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圆明园,到巴黎圣母院

申鹏 2019-04-17 浏览:
我们对待文物,对待文明,不能双重标准!我家遭劫遭窃,你无动于衷,你家遇火的时候,又怎能让我捐款救助?今天早上,中国圆明园遗址公园的官方账号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一刻的中国人,怎能不想起,背负了一百多年圆明园烧毁的心灵创伤,何其艰难、何其罔然,可惜圣母院,可惜圆明园,文化不应该这样毁灭,更不应该人为践踏!愿文物都能远离灾难,代代传承!”

昨天,我老婆一大早告诉我,巴黎圣母院遭遇了火灾。

八百年的哥特式大尖顶,漂亮的玻璃玫瑰大花窗,塔尖的圣人遗物,穹顶的木结构,付之一炬。

我翻了个白眼说:

【“没关系,以现在的修复技术,分分钟都能重造一个”。】

我老婆坦白说,她对巴黎圣母院本身也没多少了解,主要靠的就是雨果的著名小说《巴黎圣母院》,她作为一个文学类研究生,读了四五回,每一次都卡在开头部分了,因为雨果大师开篇就长篇大论来了一大通写景,描绘巴黎圣母院的宏伟壮观。

我喜欢雨果,雨果是法国文学史上不朽的人物,他的小说,可能比巴黎圣母院本身更能代表法国,《巴黎圣母院》是我的文学启蒙小说之一,故事很动人,也很简单,拿我们中国的大白话说,就是: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体面人。”】

吉卜赛女郎善良柔弱,丑陋的卡西莫多才是真正的“骑士”,副主教和队长身上,只能看到伪善和自私。宗教信仰并不能保护世人,唯一能够信任的,反而是底层人民的阶级感情.....

巴黎圣母院屹立了八百多年了。这座教堂上一次遭受大规模破坏要追溯到法国大革命时期。两次世界大战,也没有让它伤筋动骨。但是昨天,这个法兰西的标志之一,被烈火熊熊环绕,大尖顶轰然坍塌。

法国人泪流满面,说:

【“我们的一部分被烧掉了!”】

从圆明园,到巴黎圣母院

从圆明园,到巴黎圣母院

昨天的中国社交网络,铺天盖地都是巴黎圣母院的消息,无数明星、名流都在晒当年去巴黎的照片表示悲伤,我不知道他们对巴黎圣母院了解几何?也不知道他们懂不懂文学和历史?但人同此心,美好事物遭遇破坏,心情总不会好过。

当然,也有人把巴黎圣母院和中国北京的圆明园联系了起来,这网络上就更热闹了,有人说:

【“当年我们的圆明园被强盗焚毁的时候,有人替我们痛心悲哀吗?”】

有人怒骂:

【“这是人类文明的瑰宝遭遇浩劫的时刻,你为什么如此狭隘?”】

还有人阴阳怪气,写了篇十万加文章,证明当年圆明园被烧是有道理的,因为清政府不讲道理,不懂得国际贸易法则,拒绝人家洋大人,理应遭到惩罚。

从圆明园,到巴黎圣母院

可是,人家雨果大师并不这么看,1861年他写了一封信给法国军队,说:

【“人们常常这样说希腊有帕特农神殿,埃及有金字塔,罗马有大剧场,巴黎有圣母院,东方有圆明园。没有亲眼看见过它的人,那就尽管在想象中去想象它好了。”
“有一天,两个强盗闯入了圆明园,一个动手抢劫,一个把它付诸一炬。原来胜利就是进行一场掠夺,胜利者盗窃了圆明园的全部财富,然后彼此分赃。”
“我们,欧洲人,总认为自己是文明人;在我们眼里,中国人,是野蛮人。然而,文明却竟是这样对待“野蛮”的。”
“在将来交付历史审判的时候,有一个强盗就会被人们叫做法兰西,另一个,叫做英吉利。”】

我不止一次游过圆明园遗址,从那残垣断壁中走过很多回,每当走到出口的时候,都会看到一尊老爷子的铜雕像,有一回,两个南方口音的游客围着那尊雕像指指点点,讨论这是谁,我走上前告诉他们:

【“这是维克多-雨果,一个博爱、善良的文学家,一个当年同情中国,同情圆明园的真正法国人。”】

从圆明园,到巴黎圣母院

有人说,圆明园不过是个皇家私人园林,烧了与我何干?可是雨果先生不是这么认为,他说:

【“这是为什么人建造的呢?是为世界的各族人民。因为创造这一切的时代是人民的时代。”】

既然巴黎圣母院是人类的文明遗产,那么圆明园本也可以是劳动人民共同的文明遗产,因为这是人民的时代,有什么问题吗?

讲道理,我们不是无情冷漠的人,听到人类文明的瑰宝遭遇灾难的时候,无论处于何时何地,什么立场,心里总归不好受。我们今日的心情,大概和158年前的雨果先生没有太大分别,唯一的区别是,雨果先生除了痛惜之外,还有愤怒,因为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可能是意外,而圆明园的大火是赤裸裸的毁灭和掠夺。

你不能要求每一个中国人,都对巴黎圣母院的火灾感同身受!如果故宫遭到火灾,我相信每一个中国人都心急如焚;但是伊拉克博物馆、叙利亚神庙被极端分子破坏的时候,我们只是感到惋惜,心情并不会那么急切。

从圆明园,到巴黎圣母院

就好比当年圆明园被焚毁的时候,除了痛心疾首的维克多-雨果先生,广大的法国人民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法国贵族、上层阶级、远征军的将士可能还欣喜若狂。我们能说什么?这就是立场决定意识。

世界上从来没有千秋万载的文明遗产,巴比伦的空中花园早已湮没在尘埃中,金字塔在风化,长城在风化,大雁塔也在风化,应县木塔在变形......楚王的章华台在哪里?始皇帝的阿房宫在哪里?

我是学建筑出身的,比较了解东西方建筑结构的差异,像巴黎圣母院这样的情况,已经算万幸了,因为西方宗教建筑大部分以砌石结构为主,只有穹顶和哥特式尖顶使用木制框架,一场大火,也就是烧个屋顶,对主体的伤害有限。而中国古代建筑,注重实用性和取材便捷性,很少造永久性的宗教建筑,所以大部分宫殿、屋宇,都是木结构,很少能够在历史的长河中保存下来,你去西安,只能看到大明宫的遗址。你到南京,也只能看到明故宫的遗址。

来源 : 平原公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