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华为:华尔街垄断资本与华为的“阶级斗争”

紫虬 2019-05-27 浏览:
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制裁,是美国长期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产物。这一点华为自己不会如此总结,但却有客观事实依据。经济是政治的基础。华为的备胎方案,极限生存,超出了市场竞争的经济范围,是对美国政府长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无情政治斗争做出的预判和反应。斗争的核心依然是华为的劳动价值模式和华尔街垄断资本的殊死搏斗。近几十年来,一些人将阶级斗争妖魔化。一定程度上来说,这种偏差,是近几十年来,贫富分化趋势加大,权力腐败严重,造成美国对中国寄生关系的主要原因。而这次美国对华贸易战中,美国对华为的制裁,生动地给我们上了一堂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课。

美国制裁华为:华尔街垄断资本与华为的“阶级斗争”

华为眼下尽管遇到了困难,但没有人敢否认它的成功:

举世望去,试问,有哪家公司成为世界经济最大国家动用举国体制打压的目标,有哪家公司成为美国高官满世界游说,拘押高管、组织五眼联盟围追堵截的对象,又有哪家公司令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无所不用其极。——请翻翻历史:自十月革命以来,没有一家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公司令帝国主义政府如此惊恐,而华为却可以手持“备胎”,从容面对。

形式上这是中美两国贸易战,美国对中国领头企业的制裁,实质上早已暗流涌动,美国法官对华为的中国共产党组织所做出详尽调查,美国国会对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从军经历高度警惕,美国多年来对华为的防范,完全超出了一般的市场竞争,远超以往对日、欧企业下手的力度,早已进入了政治攻防。美国宁愿市场被动,经济损失,5G科技落后,宁愿违背其一再鼓吹的自由贸易原则,也要惩治、扼杀一家公司。多年来,无论在哪一届美国总统任上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华为遇到的是,实质上最终代表华尔街垄断集团的阶级斗争。什么叫“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看看美国制裁华为案例,就明白了。

矛盾双方相互依赖而存在,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没有资本主义的反对,就显不出社会主义的存在与发展。在这个世界上,先有了资产阶级占有劳动阶级的剩余价值,才有了劳动阶级的阶级反抗。但是,这必然要被资产阶级上层建筑及其共鸣者极力丑化为劳动者的阶级斗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本性。

简而言之,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制裁,是美国长期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产物。这一点华为自己不会如此总结,但却有客观事实依据。

一、没有劳动和资本之间的阶级分析,华为不能做出世界上最领先的分配方法

5月21日,任正非在答复媒体采访时说:

【“华为的未来:除了不让资本进来,其他什么都可以讨论。我们不需要资本进来,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

短短话语,却揭示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各自脉络。

价值观:企业的价值源泉是劳动,而不是资本贪婪的本性。华为探索劳动要素参与分配,强调劳动价值优于资本,坚持企业价值源于劳动的员工主体理念(《华为人力资源管理大纲2.0.》),从而从根本上保证了企业以客户为中心。华为继承发展了鞍钢宪法,体现了劳动者对企业的管理权,其企业组织形式也为公有制创新提供了探索经验。

机制:华为人尽管持股比例仅50%,未持股的雇佣劳动,不过是工人在“做自己的资本家”(马克思语)之前的活劳动积累,也是一种激励机制。即使如此,劳动收益也远超资本收益,2015年大约为3:1。这种由所有制、激励机制构成的企业文化,是一种共有为特点的公有制创新。

客观意义:美国也有员工持股,在中小企业比较多见,这是美国垄断资本在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现象所教训,而对本国工人阶级的让步,这种让步以不损害美国垄断资本为前提。而华为机制的竞争力在全球势如破竹的攻城略地,以中国对美国的赶超为背景,从而引起美国的惊恐。华为机制是任正非创造卓越哲学的产物,但客观上,十八万国际员工和企业家团队,已经成为劳动价值论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先锋骨干力量,给资本占有剩余价值的华尔街模式带来重大危机。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过程中,劳动和资本的斗争,什么才是劳动阶级和资产阶级在生产方式中的斗争,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比枯燥的教科书要生动鲜活得多。

当然我们不否认华为股份制受环境影响,不可避免的带着马克思所说的来自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缺点”。我们也不否认任正非持股1.2%,数百高管有巨额收入,如果用传统的目光和数量衡量,容易简单的归入资本家。但是从华为的劳动价值观,这些股权更接近于为了控股需要的一种数字符号。一切都在进行之中,尚未盖棺论定,因此也未必不是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一种探索。从任正非到华为管理团队,对此头脑清醒,“我们为理想而奋斗,不为金钱而奋斗。(任正非)”使命感”是华为解决了分配机制以后,企业的主要凝聚力。这更接近于列宁和毛泽东说的,唯物主义的“唯心”:牺牲精神和奉献精神。

二、没有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反复认识,华为不可能深谋远虑,在造不如买的大环境下,储备技术创新,未雨绸缪

华为是80年代成立的,在度过生存关,发展壮大过程中,尽管存在着全党关于和平与发展态势的总体判断,也存在着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理论已经过时的普遍错误认识,虽然两任总书记自由化倾向遭到了批评,但远离劳动价值论,资本至上的新自由主义在党的经济方针中逐渐发挥了实质上的引领作用,产生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市场换技术”为特点的宏观“开放”指导思想,在这种大环境下,华为为了打入美国市场,也曾有卖给美资的举措,虽然没有实现,但华为核心班子猛然醒悟,没有走上百度、阿里、腾讯由外资控股的道路,锤炼出更为坚定的劳动价值论立场。特别是从海外开拓的实践中,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借鉴运十下马,中美大飞机合资受骗等教训,终于清醒的感受到了美国政府讲政治的凶险,从任正非对海思的布局,“多年前,还是云淡风轻的季节,公司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海思总裁致员工信)。同时誓言,“永远不让资本进来”(任正非)。因此,华为多年来的斗争策略,是华为人在斗争中发现误区,排除艰险的成长结果。

来源 : 紫虬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