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工厂的偷鸡、超级规模和幕后资本

张捷 2019-03-26 浏览:
我们必须认清的是中国教育领域向资本的沦陷,衡水一中、陕西五大名校、四川五朵金花、上海四大民办小学等等,已经是在各地走向垄断地方最高端教育资源,所以教育领域的沦陷,不是向课外班、课外培训机构或者他们当中实力较弱的奥数培训沦陷,而是向教育莆田系或者叫衡毛系沦陷,是垄断加食利公办而崛起的强大资本,这些资本占据了教育的最高端,主导了国家下一代的未来,那么国家不变色么?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高考工厂的偷鸡、超级规模和幕后资本

别说衡水怎么刻苦,前面热文《疯狂的黄庄》里面北京海淀的孩子是从小怎么刻苦的?高考工厂的孩子以前玩了十年了,而且直到高考,海淀的孩子依然是这样刻苦的,刻苦的程度一点不差!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同样的标准,我们的教育部应当严查衡水的教学,要让孩子就算不能放学回家,也要三点半就下学,不许有作业,就是三点半之后是纯玩才好,然后早睡觉,不能搞龟兔赛跑啊!这些人搞龟兔赛跑,事后还要说兔子就是跑不快,是小时候跑得太多太快,所以后来跑不快,绝对不提他们怎么强制兔子睡觉的事情。

然后这些学校搞的就是偷鸡式教育,这样的教育是在大城市和懂得的父母面前是行不通的,但在农村,在县城,父母是无从置喙,对学校的管理和教学也不知晓,一年看不到几次孩子的,就可以放手去搞了。高考工厂另外做的,就是到处猛灌鸡汤,到处在城里说素质教育,自己故意带上应试教育的帽子,掩盖他们的偷鸡式教育和错位。就是要搞一个应试教育的妖魔帽子,让公立学校不能干,甚至是刻意练习培养熟练程度都不行,这样他们就可以赶超了,还要说他们的成绩就是办学好啥的云云。为了自己的私利,怎么危害中国的教育水平是不会考虑的,就是纳什均衡的逆选择和逆淘汰。

所以不要被他们的苦肉计所骗,到处有妖魔化他们刻苦学习的宣传,假象蒙蔽了很多人。他们要赶超,依靠的不是刻苦,是在教育政策当中施加影响,植入私货搞双重标准,是矮化限制他人刻苦。

我们总说要对寒门子弟的公平,但高考工厂背后这样的双重标准下,对大城市的孩子公平不?对上公立学校的孩子公平不?公平已经出了问题,变成逆向了!

二、高考工厂的超级规模和教育莆田系的强大

奥数机构背后最多是数学会的人,更多的是走VC模式是投资界的人,而教育莆田系,则是圈内人,与教育官员,其实形成了旋转门,很多人教育系统退休或者下海就到进入这些资本的怀抱,同时资本合作下也推他们的代理人进入教育体系,如此勾结的利益输送,不暗中做大才怪呢!

我们更要注意到的就是很多私立学校和高考工厂还是有超级规模的,这个规模超过了我们一般对中学的认知。一个大型的高考工厂,一个年级的学生人数大约万人左右,是普通的一个重点中学的20倍!超过北京的大多数区县全区的学生人数!而有些地区还可以集中多个高考工厂共同存在,面向全国辐射能量。比如在河北南部一个地级市,就有实力能够进入全国百强中学的六个超级中学,每个中学的每个年级学生规模都是巨大的,六个中学的高考人数,就可以与整个北京市的人数可比了!这个规模之大,超过你的认知,而对外那些学校是低调的很的,大多数人想象当中与北上广的重点中学规模没有区别。

能够让教育莆田系资本做大赚钱的,还是中国基层的消费人群支付能力上升。这里我们要注意到的就是近些年我们精准扶贫,很多地方的收入大增。增加更多的,就是原来的农村进城务工群体的收入,比如在北京,几年间保姆的收入就从2000到了7000!而一个洗车工,现在北京的工资是一个月8000块了,装修的大工,一天是500块起步,小工则也要300了。有了收入以后,而很多县中所在地区的历史,是有非常强烈的读书传统的,比如安徽、苏北、鲁西、冀南、甘南等地区,历史上民间书院就发达,有民间资本办教育的传统,当地人的风俗,甚至是孩子要读书,是父母不给读会被戳脊梁骨的,哪怕是父母扒房子也要给子女读书的,要不怎么有截发延宾的成语了呢!他们收入大增,背后就是这些超级中学的实力大增,而且这些农村其实也是我们的革命老区,对中国的政策影响力,一点也不小。

而且在高考工厂的实力足够大的时候,去读的可不是全是农村子弟和贫寒子弟,很多省的非省会高端人群的孩子也是要去学的,就如我老婆家的一个远亲,是当地中级人民法院的领导,孩子也要跑到几百公里以外的高考工厂去读书,而在北京上海的非京籍非沪籍的孩子,出路除了留学之外,也是去高考工厂。因为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家长有实力供留学的,那么高考工厂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选择。这样的每个学生给他们贡献几十万的利润不成问题。

中国教育根本不是底层出路的问题,而是中层的孩子被挤得没有出路的问题,普通人被给底层出路的宣传中毒不少。清华父母的孩子,能够再进入清华的比例是1%,能够上211的比例不到20%!在南京、苏州的第一名可能都考不上清北,都是江北县中的,这就叫做底层有出路?高考工厂搞偷鸡式教育,让学得低还有出路的背后,是降低矮化全民族文化水平达到的。中层没有出路,被迫大量出国留学,但中层能够有实力留学的毕竟是少部分,大量的中层只有是降低教育质量倒流进入高考工厂,高考工厂背后,哪里是什么寒门子弟?就如秦皇岛、张家口、承德这些地方的孩子,跨过北京拿几十万去衡水读书的,在当地可以买一套房了,哪里是寒门子弟或者农村弟子?都是殷实的小康之家才可以。

而在人数上,高考工厂也是比奥数龙头实力大很多,好未来全北京一个年级也就是一万人左右,与一所高考工厂的超级中学人数相当,在人场上也是高考工厂的人数多,他们比学奥数的孩子多!其实好未来和其他奥数机构,学生总数全北京也就是一万多学生左右,也就是北京30万小学生的5%,奥数远没有全民,而北京孩子当中的十几万非京籍将来去高考工厂的,肯定有几万的。

来源 : 捷径观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