱,都在通过自己的管道平抑民愤。

另一方面,香港经济一直就是趴在大陆身上的一个“吸血虫”,大陆源源源不断提供转口利润和廉价劳动力,香港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一直高于大陆。

在经济寄生和政治压抑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下,香港下层阶级中的不平不满一直处于压抑中,60年代曾暴发过,在港英政府的强硬镇压下和后来的两个关键政策实施后被平抑了。这两个政策,一个是对下层阶级的安抚,一个是对上层阶级的贿买。

来源 : 于导谈天说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于中宁
于中宁
国家一级导演、金鸡奖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