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招生丑闻的思考

胡懋仁 2019-03-29 浏览:
从美国这次招生弊案被揭露出来,我们也要接受教训,至少有关政府部门与教育管理部门在这个方面要加强严格管理,提高法律的监管与惩处,坚决杜绝这种现象的发生。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弊案,必须予以坚决的打击。

关于招生丑闻的思考

据新华社3月13日报道,美国执法部门日前侦破一起大规模高校入学舞弊案,共有50人被起诉,包括33名家长和9名高校体育教练等。

据12日公布的法庭文件,涉案家长被指控向一家加利福尼亚州高校预备机构的入学顾问支付费用,后者则为他们的孩子安排作弊事宜——或贿赂考官在考试后为学生修改答案,或安排他人代考。

此外,该顾问还被指控贿赂足球、网球、排球等项目的高校体育教练和管理人员,以帮助这些学生被包装成体育特长生或是明星运动员。通过这种方式,这些孩子可以大大提高被该校录取的概率,至于他们是否真的有能力加入这些运动队,根本不重要,甚至有些人在入学之后,一分钟比赛都没有打过。

收受贿赂并参与舞弊的体育教练来自多所美国知名高校,包括耶鲁大学、乔治敦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不过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学生被起诉,因为检方认为学生家长才是参与案件的主要人物。

而涉案家长不乏美国各界名流,包括曾经出演美国情景剧《欢乐满屋》的好莱坞女演员洛丽·洛克林和因出演美剧《绝望主妇》而为人熟知的费利西蒂·赫夫曼。据美国媒体报道,联邦调查局已在洛杉矶地区逮捕13名涉案人员,其中包括赫夫曼。

在国内一般人眼里看来,美国高校招生似乎都还是比较规矩的,一般不太可能出现这种弊案。甚至也有人拿中国与美国相比,认为美国的大学要规矩得多,也干净的多。不过,中国国内出现的招生方面的舞弊行为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和美国这回的弊案比起来,国内的这种舞弊只是一种分散的、类似小农经济的状态。而美国的这次弊案,更像是一种集中的产业化的状态。这两种弊案自然都不是好东西,只是让人们知道,美国的大学也并不干净。

对像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来说,不同档次的大学,所培养人的目的是不同的。高层次的大学是培养统治者阶层的。如哈佛、耶鲁、斯坦福。这种档次的大学是培养政界精英与商界精英的。次高档的则是培养档次稍低一点的普通政府公务人员或商界经理人士。再低一些档次的大学就是用来干活的工程师或者科技人员的。而那些处于顶端的大学,能进入这类学校的,家境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一般都是那些位于政界和商界顶端的高层人士家庭里出来的孩子。他们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至少从中学到大学,除了出身名校之外,也受到其他校外活动的培育和训练。他们所受到的教育内容的总和,是一般家庭的孩子所无法企及的。美国如此,在其他西方发达国家也同样如此。英国的公学,基本就是类似贵族学校的中等教育机构。那样的学校,学费昂贵,管理严格,直接就是奔着培养资产阶级统治者接班人的方向去的。那样的中学叫Public School。而普通人家孩子进入的学校,只能是Elementary School。所以从前一类中学出来的孩子所进入的英国高校,一般都是牛津,剑桥,爱丁堡一类的,而后一类中学出来的孩子一般顶多就是进入曼彻斯特这类学工程的大学。

基于这样的情况,那些有身份有地位家庭的孩子,在大学招生中,本身就占有很大的优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家庭的孩子不需要通过什么舞弊的手段去进入大学。但是,凡是都有例外。这类孩子也有不那么争气的,整天就知道瞎玩瞎混,就知道胡乱折腾,不干正经事,更不爱学习。他们的成绩根本拿不出手。而他们的父母,想要让这样的孩子进入大学,就只能走邪门歪道了。

本来,美国高校为了自己在体育方面的声誉,会招收一些文化课成绩不那么特别突出,但在体育运动的一些项目上有突出表现的学生。这有可能为一些穷人家的孩子进入大学留有一道不那么宽敞的门。然而,那些不争气的富家子弟,也想通过走这个体育特长生的门路进入大学,但他们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专长,于是就琢磨着玩一些猫儿溺。而有人正是为了迎合这类家长的需要,搞起了产业化的动作。

在这些舞弊的家长中,有些并不都是政界与商界的名门。如演员霍夫曼,是通过演艺而挣了不少钱。这样的家庭底蕴,有点像暴发户。他们也想让自己的孩子有机会进入社会的高层,但他们的孩子在学习上估计也不那么争气。于是,他们就想用钱来砸开这些高档次学校的大门。他们或许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但是利益让他们存在着侥幸的心理而铤而走险。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弊案的揭露,有可能也暴露出美国高层统治阶级中有一种对暴发户排斥的心理。在他们看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高档次大学的。有的人虽然有了钱,但是在美国高层统治者看来,他们的家庭和子女依然不配进入高档次大学,更不用说将来会进入社会上层了。这只是我的揣测,听听就算了。

在中国,有一段时间以来,普通劳动者,特别是家境并不富裕的农民的孩子,进入高层次大学的人数比例一直在减少。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这表明,在中国某些高层次大学里,政界与商界的一些高端人士的子女在这类大学的比例在不断增加,而这个趋势并不是值得推崇的。这种现象有可能造成底层人群向较高层次的状态进行流动可能性的下降,导致所谓阶层固化的问题。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它从根本上违背我们为培养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者与接班人的教育目标。中国某些大学所出现的一些招生弊案,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家长准备拿钱来砸大学的门。这样的现象在中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来源 : 北航老胡之闲话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