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经济主导英才教育是误区

张捷 2019-05-01 浏览:
中国需要英才教育体系,但这个体系被现在话语权变成了要私有经济来主办,则完全是错误的,这个舆论的背后,是要中国的政权和民族的未来,我们不能没有英才教育,也不能因为其中存在各种问题而因噎废食。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中国需要建立举国英才教育体制,不能沦陷于外来资本和在舆论场的左右下随波逐流。

从小教育,让寒门的英才不被埋没,否则这样的高强度课外补习的情况,确实有可能埋没家贫的英才。但为了所谓的不埋没,把有天分孩子应当尽早教育的各种内容都取消,则是因噎废食的更错误做法,等于是把所有的英才都埋没掉了。

最根本的,我们看到私立资本要做产业,一定是要规模的,与英才教育是精品,规模不大,效率上是冲突的。

我们不能让私立做英才体系的关键,是私立的英才体系是与其经济效益追求背道而驰的,要做教育市场赚钱,一定是上规模的。所以这些资本其实是要在我们的普及教育里面渔利的!我们不光丢掉了英才体系,而私有资本在普及教育也份额越来越大,衡水一中是私立的,陕西的五大名校也是私立的了。

在没有国家英才体系的情况下,私立教育资本占据高端资源。以英才培养为诱饵,实际是抢夺普及教育当中的高端资源,进行不平等的竞争。私立资本收取高费用,办教育是进行盈利的。他们能够不断的在教育行业扩大市场份额,恰恰是因为没有国家英才教育体制,而不是因为他们办英才教育体制最合适。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私立搞的英才教育体系,其实是加强其生源竞争打压公立教育的手段,而不是真正的给英才上升的空间,也就是所谓的片面追求升学率,目的是获取社会的认可。真的给英才特别的培养,投入的资源变不成利润是不成的。

中外竞争,其实是方式选择最关键的因素。中国的举国体制,给我们带来了科技飞跃,这个体制上的优势,是他们必须遏制的。西方为遏制中国的制度性优势不遗余力。

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中国当年的举国体制,为中华崛起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这个是西方私立教育体制下没有实现的。而且中国当年的科学大师们,不要只说是民国培养的,更是在我们的举国体制之下,得到了巨大的舞台,才有中国的两弹一星。我们的举国体制,乒乓球就是一个例子,而按照西式的市场化以后,足球的大规模衰落也是一个例子,对比之下教训明显,现在代表我们数理教学水平的国际数学领域的竞赛,中国大幅度滑落,不但丢掉第一被美国超越,还被韩国超越,最近的罗马尼亚大师赛,滑落到了第六名的位置。市场化下的利润最大化追求与水平最高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与教育的追求也是有差别的,不是什么都可以通过逐利规则的市场来解决的。

现在中外竞争,中国需要的就是国家力量的整合,而对我们国家的科技计划,西方也极为敏感。中国要有自己的科技计划,背后需要的是要有自己的人才计划,有自己的人才培养机制。现在中国的顶尖人才,都希望外面培养我们引进的模式是不行的,英才在本国没有机会,一定是外国找机会的,本国没有英才,外国肯定也不会给你!从去年开始,中国去美国学习顶级科技的顶尖人才,签证已经大量拒签,理由与以往极大的不同了。可持续发展的竞争力在教育,体制上的问题需要更深的研究。

西方成功的私立英才教育,也是以公益为第一的,这是在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和资本已经幕后管理国家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样的公益会赔本给你吗?其实是在培养他们自己的接班人的!是培养他们需要的人而不是国家民族需要的人,这里有根本的错位!而中国的资本在原始积累阶段,中国的国家也不允许资本在幕后操纵。所以资本搞的英才教育,一定是逐利的,当然这个利益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像吕不韦那样,是要政权变色的暴利。

我们还要注意到的就是美国队打败中国的奥数领域,美国人搞的也是国家体制,全民层层选拔的,从AMC(AMC是American Mathematics Competition美国数学竞赛的缩写,由美国数学协会(Mathematics Association of America)于1950年成立。)到AIME一系列测验,找出绩优生参加美国数学奥林匹克(USAMO),再从全美数十州筛选出24至30位精英,参加数学奥林匹克夏令营 (MOSP)。再在夏令营中通过测试从其中选出六名队员参加IMO。这样的举国体制,为何我们一些人就视而不见?

最后,西方建立私立的英才培养,实际上是对国家英才体系的补充,而不是取代!背后就是不要让私人的贫富和权势,过度的干预和争抢属于真正英才的领域。

西方的国家英才体制才是关键,就是美国最先进的军事和航天,也是国家体制,包括当年的星球大战计划。私立是国家体制的一个补充,其重要的作用就是给资本和权贵子弟一个出路,他们出钱是培养他们的下一代的,不是培养国家接班人的,这里最高端教育与英才教育不完全一样。给了这些资本和权贵子弟的出路,那么国家搞英才教育,才会受到最小的干扰。

中国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要是建立了英才体制集中了优质教育资源,那么就是社会各种有影响力的人物不管自己的孩子水平是否达到,都要挤进来,最后一定是潜规则横行让本来应当在里面的大量英才反而得不到资源,但这不能是因噎废食的理由,不能搞南辕北辙的政策。学习西方以私立为补充是必要的,就如中国的科举时代,为了不让勋贵和富商妨碍科举,就要开设荫出和捐官,但你国家自己没有英才教育,把英才教育的希望都交给了私人资本,实际上就是把国家政权的未来交了出去,更何况现在资本是全球化的,这可能是整个民族的未来。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