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有人里应外合搞乱香港

兰斌强 2019-06-14 浏览:
无论香港反对派和“港独”分子如何折腾,如何与外部势力里应外合企图搞乱香港、影响中央政府的战略部署,最终只会落得失败的下场,因为中国有十四亿人民做坚强的后盾!无论哪个朝代,分裂国家、助纣为虐的汉奸都不会有好下场。香港反对派在此时国家关键时刻的所作所为,广大的中国人民都看的清清楚楚,会牢记在心,时机一到,那些损害国家利益、甘做汉奸的人一定会受到历史最严厉的惩罚!

前两天,香港不安宁,反对派势力蛊惑、煽动部分不明真相的市民闹事,企图重演“占中”事件,并声称有“百万人”参与了他们的行动。然而,香港各统计机构公布的数字与反对派声称的数字相差巨大,实际参与人数只有反对派所称数字的五分之一。从各种信息和资料披露的情况可以看出,此次事件是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与西方反华势力里应外合发动的一场乱港、祸港事件。

香港回归20年来,西方一直没有停止对香港的渗透,试图将香港作为颠覆中国中央政府的桥头堡。事实证明,香港发生的每次政治闹事事件都与香港反对派与西方反华势力里应外合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中发生在2014年的“占中”事件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事件自始至终都渗透着西方反华势力的操纵,而反对派及“港独”分子则充当了积极配合的角色。

反对派发起这场闹事,起因是因为对香港立法会讨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以下简称《逃犯条例》)的不满而煽动市民形成。本来是香港政府和香港立法机构正常的修例行为,却被反对派扭曲、抹黑、污名化成为一场政治事件,甚至竭力向西方告洋状,不知羞耻要求西方干预。其中美国表现得最为积极,美国国务院在反对派煽动闹事的第二天就发表声明称对香港修例“严重关注”,表态支持香港反对派。

香港立法会为何要进行《逃犯条例》修订?反对派为何如此疯狂煽动市民反对?美国又为何明目张胆干预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这些问题很有必要搞清楚,特别是对于香港市民来说。

一、《逃犯条例》修订的起因

2018年2月17日,台北市大同区紫园旅店发生一宗命案。受害者潘晓颖(女,20岁)与疑犯陈同佳均为香港人,两人以情侣关系到台湾旅游。案发当日,潘晓颖在旅店房内被杀,翌日被抛尸在台北捷运竹围站外公园的草丛,其男友陈同佳则案发后潜逃回香港。台湾警方侦破时发现潘晓颖已怀有身孕。

案发后,受害人家属向香港警方报警,警方调查时嫌疑人陈同佳承认了杀害潘晓颖及抛尸的犯罪行为。受害人家属又多次到台湾请求台湾检方向香港政府要求引渡陈同佳到台湾受审。但由于香港和台湾两地之间没有司法互助安排和移交逃犯协议,香港政府无法将陈同佳递解到台湾受审。因此,这起命案无法进行审判。最后,2019年4月29日,香港高等法院只能认定香港警方对陈同佳侦查的四项洗黑钱犯罪行为,判处陈29个月的徒刑。在此之前,2018年12月3日,台湾士林地方检察署对陈同佳发出了正式通缉令,时效长达37年6个月。

潘晓颖案件让香港和台湾两地都感到很无奈,由此引发了香港社会和法律界的思考和讨论。香港现有的《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条例》显然存在法律缺陷和漏洞,已不能适应审判类似潘晓颖这样的跨地区犯罪案件。于是,香港政府于2019年2月召开记者会,宣布提交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2019年3月29日,香港立法会正式公布了《逃犯条例(修正)草案》,4月3日立法会首读,按计划,6月12日二读,6月20日三读。

以上所述,就是这次《逃犯条例》修订的起因。由此可见,本是一件正常的刑事法律条文修订案,是为了更有利于打击跨地区刑事犯罪行为,为了保护香港市民人身安全,维护香港市民权益的好事。可反对派却借此故意扯到政治问题上,煽动不明真相的市民对此进行反对,制造事端闹事,实质目的就是要给香港政府找茬,给中央添堵,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二、反对派闹事的手段与目的

自香港政府今年2月向社会宣布修订《逃犯条例》,并在积极开展征询市民意见之后,反对派就对港府的提议行进了大肆的扭曲和抹黑,甚至将此次修例污名化为“送中条例”。一方面他们以欺骗、造谣、蛊惑的手段在香港社会制造政治恐慌;一方面以奴才的姿态不知羞耻的乞求西方干预香港事务,试图挟洋自重对抗中央政府。

(一)捏造事实,制造恐慌,企图逃避法律的制裁。

修订后的《逃犯条例》规定,今后在台湾、澳门以及内地犯下刑事案件的香港嫌疑人可移交到案发地进行司法审判,香港政府有责任协助相关法律行动。对于惩治跨境犯罪,这样的修例行为既符合法律规定,也符合国际上惩治跨境犯罪的惯例。如潘晓颖命案,如果香港有健全的《逃犯条例》并与台湾有司法互助安排或引渡协议,那么犯罪嫌疑人陈同佳就会被引渡到台湾受到审判,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明知陈犯下命案却不能让其受到法律的制裁。

然而,反对派却竭力反《逃犯条例》修订,使用的手段极其卑劣。他们一方面扭曲、抹黑《逃犯条例》修正草案,将条例中的范围限于刑事案件说成是涵盖政治案件,散布所谓“每个人都可以变成政治犯”、“香港新闻自由死亡”等言论,在香港社会制造政治恐慌;一方面诋毁、造谣内地司法制度和现状,不提或有意少提《逃犯条例》修订中所涵盖的台湾和澳门,只提内地,并极度污名化通过后的《逃犯条例》,称之为“送中条例”,散布所谓“中央一声命令,林郑必须移交”、“香港会变成中共引渡港”等言论。反对派为了达到煽动社会恐慌的目的,还编造了“懒人包”24条问答,千方百计地全面歪曲修例初衷和条例草案内容。

来源 : 兰斌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兰斌强
兰斌强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