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宪之 2019-06-26 浏览:
1937年底,王明回国,钦差大臣身份,否定毛泽东路线,高标“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局面逆转。遵义会议过去三年了,高层的国际迷信依然严重,“十二月会议”上,毛泽东再次陷于孤立。乃至“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喧嚣一时,以致“六中全会”两年后,余毒还酿成皖南事变悲剧。“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要害是让抗战“服从”统战,一切“服从”国民党,眼睛只盯着“统”,忘记了“抗战”和“独立自主”。是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我们应信守这一承诺。但是,这只是个大前提框架。“一国两制”,“一”是经,“两”是权;“一”是根本,“两”是枝节。“五十年不变”,是宏观的资本主义制度,它并不妨碍我们去殖民化,不等于放弃爱国主义教育。基本法与国家宪法不能平起平坐,更不能凌驾于宪法至上,成为普世大法。中央政府在去殖民化方面,完全有权也应该有所作为。坚持“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不等于忘记“一国”是根本,不能忘记“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教训。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对待香港问题,不能忘记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的教训

近日香港又起风波,港独嚣张日甚一日,逼着国人不能不反思,回归以来,我们的“五十年不变”运作,想到抗战年代国共合作抗战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风波。

经过七灾八难,国民党当局终于答应停止剿共共同抗日了。红军改变成八路军,承认国民政府的领导地位,土改变减组,这是“统”。但是,共产党实行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开展以山地游击战,经过较量形成共识,面对强敌,联合抗日,开创出抗战初期的好局面。

1937年底,王明回国,钦差大臣身份,否定毛泽东路线,高标“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局面逆转。遵义会议过去三年了,高层的国际迷信依然严重,“十二月会议”上,毛泽东再次陷于孤立。乃至“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喧嚣一时,以致“六中全会”两年后,余毒还酿成皖南事变悲剧。

“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要害是让抗战“服从”统战,一切“服从”国民党,眼睛只盯着“统”,忘记了“抗战”和“独立自主”。

既然是“一切”,那国民党如果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呢?如果国民党妥协投降,溶共灭共呢?也要“服从”吗?到时不服从还来得及吗?

看看地方实力派的遭遇吧,蒋介石总是把他们推向剿共和抗战一线,假敌之手削弱消灭之。东北军陕北剿共整建制师被歼撤销番号,委员长都不给副委员长面子,难道对共军能够更客气?改编之后,蒋就打过如意算盘,军令八路军开赴一线与日军拼光。如果“一切服从”,那“统一战线”之初,“共患”就不存在了。项英迷信“服从”,造成军部覆没,后来新四军扩大到十几万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斗争求团结,委员长也只好乖乖认账。

“一切服从”思维,忘记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阶级本质,夸大了它暂时抗战一面,而忘记它反动和妥协投降的一面。

它不相信人民自己,仰承国民党鼻息,遵从政令统一军令统一,编制、装备、给养和防地,惟“统”是从,束缚了人民的手脚,不敢壮大自己,当国民党变脸时就会束手无策,结果难免葬送抗战大业,并赔上自己。

又是毛主席坚持正确路线挽救了抗战,在抗战中壮大发展了革命力量,并为日后建立新中国打下了基础。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原则,正确处理民族斗争和阶级斗争、统一性与独立性的关系,对国民党采取有团结有斗争,以斗争求团结的方针。保持党在思想、政治和组织上的独立性,放手发动群众,实行全面抗战路线。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冲破国民党的限制和束缚,努力发展人民武装力量。没有人民力量的发展壮大,就不可能克服妥协投降倾向,打退国民党发动的三次反共高潮,坚持抗战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港独风波,犹如当年反共高潮,大的也“三次”了。

“一切经过”与“五十年不变”,能有可比之处吗?

从大势大局与力量对比看,二者应该没有什么可比性。

实则不然。

小小的弹丸之地,毫无争议的主权领土,回归二十多年了,大英帝国殖民地的一套依然神圣不可侵犯,动不动还闹出点动静,新老殖民势力依然横加指责,弄得举世哗然,在他们眼里,香港好像还是它呵护的租界。

从省港罢工到文革结束 ,港英统治时代,香港地区表现民意的街头政治,包括左翼文化人的影响,反帝反殖和民主进步始终是主流。回归以后,从“七一”50万人游行到其后的“占中”与近日发生的事情,香港的街头政治,基本是港独势力领跑,他们一天也没有消停,而且甚嚣尘上,有日甚一日之势。

怎么回事?说起来令人纠结。

二十多年,有没有教训需要从深处反思反思?

(一)坚持“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不等于忘记“一国”是根本

“五十年不变”,还有没有“统与独”、殖民化与去殖民化、“姓资还是姓社”的矛盾斗争?在这斗争中,我们是争取主动打进攻战,还是无所作为被动应付?

这与当年联合抗战中坚持“独立自主”还是“一切服从”,有着相似之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