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够大!美英企图把白俄罗斯变成反俄“堡垒”

救兵 2019-03-30 浏览:
英国积极推动白俄罗斯转向西方。明斯克政治学家波塔佩科指出,英国官方人士、政治家和专家异口同声:“要小心翼翼地对待白俄罗斯,不要操之过急,应该稳步推进”。他援引伦敦欧洲改革中心主任格兰特的话:西方国家应在短期内集中力量对白俄罗斯进行经济渗透。2017年,在白俄罗斯所有投资国中,英国仅次于俄罗斯,处于第二位。

美国努力使白俄罗斯现政权保持全方位政策

美国国务卿前欧亚事务助理米切尔在大西洋理事会上语出惊人:应将乌克兰、格鲁吉亚、“甚至白俄罗斯”视为反俄堡垒的一部分。他于2018年10月中旬发表了上述声明,10月末就前往明斯克。

许多美国专家紧随其后,纷纷前往白俄罗斯。这里正是美国国务院标榜的“反俄堡垒”。大西洋理事会采取的措施明确无误—“捍卫自由边界,消除灰色地带”。对美国而言,“灰色地带”指的就是白俄罗斯。

野心够大!美英企图把白俄罗斯变成反俄“堡垒”

美国暂时让白俄罗斯当局保持全方位外交政策,美国国务卿前欧亚事务助理米切尔

2019年1月底,白俄罗斯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克拉夫琴科访问了华盛顿。这位白俄罗斯外交部的二号人物与米切尔、美国国务卿助理肯特、美国国际发展局欧亚处处长比尔曼、美国总统特别助理兼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和俄罗斯事务主任希尔举行了会晤。可见,美国负责欧亚事务的国家机构真不少啊!白俄罗斯客人也受到美国议员和詹姆斯敦基金会、凯南研究所、卡耐基基金会、布鲁金斯学会、拜登中心、马歇尔日尔曼基金会分析家的热情接待。这些组织里充斥着中情局和五角大楼的人员,身份是“专家”、“研究员”。他们的使命如下:首先,在受害国国家机构中培植自己的人员;其次,进行交换,目的是雇佣外国人,让自己的间谍渗入受害国;再次,在受害国进行破坏活动;第四,搜集、分析受害国整体、以及国防安全领域的情报;第五,推进受害国的“公民社会”建设、“革命”和政变。

野心够大!美英企图把白俄罗斯变成反俄“堡垒”

白俄罗斯共和国副外长克拉夫琴科访美

还有第六、第七甚至第十项任务,每种情况下,美国非商业分析机构活动的目的无非是让侵吞国(美国)“吃掉”受害国。这很像一张蜘蛛网,把一个国家的机构紧紧缠绕起来,使其无法抵御外部的不良影响。顺便说一句,美国马歇尔日耳曼基金会在俄罗斯被列为不受欢迎的组织。美国却让这一机构的代表与俄罗斯联盟国家的副部长举行会晤,白俄罗斯竟欣然接受了接收方的条件。

克拉夫琴科访美期间,大西洋理事会举办了“对明斯克和西方而言,白俄罗斯面临两难选择”专题研讨会,白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宣称:“我们想与所有人建立友好关系,包括欧洲大西洋理事会”。这就是明斯克的官方立场。目前正在极力取悦华盛顿,因为正在协助美国扩大在白俄罗斯的外交存在,并不妨碍蜘蛛网的编织。当卢科申科为全方位政策沾沾自喜之时,美国却对白俄罗斯不择手段,也在极力迎合白俄罗斯领导“与所有人保持友好”的意图。

白俄罗斯共和国外交部长麦凯希望通过与美国对话获得“丰厚的红利”—如果这符合美国的利益,为什么不与白俄罗斯进行对话呢?为了让白俄罗斯不至于因俄罗斯的反应变得焦躁不安,美国暂时同意它的全方位政策。不会强迫白俄罗斯“在东西方之间做出抉择”。放长线钓大鱼,最低限度是要维护其独立主权(即不能允许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合并,然后才能有所收获)。

2月14日,克拉夫琴科在明斯克会见了美国白俄罗斯事务临时代办穆尔,她从2018年8月起在白俄罗斯工作。双方总结了白俄副部长出访华盛顿的情况,讨论了双边关系的发展前景。

3月初,美国国务卿助理肯特访问了白俄罗斯。外交部只是发表了简短的声明和两张照片,显示双方对富有成效的合作十分满意。白俄罗斯共和国外交部长麦凯向篷佩奥的助理通报:取消对美国驻明斯克大使馆人员数量的限制(这一限制始于2008年),并表示希望得到同样的“丰厚红利”。

