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大变局:祖国历劫弥坚!

詹得雄 2019-06-12 浏览:
30年前是1989年。那时东欧剧变、苏联瓦解,西方一片狂欢,说什么“历史终结”了。那时候,那帮新保守主义分子真是狂妄啊。似乎地球是一团随便由他们玩捏的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他们把马克思画成教堂门口坐在《资本论》上乞讨的乞丐。2001年“9·11”事件突发,2002年起美军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由狂而悲,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历史的进程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西方学者又在翻开《资本论》寻找当前难题的答案。通过快讯、急电,我和同事们目睹了这一件件事情的发生、发展,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眠的夜晚,不夸张地说,我们是大变局的见证人。

见证大变局:祖国历劫弥坚!

70年风云变幻,70年筚路蓝缕,70年风雨兼程,我们的共和国历劫弥坚!

我今年75岁,是所谓“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刚刚送走改革开放40周年,又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回顾生涯,特别是一辈子从事国际新闻报道的经历,自然有不少感悟。

时刻准备着!

家乡苏州解放的时候,我刚5岁。依稀记得大人把我从大街的店铺送到一条小巷深处去过夜。在西中市大街的德馨里口,看到一名撑拐杖的国民党伤兵在站岗。等天亮,穿草鞋的解放军已经从阊门进城了,大人说没听到多少枪炮声。

我家在阊门内开一家小店,记得一天木门板还没打开,就有好几位解放军进来购物,背后跨了小手枪。我的个子还不到他们的腰间,竟敢站在他们身后转来转去,用小手去摸摸枪,他们全不在意。父亲笑着售货,已没有了往日的紧张。小小年纪的我哪里知道,新中国就这样来到了我的身旁!

戴上了红领巾,每逢学校举行大队日活动,先吹小号,敲洋鼓,再唱少年先锋队队歌。活动结束时,大队长在前面高呼:“为建设共产主义——”,我们几百名队员举起小拳头高呼:

【“时刻准备着!”】

心里那种热乎,笔墨难尽。

这就是共和国黎明时我的一点记忆。我哪里知道,在我两岁的时候,英国首相丘吉尔已经发表了那篇著名的“冷战”宣言。在我三岁的时候,美国掀起了反共的“麦卡锡主义”。在我六岁的时候,抗美援朝开始了,我的一位堂兄去了朝鲜。上一年级的我,也参加了“捐献飞机大炮”的活动。

在我26岁以前,读书、参加各种运动、下农场锻炼,经历与我的同龄人差不多,不少人写了很多文章,就不细说了。不过,对于个人的人生际遇,倒是有一点感想。马克思说:

【“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古希腊先哲早就对人类喝道:

【“人啊,认识你自己!”】

人是什么呢?地球是宇宙中的一粒小沙子。个人只不过是时代大潮中身不由己的一粒更小而又小的沙子,但他不是一粒无知无觉的沙子。法国哲学家帕斯卡(1623—1662)说:

【“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要真正认识自己,先要认识周围,认识国家,认识世界。在黄钟大吕奏出时代强音时,你还要倾听内心的呼唤,这声响来自悠远绵绵的血脉,来自世世代代的传承。它会默默地告诉你:这个使得,那个万万使不得。

基辛格来了

1970年底,26岁的我从唐山柏各庄解放军农场分配到北京新华社参考新闻编辑部(习惯称参编部)工作。这是一个跟外电外报打交道的业务部门,一天24小时把有价值的材料翻译好送有关部门参考。由神秘走向公开的《参考消息》报就是这个部门编的。为了扩大发行这张报纸,毛主席指示说,为什么共产党要把外国骂我们的话登出来给干部、群众看呢?是为了让大家“经风雨,见世面”,是为了“种牛痘”。只有打点毒素进去,人才有抵抗力。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的职责就是瞪大眼睛看世界。说到历史,在井冈山的时候就有《参考消息》。廖承志回忆说,他在长征途中,还一边走一边翻译外电。有人讥笑“土八路”,说“山沟沟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其实远不是那么回事。

我刚上班,一件件大事接踵而来。先是1970年《西行漫记》的作者埃德加·斯诺访华,毛主席与他长谈。1971年2月他回瑞士后写的有关报道,在意大利《时代》杂志和美国《生活》杂志上发表。我们看到后马上翻译出来,没想到送上去后,毛主席要在《参考消息》上全文刊登。很多人都如饥似渴地研读、思考。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第5个年头,读到毛主席对斯诺说,他觉得很多过火的口号“讨嫌”时,似听到云间的隐雷,有石破天惊之感。

1971年7月初的一天上午,大家正忙着工作,忽然我们那个部门的领导招呼大家,离开办公室到大礼堂(就是袁世凯那时的国会大厅)开紧急会议,他不用扩音器,一坐定便开门见山地说:

【“告诉大家,基辛格来北京了。”】

大家怔住了,随后便是可想而知的紧张工作。

中美关系就这样掀开了新的一页,有关情况国内外有很多回忆录,毋庸赘述,只想引用《尼克松回忆录》中的两句话。他在体育馆观看体育表演后,对运动员和观众的“令人生畏”的表现印象深刻,写道:

【“它证实了我的这一信念,即我们必须在今后几十年内,在中国还在学习发展它的国家力量和潜力时,搞好同中国的关系。否则我们总有一天面对世界历史上最可怕的强敌。”】

另一句是:

【“他们有意作出决定要保持谦虚,事实上他们绝对相信自己的文化和哲学极端优越,认为总有一天要胜过我们和其他所有人的文化和哲学。”】
来源 : 华语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