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华盛顿借口“美国造”自由民主干涉委内瑞拉

爱德华多·卡明 2019-03-12 浏览:
伟大祖国靠小的祖国实现,但是将在革命的熔炉中实现,而不是在敌人划定的框架内实现,意识到在运动和活动之间黑夜向我们走来。今天是委内瑞拉,明天是谁?北方巨人(美国)的转让越来越成为谎言,这是危险的,让人警醒。

西报:华盛顿借口“美国造”自由民主干涉委内瑞拉

西蒙·玻利瓦尔(委内瑞拉解放者)以一句简练的话确定他关于在地区间关系后来的发展中美国将发挥的作用的视角是什么:

【“上帝似乎指定以自由的名义让美洲充满贫困”。】

一个借口就是一个根据或一个理由,用于为一个行动进行辩解,或是为了解释为什么没有做某件事情。有时候借口是宣布做事情的理由,但是实际上掩盖了其他不公布的动机。很多时候我们见证(美国)用“保卫民主”作为借口,但是却犯下了可怕的罪行。引人注意的是最常用的概念与用作解释的借口相结合。

我们已经非常习惯了—也许过分习惯—这样的形势:一个国家的当局可以监听它的公民的通信,认为这些行动的实施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安全,避免可能发生的恐怖袭击。但是这也表明这种根据许多时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是为了控制人们,跟踪那些与政府意见不同的人。

今天矛盾的制度使地区动荡,再次转向同样的历史辩证法的轴心,也就是说主要的矛盾是人民与美国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是依附或独立之间的矛盾。尽管许多主要的角色正假装遭受一种时髦的疾病:健忘症。

但是,解决我们的人民遭受的困难形势继续由世界资本主义中心的核心实施的讹诈来决定,通过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解决矛盾。必须打败新自由主义。此外这是争取独立、主权和人民的自决的斗争的同义词,是拯救经济和自然资源的同义词,是发展和国际一体化的同义词,是民主和社会正义的同义词,因为如果我们不打败新自由主义,我们将会消失。

历史教导我们,新的国家与19世纪就存在的殖民主义大国的关系发展的这种规模,反而促成了它为反对任何类型的外国干涉而斗争的决心,外国干涉总是带来对主权的限制。正是在这种与新殖民主义的对抗中产生了一种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主义的觉悟。这是地缘政治一体化的理想最初的表现,这反映在“伟大祖国”、“我们的美洲”、“南美洲的国家联合”和“拉丁美洲国家”等名称当中。

面对法国、美国、西班牙、英国、荷兰等国并呑的愿望,所有这些通称提出的想法,都是一种寻求对领土的合法保卫和政治认同的共同的身份。这些愿望结果很早表现在官方的理论中,比如美国的门罗主义或普拉特修正案,用它们现在的解释,表达为美国反对拉丁美洲民族的原则的“干涉的权利”。事实证实了这一点。

1833年美国人不是意外地将门罗主义强加于人吗?当时英国占领了(阿根廷的)马尔维纳斯群岛。1938年当法国的战机轰炸乌鲁亚的圣胡安城堡时不是强加于人吗?在以后的几年里,当莱布兰卡海军上将封锁拉普拉塔河(阿根廷)的港口时那不是强加于人吗?当1864年拿破仑三世在墨西哥建立奥地利的马克西米利亚诺帝国的时候那不是强加于人吗?当1886年西班牙封锁太平洋的港口时,那不是强加于人吗?有100次以上采用收取债务或保护臣民的借口。这些都是帝国主义的愿望:用其贪婪的胃口夺取自然财富,变成大地主和庄园与矿山的所有者;他们对控制进口和出口贸易的焦虑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面对这种现实,在我们的大陆出现了一个“拉丁美洲国家”的思想,这与帝国主义和从属的统治阶级的利益是对立的。在最初的时期,这项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机构的建议就是西蒙·玻利瓦尔提出的计划,在巴拿马召开大陆庆祝的会议:1826年的安非克帝奥尼科大会,在很大程度上致力于寻求协议,阻止大陆分散为小国。

毫无疑问,一个因素鼓励了帝国主义(特别是西班牙)征服拉丁美洲领土的意图。这次大会切实开启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帷幕,提出了拉丁美洲的计划。但是,所有巩固这个大陆秩序的地缘政治单位的计划受到帝国主义强大势力的阻碍,表现在阻止它的实施。文化的和政治的殖民主义对大部分没有民族的渴望的统治阶级进行控制使这项计划没有进展。

毫无疑问的是,在20世纪最后十年,拉丁美洲显得分裂和软弱,它能利用的主权有限,后现代性有力的浪潮造成它的身份的严重丧失。但是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在很大程度上,由于乌戈·查韦斯(委内瑞拉前总统)的战斗热情,拉丁美洲经历了建设一项有自己身份认同的社会和政治计划的可能。

各国人民的计划逆流而行,但是集中在建立拉丁美洲所有的财富的批判思想。思想是滋养战斗以及反对帝国主义的活力,从这里诞生了真正的争取民主和发展的斗争;这是革新的力量,尽管时间不利,它是“我们的美洲”可行的前途的组成部分。

革命的政治选择的是多样性的,游击队和起义的出现成为这两个世纪独立生活的组成部分。同时外国的军事干涉、政变、政治暗杀和国家的军队实施的社会压迫构成它对应的方面。

在这个意义上,过去和现在,资产阶级在拉丁美洲觉悟的形成中是一个障碍,因为它对自己的武装力量的现代化表现出特别的兴趣,武装力量慷慨地做出了回应,每当为了保卫边界,增加领土或制约它认为是内战的事务的社会进展,要求军队干涉时,武装力量表现出民族情绪。它的实施者是地方的和跨国的资产阶级,作为征服者的权力附庸,它们没有看到过渡到帝国的部分时机。

来源 : 环球视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