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万象真人 2019-03-20 浏览:
如此赤裸裸的官商勾结,额,不,官商合作,如果是发生在中国,那还不得被公知,额,不,精神美国人喷死,光是涉事官员被判的判、关的关这种小事不说,落下“定体问”肯定是跑不了的。正因为问题发生地是美国,是精神美国人的精神祖国,尽管官商合作是如此长期愉快和赤裸裸,我们的精美也都失去了发声兴趣。他们普遍沉默以对,都像地球上根本没有过这回事儿一样,完全失去了“太快,请等一等你国民的灵魂”、“今夜,我们都是x国人”的斗士风采。

一、有原罪的波音

我们相当数量的专家学者,潜意识里总会不自觉把西方资本主义当好人,无意识地忘记其“逐利毫无道德底线意识”的天然特征,把马克思等在内生活在西方社会、熟识西方社会的社会主义者、穷人立场者反复强调的这一点置之脑后。

例如关于波音737-max8造成的埃航空难事故,已经归化加拿大的华人晨枫就认为,出现问题产品,主要原因还不是波音“贪婪和短视”,因为“损害安全声誉对波音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波音没有理由有意推出存在已知安全隐患的产品”。

他强调,对待这个问题,不应该“有把技术问题庸俗化、简单化的倾向,更不宜用想象出来的理由把波音妖魔化。”

这样的观点,未免太过幼稚。

在最终结论得到确认前,我们固然不能确定,波音向市场推出这款问题产品,一定是有意或无意造成。但是因此执于个人一偏之见,认为社会上批评波音的声音,只要偏于主观、稍微严厉,就是“妖魔化”,那就未免自己太主观了。

波音不是无辜小白兔,作者倒是纯真到有点像小白兔,这样努力带节奏,即使不是欺人,也是典型自欺。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第一,波音发生问题飞机事件不是第一次了,有前科。

第二,无视政府监管,包括波音在内的西方实体企业,为抢占市场,推出新产品时往往并不首先考虑产品是否可靠。德国大众汽车“尾气”门、日本丰田汽车“刹车”门,以及波音前几年的飞机“电池”门,都是近几年有名的例子。而且,就拿波音自己的2013年“电池”门来说吧,扭扭捏捏了多久,才改正过来?

第三,如果这样举例,还不足以让你相信资本家是为了金钱可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个性,是为了金钱可以不断刷新人们对于三观下限认知的个性。那就拿个最新的新闻做例子来说吧——这个波音737-max8的安全认证,居然是美国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委托波音自己做的。

按照新浪新闻《美媒爆猛料:737MAX安全认证竟是波音自己做的|FAA|波音|西雅图时报_新浪新闻》(https://news.sina.com.cn/w/2019-03-18/doc-ihrfqzkc4935798.shtml)的报道说法

【《西雅图时报》17日援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现任和前任工程师的话说,波音公司2015年推出737 MAX新型客机之后,为了获得联邦政府的认证,向联邦航空管理局提交了客机新型飞行控制系统的安全评估,系统全称是“操纵特性增加系统”(Maneuvering CharacteristicsAugmentation System,以下简称MCAS)。
报道中还称,波音工程师经FAA授权,为MCAS进行系统安全分析,随后一份名为“为确保737MAX安全运行而开发”的文件在欧洲、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航空安全监管机构共享。这份文件得出的结论是,该系统符合所有FAA法规。
《西雅图时报》称,多年来,FAA都以缺乏资金和资源为由,授权波音公司承担证明自己飞机安全的工作。

如此赤裸裸的官商勾结,额,不,官商合作,如果是发生在中国,那还不得被公知,额,不,精神美国人喷死,光是涉事官员被判的判、关的关这种小事不说,落下“定体问”肯定是跑不了的。正因为问题发生地是美国,是精神美国人的精神祖国,尽管官商合作是如此长期愉快和赤裸裸,我们的精美也都失去了发声兴趣。他们普遍沉默以对,都像地球上根本没有过这回事儿一样,完全失去了“太快,请等一等你国民的灵魂”、“今夜,我们都是x国人”的斗士风采。

官商勾结,资本主义社会的这种丑恶现象,也不是从现在才有的。

二、有原罪的西方(垄断)资产阶级

西方世界从发展出资本主义制度起,就陷入了金钱拜物教的恶性循环之中。

伴随资产阶级出现的,是代表其信仰特征的新教思想。新教旧教,都是基督教范畴,新教脱胎于旧的天主教,并和天主教在一些基本原则上发生了社会对立行为,也就是这么点差别。

在新教思想支持下,新兴(垄断)资产阶级成功摆脱了传统天主教平等关爱上帝每一个子民的责任束缚和教诲束缚,成功在全社会确立了“个人拥有成功人生,就是你作为‘神选子民’的身份证”的价值信条,延续至今。

简单说,资本主义社会,就是一个社会责任“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社会,个人利益至上且凝练到财产权是唯一且核心的标准,“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社会。

这样的社会,先天有“个人利益事实上凌驾社会公共利益之上”倾向。认为这样社会的私企会讲社会责任,普遍来说固然是笑话。同样,认为这样社会的私企,会天然把“抢占信誉卖产品质量”看得高于“抢占市场卖产品数量”,一样是笑话。

来源 : 乾坤纵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