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叨叨姐 2019-07-04 浏览:
以前的传统革命是要改造社会结构,现在的革命只是要完成象征性的改变。比如说,能说委内瑞拉的问题都源自马杜罗?推翻了他,委内瑞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乌克兰式陷阱”告诉我们,这类抗争活动搞完了,除了自己的更大痛苦和极度失落,实现不了任何真实诉求,反倒是政府换来换去,社会更乱人民更苦。的确,发生抗争的社会是存在问题的,但社会问题的症结和抗争者们找到的那个原因常常是对不上的。认知的这一错位就会带来巨大问题。这也是主义和问题的区别。谁都不宜搞自由民主的这套主义,而应该通过具体社会改革来解决社会问题,实现博弈中的利益合作。这才是对社会问题有建设性的解决态度。

问题

这样的抗争者,如果再说他是为了民主自由,为了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奋斗,会让人笑破肚皮的。

一点蝇头小利,就让他们露出原形。原来所谓“抗争”也好,“革命”也罢,既是为了名也是为了利。和老一辈真正有信仰的革命者相比,他们只是一群投机分子。

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发展,激进的理想还在,激烈的抗争形态还在,但是它们的性质和特点都发生了很多深刻变化。

一则,大的普遍性革命风潮在冷战后已经逐渐淡化,现在基本都是源于对经济状况的强烈不满。比如委内瑞拉,日用品的严重匮乏,生活水平的严重下降,被瓜伊多用来收拢人心,然后把具体的经济社会诉求整体化,套上革命的外衣,呼吁推翻当权者这个最好使的替罪羊。

“抗争”就是这么容易。

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二则消费社会里长大的年轻人们,他们并不是大无畏的,他们从来不像真正的革命者一样不怕牺牲。有点危险就逃;有点好处就捞。这就是作为消费社会那部分失落中产的脆弱性。他们渴望用狂热的激情发泄不满,但又不敢拼命,不愿意付出什么实际代价。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抗争者”们的诉求能不能通过一次性革命解决掉呢?乌克兰提供了很好的前车之鉴。

以前的传统革命是要改造社会结构,现在的革命只是要完成象征性的改变。比如说,能说委内瑞拉的问题都源自马杜罗?推翻了他,委内瑞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但“乌克兰式陷阱”告诉我们,这类抗争活动搞完了,除了自己的更大痛苦和极度失落,实现不了任何真实诉求,反倒是政府换来换去,社会更乱人民更苦。

的确,发生抗争的社会是存在问题的,但社会问题的症结和抗争者们找到的那个原因常常是对不上的。认知的这一错位就会带来巨大问题。

这也是主义和问题的区别。

谁都不宜搞自由民主的这套主义,而应该通过具体社会改革来解决社会问题,实现博弈中的利益合作。

这才是对社会问题有建设性的解决态度。

特别感谢张颐武教授。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补壹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