野心够大!美英企图把白俄罗斯变成反俄“堡垒”

美国国务卿助理肯特访问白俄罗斯

肯特同样向白方明确表达了美方的立场和期望。除了正式会见,他还与反对派和“自由新闻界”、“公民社会”代表进行了非正式会晤,向大屠杀遇难者和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创建者纪念碑献了花。

接受TUT.BY采访时,肯特宣称:“美国代表将定期访问白俄罗斯,这在我们与其他国家的正常关系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应该特别指出,米切尔离开国务院之后,我们对白俄罗斯的立场依如从前”。

换言之,米切尔确立了白俄罗斯反俄“坚强堡垒”的地位,美国将继续一意孤行。只是现在由美国国务卿欧亚事务代理助理里科尔负责。至于白俄罗斯梦寐以求的“丰厚红利”(如美国取消制裁),美国并不着急。让白俄罗斯领导向民主的方向继续前进,美国指的是白方继续以往庆祝“意志日”时的成功实践。

肯特露骨地宣称:“允许今天3月25日举行类似的活动,将被视为向前又迈出了一大步”。并补充说:“履行欧安会框架内的下列义务:遵守人权、保证和平集会自由、言论和结社自由、以及其他基本自由”。这足以取消制裁?他并未明确。然而却鼓励到:“如果白俄罗斯在人权、民主方面继续采取步骤,我们会研究减轻制裁的可能性”。即你们做出切实行动,我们“可以研究”。标准地“抛鱼钩”。不止一个受害国上过他的当。肯特所说的“民主”就是:承认白俄罗斯是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的继承者,不要抗拒“自由新闻界”和“公民社会”的影响。

这位美国贵宾强调:“美国并不要求白俄罗斯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做出抉择”(让受害国暂时采取全方位政策),并对明斯克官方不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司法管辖”大加赞赏,没有忘记再次挑拨离间:“俄罗斯利用自己与前苏联共和国的关系推进自己的利益,却令其他国家受损”。

当前美国、白俄罗斯关系正处于“蜜糖-鲜花”期—互相赞美、热情会晤、相互许诺、讨价还价。双方看上去很幸福、彼此满意。只是他们其中一个是猛兽,而另一个是潜在的牺牲品。

肯特是乌克兰“橙色革命”的罪魁祸首之一,他从美国驻基辅大使助理干到美国国务卿助理。目前在华盛顿负责东欧七个国家,包括乌克兰和白俄罗斯。

肯特有印着美国国旗的漂亮衣服,把它穿到了乌克兰身上,并认为给白俄罗斯也挺合身。

美国、英国的新战略:让白俄罗斯投入西方的怀抱

2018年11月5-6日,美国四个主要分析中心的代表访问了明斯克。代表团成员包括欧洲政策分析中心专家、美国驻欧洲前陆军司令霍杰斯上将,拜登全球协作中心主任、美国国防部长主管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事务的前任助理卡尔彼特,詹姆斯敦基金会主席霍瓦尔德,兰德中心专家马克×克林顿。

詹姆斯敦基金会组织了美国专家对白俄罗斯的此次访问,这一基金会于1984年成立于美国,主要从事与前苏联叛逃者的工作。创史人是一些芝加哥商人和美国情报系统的代表。

波兰广播电台白俄罗斯版观察员、政治分析与预测中心评估专家乌索夫指出:“詹姆斯敦基金会是白俄罗斯官方在分析界的老朋友,参与了在美国塑造卢科申科制度正面形象的过程”。美国统治集团确认,基金会活动的实质就是通过支持卢卡申科使其脱离俄罗斯。乌索夫宣称:“卢卡申科政治制度和白俄罗斯的独立主权密不可分”。

野心够大!美英企图把白俄罗斯变成反俄“堡垒”

詹姆斯通基金会参与在美国塑造卢卡申科的正面形象

分析家们访问结束之际,詹姆斯敦基金会主席霍瓦尔德与白俄罗斯共和国外交部长麦凯进行了会晤。白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处宣称:“双方就地区局势和白美关系发展前景交换了意见”。霍瓦尔德指出,在美国国务卿欧亚事务助理米切尔访问白俄罗斯不久,美国分析家的白俄之行使美白的双边关系达到了全新的水平。“这次访问中,詹姆斯敦基金会把自己的安全领域专家带到这里,可以与白俄罗斯各部门的同事进行磋商”。

白俄罗斯军事专家斯帕特凯上校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白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正在升温。近期美国大使很可能重返白俄罗斯。

