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宪之 2019-06-26 浏览:
1937年底,王明回国,钦差大臣身份,否定毛泽东路线,高标“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局面逆转。遵义会议过去三年了,高层的国际迷信依然严重,“十二月会议”上,毛泽东再次陷于孤立。乃至“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喧嚣一时,以致“六中全会”两年后,余毒还酿成皖南事变悲剧。“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要害是让抗战“服从”统战,一切“服从”国民党,眼睛只盯着“统”,忘记了“抗战”和“独立自主”。是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我们应信守这一承诺。但是,这只是个大前提框架。“一国两制”,“一”是经,“两”是权;“一”是根本,“两”是枝节。“五十年不变”,是宏观的资本主义制度,它并不妨碍我们去殖民化,不等于放弃爱国主义教育。基本法与国家宪法不能平起平坐,更不能凌驾于宪法至上,成为普世大法。中央政府在去殖民化方面,完全有权也应该有所作为。坚持“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不等于忘记“一国”是根本,不能忘记“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教训。

能不能等待香港人乱极觉悟,“港人治港”收拾不了了,再由中央政府霹雳收拾?

窃以为切切不可。

博弈中势有强弱,但争取主动最为至要。无所施为,被动挨打,强亦变弱,自古而然。

听任敌对势力任意施为,就覆水难收了。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如乌克兰、如利比亚,又当如何?

(四)“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是港人精神回归的前提。

高扬“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公知精英反其道而行多年,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

重写文学史,颠覆“传统观念”,胡适捧上神坛,张爱玲横空出世。

道路自信”吗,他仇“社”;“制度自信”吗,他“仇共”;“文化自信”吗,他“丑华”;既然前三十年“专制主义”“最黑暗”,那还有什么“理论自信”可言!

如果你认为是“污蔑不实之词”,不妨看看诺奖的“颁奖词”:“莫言用讥讽和嘲弄的手法向历史及其谎言、向政治虚伪和被剥夺后的贫瘠发起攻击。他用戏弄和不加掩饰的快感,揭露了人类生活的最黑暗方面,在不经意间找到了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形象。”“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中的快乐历史,而是他用夸张、模仿以及神话和民间故事的变体重现五十年的宣传,令人信服、深入细致。”“他所描写的猪圈般的生活如此独特以 致我们觉得已经在那里呆了太久。意识形态和改革运动来来去去,但是人类的自我中心和贪婪却永存。所以莫言为个体反抗所有的不公,无论是日本侵略还是毛主义恐怖以及今天的狂热生产至上。”

人家用诺奖给你树一个殖民文化样板,这不足为奇:奇就奇在我们自己欣然接受,也将莫言捧上天——这还不是自甘被殖民心态作祟是什么?

以明星塑造“国民精神”,老谋子是这“塑造者”的祖宗。丑化中国解构革命,谁做的出色 ,我就给谁大奖,让他“走向世界”——新老殖民者给我们“顶层设计”的路子不过如此。多年来,明星大腕趋之若鹜,如过江之鲫,领着时代风骚。

这是“自信”,还是“他信”?

大陆的公知精英,比那些礼赞殖民的港青,能高明多少?

一些港人有被殖民优越感不足怪。元蒙时代人分四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除主子外,余者的次第是根据接受殖民时间的早晚划分的。公知精英的等级坐标划分也是如此:欧美绅士当然最上等,受“百年殖民地现代化”浸润的“港人”,就像色目人次一个等级,大陆人受“专制”统治时间最长,等级最低。

崇洋迷外,沧海横流,港人瞧不起大陆,有大环境的背景,并不奇怪。

在许多人心目中,香港一直是比深圳还高一个层次的改开窗口和融入世界的样板

这样的文化生态环境,在香港去殖民化,实在不易。

树立起“四个自信”,才能祛除殖民心态,实现精神回归。

看过去的二十年,指望香港自动“转型接轨”,恐怕难——有人还妄想复制委内瑞拉模式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