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工厂的偷鸡、超级规模和幕后资本

张捷 2019-03-26 浏览:
我们必须认清的是中国教育领域向资本的沦陷,衡水一中、陕西五大名校、四川五朵金花、上海四大民办小学等等,已经是在各地走向垄断地方最高端教育资源,所以教育领域的沦陷,不是向课外班、课外培训机构或者他们当中实力较弱的奥数培训沦陷,而是向教育莆田系或者叫衡毛系沦陷,是垄断加食利公办而崛起的强大资本,这些资本占据了教育的最高端,主导了国家下一代的未来,那么国家不变色么?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另外说一些题外话,中国古代科举对偷鸡式是有历史智慧的,可以参见我写的关于八股文科考意义的文章:

现在中国制定这个政策的,正是孔乙己他们家族的人,这个家族是作弊世家,当年因为科场舞弊被判处了斩监候,借着外敌入侵的混乱免于一死,子孙后代都被禁止了科举,是钻各种空子的师爷群体。现在不讲血统论了,所以这样的人可以来制定我们的教育政策了。他们嘴里面的教育科学,不让有能力的孩子能够脱颖而出,就如公公们研究的性生活规律,什么过度性生活有碍健康。

四、为何高考工厂一定是矮化教育的!

我们搞教育改革,搞教育市场化,搞教育产业化,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呢?其实还是要提高全民的教育水平!如果教育变成市场,市场的毒瘤就是垄断,高考工厂在所在的地方都是垄断的巨头,而奥数机构则是激烈竞争的,就算是奥数龙头好未来这样的机构,在各地也是与各个奥数机构激烈竞争的,远未到垄断的地步。

奥数培训机构同行是竞争激烈,但高考工厂是各有地盘地域分明,地域内形成了垄断,地域间是利益联合很紧密,这一点也与莆田系在医疗领域的关系类似,他们之间竞争性是很小的。莆田系的各个医院有自己的地盘,而超级中学的地域性的,但奥数的大机构都是广域的,学生是交叉选择的。高考工厂背后的资本他们是通过行业协会,紧密抱在一起的,这个经济实力和影响力极为巨大。

由此大家就可以知道,奥数反对派,奥黑的实力,绝对不是一群学渣在外面叫唤的事情。里面有大量的偷鸡式教育受益者,有极为雄厚的资本在支持,而且这些资本办的高考工厂,给当地带来巨大的财政收益,给当地人升学巨大的机会,同时他们的管理人员来自原来的教育体系和教育官员,与教育部门指定政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影响教育部门的能力超强。而奥数培训机构的人员,基本学数学的,其实与教育管理部门没有直接的人脉往来,影响力是不可比的。就如一块改变命运的屏幕那个文章背后的,支持读书的公费是县财政给的,这里去的是谁的孩子?而要缴费学习的是谁的孩子?资本与公权力的结合有多紧密?!

这些教育资本与莆田游医还有一个是一样的,就是看似是分离的不同个体,但却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们没有奥数等机构的文人相轻,各个机构的带头人和名师互相看不起其他机构。就如那个被公开的四川校长联合会一样,各种私下组织,把他们交织在一起,是一股可以影响政策的垄断力量。

垄断的危害,更主要的就是要排斥竞争!在教育领域,搞双重标准,让教育公权力大搞减负和排除竞争,但他们自己却是魔鬼训练,决不是减负的,并且搞起来了所谓的走班,预留了一个漏洞。把分班叫做走班,分班变成日常化经常化和分科化,依据的就是不断的考试。但公立教育是不行的,必须平行分班,必须不考试或者乐考(玩着考都100分不能淘汰),这样的错位就显出了他们的优势。

只要垄断了,就要排除竞争,就要有各种的偷鸡,我前面写过文章讲高考工厂是偷鸡式的教育,他们的教育方式就不会受到指责,没有不同的声音。在后面的文章当中,我们会更加具体的论述教育莆田系是如何崛起和碾压公立教育的。前面我写过《高考工厂是偷鸡式教育(完整版)——教育魔鬼是怎样洗白的!》,以后还会写他们怎样具体的碾压了公立学校而崛起,这里不是公平的问题,而是有人打着公平的旗号,破坏基本的教育公平。

这里我们看到的反对奥数是一个幌子,地下的教育莆田系资本的扩张才是大问题。严禁课外班,课内减负不学,那么你的孩子未来就没有竞争力,现实的选择,就是把孩子放到可以苦学的教育莆田系资本之下。打着反对奥数,各种势力一起努力,把更多的羊都圈在了教育资本这个狼的圈里。

高考工厂他们也在发展自己的代言人,高考工厂所在地区晋升的各种官员,与之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相反各种教育机构,与官员的联系只不过是教育部门下的对口管理机构,但高考工厂与当地一把手,都是关系极为密切的。所以教育莆田系与莆田系一样,在中国政坛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主导政策的能力是很强的。

我们还要看到的就是教育莆田系的崛起,与莆田系崛起的路径是类似的,背后就是公共支持的不足,想要资本补足,结果就是要花费更大的代价!当年是医疗不挣钱,医疗公益事业,很多小医院直到县医院都是入不敷出,结果莆田游医一来,把各种妖魔塞进去,立刻就是赚钱的平台了。而教育也是一样,我们的教育投资非常少,很多地方教师工资都有问题,教育莆田系一来,不但给教师发工资,工资还可以涨好多倍,比宝宝部长说让教师得到尊重的嘴炮实惠多了,而有钱了相对成绩高了,就是当地教育部门的政绩,同时钱来了,当地教育部门也肥起来了,你想他们是多么的欢迎!但这个是食利整个教育事业和公立学校的,这就是局部既得利益怎么侵害整体利益和全社会渔利的生动例子。

所以我们要认清的,就是奥数的机构不强大,奥数机构要强大了,就不会那么被教育管理部门打压了。资本强大的是教育莆田系,是高考工厂衡毛系这些势力,他们不光是利润高,而且学生人数多,与教育管理部门联系密切,而且团结,这是一个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而且这些资本就是矮化中华教育,排斥竞争的,最后是中国崛起的障碍。

来源 : 捷径观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