如果这一预测属实,西方非政府组织在白俄罗斯的数量将显著增长。今天,据一个非政府组织—明斯克欧洲转型中心的数据,在非政府组织的数量方面,所有东方伙伴国中,白俄罗斯垫底。非政府组织不超过3千个,而在亚美尼亚,尽管人口比白俄罗斯少三分之二,非政府组织却接近4千个。大量白俄罗斯非政府组织是在境外注册的:乌克兰、立陶宛、波兰、捷克。仅在立陶宛、波兰就注册了近200个白俄罗斯反对派的非政府组织,2017年2-3月兴风作浪:当时他们在整个共和国组织了反对所谓“不劳而获者法令”的抗议活动,波及明斯克、巴拉诺维奇、博布鲁伊斯克、布列斯特、维切布斯克、戈梅利、格罗德诺、科布里诺、马吉列沃、莫济尔、莫洛杰奇诺、奥尔沙、平斯克、罗加切沃、斯韦特洛戈尔斯克、斯洛尼姆。抗议活动之后,“不劳而获者法令”被取消。

通常,这些非政府组织,例如明斯克欧洲转型中心,受到西方监护人的严格控制。甚至东方伙伴国非政府组织的统计数据,都是明斯克欧洲转型中心专家从美国“自由之家”网站原封不动照抄的,而这一网站的负责人是美国情报系统的著名代表阿布拉莫维茨,里根时期他曾执掌美国国务院情报局。

詹姆斯敦基金会试图在西方塑造卢卡申科的正面形象有些特立独行。基金会网站上经常出现关于白俄罗斯的分析文章;目的通常是暴露白俄罗斯社会的薄弱环节。例如,斯塔特克维奇、白俄罗斯议院议长,2018年12月宣称,假如莫斯科出兵白俄罗斯,企图将其吞并,人民一定会奋起反抗,直至把白俄罗斯变成“第二个阿富汗”。詹姆斯敦基金会的分析家对斯塔特克维奇的结论表示异议,认为由于“这种斗争赖以生存的白俄罗斯农村正在消失,人民大部分集中在明斯克和其他城市”,类似抵抗的可能性非常小。

詹姆斯敦基金会指出,近100万白俄罗斯居民已经前往俄罗斯联邦,50万人移民到其他国家。白俄罗斯政府正大伤脑筋:“为了让人们留在农村,究竟应该怎么做?”,因为“农村人口急剧减少可能威及白俄罗斯的国家安全”。

英国积极推动白俄罗斯转向西方。明斯克政治学家波塔佩科指出,英国官方人士、政治家和专家异口同声:“要小心翼翼地对待白俄罗斯,不要操之过急,应该稳步推进”。他援引伦敦欧洲改革中心主任格兰特的话:西方国家应在短期内集中力量对白俄罗斯进行经济渗透。2017年,在白俄罗斯所有投资国中,英国仅次于俄罗斯,处于第二位。2017年,英国对白俄罗斯的总投资额为25.691亿美元(2016年为14.64亿美元)。英国还是向白俄罗斯共和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最多的国家之一。英国有100多个社会人文组织协助白俄罗斯消除切尔诺贝利灾难的后果。2017年12月,白俄罗斯国防部代表访问伦敦期间,与英国国防部签署了军事合作协议,讨论了“在联合国维和人员培训领域加强协作”问题。

英国王子迈克尔×肯特对白俄罗斯的兴趣十分浓厚。2016年访问白俄罗斯期间,他与卢卡申科总统举行了会晤。王子说,他来白俄罗斯是商讨“道路安全”问题,希望“参与改善白俄罗斯的路面,访问期间签署了协议”。顺便说一句,北约军事专家认为,一旦与俄罗斯爆发冲突,前苏联欠发达的道路基础设施正是北约展开进攻行动的主要障碍。

然而反对派网站“TUT BY Media”的观察员施赖布曼(詹姆斯敦基金会认为他是一位“十分稳健的分析家”)遗憾地指出:“白俄罗斯不可能转向并投入西方,因为对俄罗斯的经济依存度太高了。欧洲没有人准备对这种转向造成的损失予以补偿,也没有做好准备接受这一“权威”国家投入自己的怀抱”。美国人并不着急,打算步步为营,循序渐进。

无人知晓,动用白俄罗斯预算经费在美国塑造卢卡申科的正面形象究竟对谁有利?对白俄罗斯及其总统,还是三十五年来孜孜不倦组织詹姆斯敦基金会活动的人?

本文来源俄《军事政治评论》网络杂志,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华语智库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