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媒体:“千禧社会主义”吸引欧美青年

古斯塔沃·谢拉 2019-04-08 浏览:
在2016年的初选中,在年轻选民中,桑德斯获得的票数比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总票数还多。并不是说以千禧一代为代表的新社会主义者即将夺取政权,他们距离这一步还远得很。欧美的千禧一代,他们是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出生的,没有受到第二战后强大的反共言论的污染,他们不看电视,通过社交网络和播客获取知识。但他们并没有孤立自己,他们是公共辩论者。千禧社会主义一代就在这里,想要占领自己的空间。

阿根廷媒体:“千禧社会主义”吸引欧美青年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3月3 1日文章】题:新的千禧社会主义吸引欧美年轻人(作者古斯塔沃·谢拉)

社会主义浪潮以千禧社会主义的形式回归,类似于马克思主义与谷歌和社交媒体的结合体。这是一种在手机上传播的社会主义,在21世纪进入学校的年轻人追求的是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并不像他们的祖辈那样强调阶级斗争,或许听起来不太斗志昂扬,但是他们的斗争事业内容广泛,从女权主义到抗击气候变化到互联网完全放开,无所不包。就像大部分影响全世界的新理论那样,千禧社会主义在英国萌芽,如今在美国得到传播,与科技革命同行。21世纪的民主社会主义正成为一种时尚,吸引着全世界的年轻人加入。

“我们是99%”口号打动人心

在美国,77岁的总统竞选人伯尼·桑德斯身边聚集了很多千禧社会主义者,波多黎各裔的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一科尔特斯也成为这个思潮的热情维护者。在伦敦,千禧社会主义者聚集在杰里米·科尔宾领导的左翼政党工党阵营之下,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在柏林,他们组建了立场温和的左翼党,该党是德国东部支持率最高的政党。

口号“我们是99%”最能定义千禧社会主义。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纽约爆发的游行和占领祖科蒂公园运动中人们高呼的口号。“我们是99%”意指美国1%的人口所拥有的财富多于剩余99%的人拥有的全部财富。这是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书的人类学教授、美国芝加哥人戴维·格雷伯想出的口号。

它的新颖之处在于打破了流传了一个世纪的社会主义思想,这种思想认为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是富人阶级;只有工人阶级才是唯一能够对抗野蛮资本主义的阶级。格雷伯解释说,中产阶级不再是富人的天然盟友,他们也是那1%造成的受害者。

著名的自由派杂志英国《经济学人》周刊在几周前刊文分析这个现象,并强调说,美国年轻人对民主党和共和党以外的政治观点表示出越来越多的同情。文章说,在2016年30岁以下的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评价就比资本主义更加积极,支持社会主义者和支持资本主义者的比例分别为43%和32%,而现在,盖洛普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相同人群中,支持社会主义的比例上升至51%。

社会主义重新焕发生机

显然,社会主义正在重新焕发生机。在20世纪90年代,左翼政党取得核心地位。作为英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布莱尔和克林顿声称已经找到了“第三条道路”,一条介于国家与市场之间的道路。文章说:“今天的左派认为第三种道路是死路一条。许多新社会主义者都是干禧一代,大多数年龄在18岁到29岁之间的美国人对社会主义持积极看法。在2016年的初选中,在年轻选民中,伯尼·桑德斯获得的票数比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总票数还多。

并不是说以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为代表的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即将夺取政权,他们距离这一步还远得很。他们仍然只是极少数人。在30岁以下人口的推动之下,DSA在拥有3.3亿人口的美国尚只有不到5万名成员。就目前而言,曾进入白宫的最左翼人士是—位像奥巴马这样的中间派黑人。

无论如何,DSA在民主党中的明显影响令许多人感到非常紧张。美国人对冷战仍然记忆犹新,许多人仍然相信DSA是极端的“苏共”。然而年轻的美国人和英国人正是在这一趋势中出现了转变。他们是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出生的,没有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强大的反共言论的污染,他们不看电视,通过社交网络和播客获取知识。他们关注环境,要求立即采取行动阻止气候变化。他们并没有孤立自己,他们是公共辩论者。千禧社会主义一代就在这里,想要占领自己的空间。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网”】

来源 : 参考消息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