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权力的游戏》终究逃不出维护西方政治正确的套路

鹿野 2019-05-22 浏览:
像《权力的游戏》极力渲染史塔克家族的高尚品质,但是他们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却反而是一帮自诩不眷恋权力却又在事实上垄断权力,标榜诚信守诺却又一再背信弃义,利用了龙母又杀害了龙母的卑鄙小人。以致不少人将史塔克家族称之为“白眼狼家族”……很多人宣称,这是编剧功力不够的结果。然而事实上,想要在歌颂剥削阶级,反对人民革命这种西方资本的“政治正确”下创作出优秀的文艺经典,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现实当中的“史塔克家族”们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老百姓又不是不知道。非要把白眼狼写成道德模范,恐怕神仙也做不到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权力的游戏》终究逃不出维护西方政治正确的套路

2019年5月20日,美剧《权力的游戏》落下了帷幕。在大结局当中,龙母被雪诺在拥吻中并表示“你是我的女王”时暗中捅刀杀死。随后,最后一条龙喷火烧毁了铁王座,并带着龙母的尸体离开。最终,雪诺又回到了野人部落当中当上了守夜人,二丫(艾莉亚·史塔克)扬帆出海,布兰·史塔克在众人的推举之下成为了新一代的王,三傻(珊莎·史塔克)宣布北境独立……值得一提的是,每集投资达1500万美元的这个“超级大制作”当中,还出现了不少矿泉水等穿帮镜头。

这个大结局被不少人称之为“史诗级的烂尾”,有上百万人表示希望重拍。有的朋友可能对此感到非常遗憾。然而事实上,“烂尾”并非美国电视剧当中特别的现象,而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规律。试问,《越狱》、《纸牌屋》、《迷失》……这些近年来广泛引发中国关注的美国电视剧,哪一部不是以烂尾告终的?甚至更多的美国电视剧因为后期收视率低下干脆太监了,连个烂尾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美国电视剧总是要么太监要么烂尾,永远拍不出八九十年代中国的《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那种有始有终的经典电视剧呢?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因为美国电视剧那种资本操控下的流水线式生产模式单纯以利润为中心,本身就是与作品的艺术价值相对立的。

中国之所以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能够拍出《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为代表的一系列经典电视剧,根本原因就是当时在公有制体制之下,拍摄这些电视剧是为了实现其社会价值,是作为艺术品而不是商品来进行制作的。在当时,从编剧、选角到拍摄的整个过程,都是经历了反复的打磨与斟酌,自然便可以形成精品。

相反,在美国那种流水线式的电视制作模式之下,电视剧往往都是分成很多季,一边拍一边播,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构思,更没有经历过严密的审查推敲,只是采取一些曲折离奇的情节,加上淫秽血腥等噱头来冲高收视率,借机打一大批广告来挣钱;到了中段,只要还有着较多的观众,相关制作人员就大量在电视剧当中注水,源源不断地扯出新人物新情节;后期的观众厌倦了“歹戏拖棚”,制作人员也编不下去的时候,便胡乱编一个结尾草草收场……这种制作模式下,怎么可能生产出有始有终,让人回味无穷、百看不厌的精品呢?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

【“经济效益要服从社会效益,市场价值要服从社会价值。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而这,恰恰是被资本操控的美国文艺界所不可能做到的。

不过,除了这种生产机制上的缺憾,对于《权力的游戏》这种和政治、历史密切相关的作品来看,更为突出的是西方资本主导的“政治正确”的套路的压制。

恩格斯曾经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当中指出,资产阶级的一个特点就是既反感国家的存在对于剥削一定程度上的限制,又离不开国家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镇压,所以他们总是一方面利用和掌控国家,另一方面又丑化和排斥国家:

【自由竞争不能忍受任何限制,不能忍受任何国家监督,整个国家对自由竞争是一种累赘,对它来说,最好是没有任何国家制度存在,使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剥削他人,譬如说,就像在可爱的施蒂纳所鼓吹的“联合会”里那样。但是,资产阶级为了使自己必不可少的无产者就范,就不能不要国家,所以他们利用国家来对付无产者,同时尽量使国家离自己远些。】

当代西方流行的文艺作品就充分体现了恩格斯的论断。大家可以想一下,美剧与好莱坞电影当中,国家机器是不是一般都是作为反面形象而存在的?但是,这种所谓的“反面形象”反对的是抽象的国家,而不是作为某个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因此,这些影视作品所引申出来的结论并不是说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应该掌握国家政权,而是说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应该逃避政治,远离带有“原罪”的国家政权。那么政权应该归谁呢?自然也就是应该归“不怕沾染上罪恶”的那些剥削阶级了。于是,其在情绪的宣泄当中也就巧妙的实现了对于现实统治秩序的辩护。

可是,单纯把国家权力进行抽象化、原罪化的描写还是不够的,万一有不开眼的无产阶级等劳动人民还是想要革命可怎么办呢?因此,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影视作品当中,总是要把威胁剥削阶级的革命者当成最大的反派,极力描写其残忍与堕落,从而编造“革命后必然堕落,除了混乱不会带来别的”这样一种套路,以实现其“告别革命”的目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