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996:全世界互联网员工,联合起来!

申鹏 2019-03-29 浏览:
996这个词流行之后,许多国企员工觉得诧异,因为在他们的概念中,并没有无薪加班这样的变态事情。自由主义的拥趸们可能不知道,他们眼中大部分所谓效率低下、不自由的国企,反而比如今的新兴互联网企业更有人情味,更把员工当人。因为国企,好歹是担负社会责任的。八小时工作制,是我们劳动者的基本权益,是前辈无产阶级用鲜血抗争来的遗产,到了我们这代互联网工人手上,怎么就白白送出去了呢?所以,我支持码农们在github搞事情,不管能不能成,先把决心和诉求放出去,让大厂企业家们、管理者们看到劳动者的团结和决心。

最近github上的程序员们在搞事情,26号有人注册了一个叫做996.icu的域名,并且在网站上控诉部分互联网公司实行996工作制的行为。目前这个项目的Star(类似于收藏)数已接近七万,还在疯狂增长中。

issue板块原本是一个给项目代码提bug、提需求、提反馈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热火朝天的聊天区、发泄区。

他们打出了“上班996,生病ICU”的口号,控诉诸多强制加班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大厂员工们多年以来被积压的怨念终于爆发了出来,不断有人在给这个项目添料加火,有的科普劳动法,有的放国际歌,有的点名曝光实行996的企业。

抵制996:全世界互联网员工,联合起来!

抵制996:全世界互联网员工,联合起来!

说了很久的996,讲的就是每天9点钟上班、晚上9点钟下班,一周必须工作六天。不是一家公司这么干,是很多鼎鼎大名的互联网大厂,就是这么个氛围。

有的公司并没有公开提倡996,但是你要加班,他们是没人反对的,不但不反对,还会有所奖励,比如说,加班到晚上9点之后,晚饭不要花钱,加班到12点,不但提供宵夜,还报销打车费。在国内某些互联网大厂上过班的同志们都知道,996,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你可以不加班,但HR那里就会被记上一笔,实习生待不了几天,试用期不能转正,一切评优、奖金,都与你无关。

这么一来,就形成了没事加个班的氛围,白天上班的时候,一个个刷抖音、聊微信、打瞌睡、喝咖啡、躲到厕所里追剧......到了下班点的时候,忽然一个个积极忙碌起来,开始敲代码、报方案、写PPT,预约领导开会,弄得一个个日理万机的样子。这就害的那些正常上班时间工作的同事,到了点也不能走,得陪着他们折腾,一折腾就折腾到深夜,年纪轻轻就白头发、掉头发、脂肪肝、高血压。“凌晨四点下班”,已经成了业内的一个梗。

抵制996:全世界互联网员工,联合起来!

某些大厂这么干,因为他们确实出的起钱,三倍工资买加班,拿钱换命,许多程序员、互联网从业者也就认了,为了完成项目,很多人都是所谓的“自由工作时间”,今天熬一通宵,回去睡到中午12点,再爬过来干到深夜的人,也比比皆是,为了钱嘛,要吃饭的嘛,可以理解。

但是这也带坏了一大波互联网小作坊,工资没开几毛、福利从来不发,也学人家搞996,鼓吹什么狼性文化,加班没有三倍工资,周末周日还要随叫随到,HR如狼似虎,随时准备扣工资,你说这谁受得了?

抵制996:全世界互联网员工,联合起来!

《劳动法》第四十一条明文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而这996的工作制度,已经达到了每周至少60个小时,远远超过了《劳动法》规定的底线,这难怪如今的互联网从业者压力大、易怒、易抑郁,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经常有人晕倒、猝死,还有人承受不了压力而轻生。

两年前,996还是个别公司搞一搞,也不会对外大肆宣传,现在,几乎家家互联网公司都拿996当标杆,有人学华为,有人学阿里,高待遇高福利学不到,高强度倒学了个青出于蓝变本加厉。

今年年初,京东就已经光明正大准备实行995,他们的大快消事业群公关总监更是喊出了:

【“管理层以身作则,每一个人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抵制996:全世界互联网员工,联合起来!

人都说,商人无情,资本无义,其实没有这么绝对,但是在彻底的自由竞争市场中,有情有义的商人和资本家,都很难生存下去。他们也没有办法,人家也不是生来薄情寡义、唯利是图,只是不这样干,他们的利润就会变低,他们的资产增殖就会变慢,他们会在风云变幻的市场中转眼间就被竞争对手吃掉。

大家都知道,也是面临生存危机的公司,待员工就越苛刻,比如说某些混不下去的“科技公司”,逼着员工降薪、调岗、换公司、无条件离职,比如说今年年初的互联网企业“裁员潮”。

因为无论故事怎么讲,资本家追求的就是利润和资本增值。人工,那是成本,在完全的市场竞争环境中,那些处于劣势的企业,不可能再加大投入去搞研发创新,而是选择最方便、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降低成本!

产品打不过对手,那就用低成本去竞争,如果没有最低工资和最高工时的约束,老板们会不择手段减少工人们的收入,因为他不这么干,其他老板就会这么干,完全自由的市场竞争是个你死我活的黑暗森林,没有大家都赚钱的生意,你不倒闭,那就是我倒闭,结果都一样——有的企业家破产,有的企业家赚得盘满钵满,完成市场垄断。但在竞争过程中,劳动者就被当作消耗品牺牲掉了。舆论只关注企业家的成败,只关注那些一夜暴富的造神故事,没有人关心996的互联网员工、熬夜猝死的程序员、那些在大裁员中被淘汰的普通人。

完全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不是很多人想象中实现财富梦想的天堂,而是一个劳动者、中小企业主的修罗场和炼狱,搞到最后,大家比的不是技术,不是效率,而是比谁更残酷,更无情。19世纪的美国,就是这样的修罗场,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的监工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来源 : 平原公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