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当如华为,放弃“市场换技术”“金钱买高科技产品”的痴想

黄饮冰 2019-05-23 浏览:
市场换技术是对外开放的初心,我们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当初我们说得是很直白的,开放市场就是为了换取技术,你进入我的市场必须以输出技术为代价。但是实际结果就是,中国开放了市场,中国原先拥有的自主知识产权和品牌被当做垃圾抛弃,卯足劲指望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也瓜分了中国的市场,但他们并不愿意输出技术,而是建立技术封锁和技术壁垒,以保持他们的既得利益。中国企业被冠以“小偷”的恶名,中国产品被打上“山寨”的烙印,中国的工厂变成了没有技术支撑的“加工厂”。回忆历史,是有益的。40年又一个轮回,美国告诉我们:市场换不来技术,金钱也买不来高科技产品,一切还得靠我们自己。我祈祷“如果我有钱,买一万架飞机保卫中国的蓝天”的人不要再出生在中国。

自信当如华为,放弃“市场换技术”“金钱买高科技产品”的痴想

什么是自信呢?疯子发疯,我们也跟着发疯是自信吗?不是,在疯子没有发疯之前,就预见到疯子会发疯,并做好了应对疯子发疯的准备,才是自信。所以自信者如华为这般。

5月17日注定会进入历史史册。因为这一天,美国以举国之力绞杀华为。作为中国高科技最前沿的华为,一直就被美国视作必须要拔掉的钉子。在搞掉跟华为并驾齐驱的中兴之后,在5月17日,美国终于绞杀华为。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把华为列入了实体名单,不仅禁止所有美国企业采购华为产品,后续也可能禁止美国企业销售任何产品给华为,作为生产手机的华为,其核心需求的产品就是芯片。华为的芯片是由美国高科技企业提供的,这众所周知。缺少芯片的华为,手机生产会破灭,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5G系列通信产品,也就化作泡影。

但是令国人和美国没有想到的是,华为还在风淡云轻的季节,就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到有一天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多得,为了这个“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以千计的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长征,为华为公司的生存打造芯片“备胎”。以为这个“备胎”永远不会转正,但是5月17日随着美国的绞杀令下达,华为准备的“备胎”终于公开转正了!(见何庭波2019年5月17日《海思总裁致员工的一封信》)华为芯片“备胎”转正,就宣告了美国对华为的绞杀从一开始就已经破产了!

华为不是联想,联想一直是个不要技术的买办企业;华为也不是中兴,中兴期望活着,所以接受美国的罚款,接受美国的“监督员”(不如破产接受华为的收编)。

怕美国的贸易战吗?联想和中兴当然怕!华为当然不会怕!

其实大家都明白,美国的贸易战,打垮的是中国一批靠“买办”讨生活的企业,而象华为这样的企业,会“凤凰涅槃”后再舞九天!所以贸易战对于中国也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中国政府喊了多年的“产业升级”计划可能真的一夜之间就会被企业落到了实处,因为不落实,只能死!靠在中美之间做“买办”,靠在国内圈地以期待“土地增益”的那些企业,自然就会死,这些企业的死,是利国利民的,因为他们是中国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毒瘤。

当今中国,不利于中国的,莫过于两条链:一条链是不法商人与贪腐官员的利益联结链,一条是买办阶层与他的外国主人之间的利益联结链。美国对于中国打破这两条链,都是有大功的。

自信不是自大,不是狂妄,不是把敌人当弱智。自信是自知和知敌,学习敌人的优势并转换成自己的优势,找准敌人的弱点而把自己的优势转换成战胜敌人的法宝。所以自信就是开国领袖说的“你打你打的,我打我的”“你打你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而不是“叫花子与龙王比宝”。如果华为在几年之前就公开自己在研制芯片“备胎”,也就是提前公布自己准备与龙王比宝,那么不需要美国出面,国内的买办们就会联合把华为的这个计划灭掉了。华为真正地继承了开国领袖的思想。我也是遵从开国领袖的教导的。我在新文明文化史观与“中华文明西来说”和“西方中心论”的争论中,恪守的基本原则这就是我树我的中国中心论,对西方历史则较少抨击,尽管我知道西方历史是建立在伪造的基础上。美国并没有到崩溃的边缘,美元的霸主地位还很牢固,美国的军队还是世界一流,维护美元霸主地位绰绰有余,美国的科技依然是世界一流,美国的金融依然可以操控世界经济;中国也没有上升到历史上的苏联和日本的位置,中国群也处于打造的前期,自信决不能演变成虚狂。

说到“市场换技术”“金钱买高科技产品”,不得不回顾历史。

新中国建立初期,如何建立新中国呢?新中国建立的基础就是《共同纲领》,理论基础就是新民主主义,所以建设的路线就是过渡时期总路线。建国初期的新中国,实际上是一个以工农联盟为基础,联合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国家。抗美援朝战争,加速了社会主义改造的进程,因为不法商人在战争的后勤保障上大发国难财,不加速社会主义改造,没有确保战争胜利的经济基础。美国对朝鲜统一战争的干涉和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也让新中国与西方建立关系的期望破产,被迫实行“一边倒”的对外国策。

“一边倒”带来的是什么呢?是留苏派的复苏。中国的革命实际上就是在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摆脱留苏派的控制中取得的。在留苏派的主导下,新中国把苏联的制度全盘移植到中国。比如把领袖和人民隔开就是苏联保卫制度的结果,这个保卫制度害了斯大林。

从1956年开始,开国领袖就在批评对苏联制度的全盘移植。中国经济在1957年形成了一个巨大“马鞍形”。1958年在南宁会议,开国领袖对全盘移植苏联制度提出了激烈的批评。以此为开端,加快经济发展速度走上了全部工作的第一位,“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统领一切,“大跃进”这个名词也应运而生。大跃进取得的建设成就是巨大的,带来的惨痛也是深刻的。但不可否认其加速建设新中国的良好初心。

来源 : 黄饮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