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嫦娥”登月了,C919还在试飞?

望长城内外 2019-02-19 浏览:
航天工业几十年来一直走的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虽然也引进了一些外国的先进技术,但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力量研究攻关发展起来的。而航空工业在民用大飞机的研究发展方面却走了一条弯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走的是完全依靠引进外国先进技术来发展民用航空工业的路子。这是造成我国航空和航天有巨大差距的根源!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为什么“嫦娥”登月了,C919还在试飞?

最近有两个关于我国科技与制造业的消息:一是嫦娥四号在过去人类从没有踏足过的月球背面登陆,这是目前除我国以外其他任何国家都尚未做到的;二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干线飞机C919今年年底前将再有3架飞机投入试飞,使C919试飞飞机总数达到6架。应该说,这两个消息都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可是仔细琢磨一下,又觉得心中有一丝苦涩。

我国的航天工业从第一颗人造卫星于1970年4月24日发射成功,到现在不仅实现了载人航天和太空行走,而且还在世界上首次登陆月球背面。而我国的航空工业从第一架国产大飞机(运10)于1980年9月26首次试飞成功,将近40年过去了,国产大飞机到现在还在试飞,而且C919的一些关键部件如发动机等还是进口的。

中国航天工业的成就与航空工业的曲折,完全是两条道路的结果:

航天工业几十年来一直走的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虽然也引进了一些外国的先进技术,但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力量研究攻关发展起来的。

而航空工业在民用大飞机的研究发展方面却走了一条弯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走的是完全依靠引进外国先进技术来发展民用航空工业的路子。

据《光变——一个企业及其工业史》(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经济学系教授路风著,以下简称《光变》)一书披露,中国技术政策变化是在1980年代发生的:当时,“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被当作落后的东西抛弃,而完全依靠“引进”来实现技术进步则被当成“改革开放”的必然。中国开发出来的第一个起飞重量超过100吨的大型飞机——运10项目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被迫下马的。

运10项目由毛泽东提议和周恩来批准,于1970年启动。经过10年的研发,运10于1980年9月26日在上海试飞成功。至1985年2月被迫下马时,运10累计试飞130架次,170飞行小时,七次从成都飞到西藏拉萨。但运10刚刚试飞成功,中国就开始了与美国麦道公司商谈合资组装麦道飞机的计划。

1981年2月11日三机部以[三飞(1981)179号]文向中央财经小组上报《关于运十飞机进展情况和下一步安排的请示》,提出替代运10的方案是引进美制DC9-80飞机,但因民航总局不要DC9-80而未能立项。以后又由上飞从1985年开始执行与美国麦道公司合作组装25架麦道82飞机的项目。1984年6月,上海飞机研究所的219位科技人员“联合上书”,呼吁不要去组装麦道飞机,提议在运10的基础上发展一个新的干线机型。赵xx在来信上批示:“此事不再议”。1985年2月,因申请3000万元燃油费未获批,运10停飞,被迫下马。

运10下马后,围绕着中国要不要再造大飞机的争论一直没有消失过。这场持续了20多年的争论在2007年有了结果:国务院于这年2月正式宣布中国再上大飞机项目。可是,中国国产民用大飞机的发展之路却被耽误了20多年!

其实,被1980年代抛弃“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完全依靠“引进”来实现技术进步政策耽误的何止是航空工业。据《光变》)一书披露,中国汽车工业、核工业、铁路列车制造工业和通信信息工业等,都因此走了弯路。

如汽车工业,根据新华社资深记者李安定在2013年写的一篇文章,1984年8月1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听取一汽的汇报,把中国汽车工业公司的领导人饶斌和李刚(两人都担任过一汽的领导人)叫去旁听。会上谈到红旗轿车时,国务院领导当面对饶斌说:“红旗油耗大、速度慢、不可靠,就停了吧。”饶斌当场进行了争辩,说车子大、自身重,当然耗油就高些,但是并不比国外同类车多。领导说:“你别打肿脸充胖子了,你给我停产就完了。”饶斌问,以后这个事怎么办?领导回答:“以后就进口吧。”于是,生产了25年的红旗轿车这样被勒令停产。后来上海牌也在组装桑塔纳的过程中被抛弃。中国轿车工业从此走上一条自己不开发而是组装外国产品的道路。现在,虽然中国汽车的年度产销量已居世界首位,但其中大都是外国品牌的汽车,最先进的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外国人手里。

又如核工业。1981年10月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当时主管国防工业的副总理张爱萍与赵xx发生了一场“剑拔弩张”的争论。在会上,张爱萍提出不能因为引进法国核电站(功率90万千瓦)就抛弃秦山核电站(中国自己设计的第一个核电站,功率30万千瓦)。尽管张爱萍并没有反对引进,而是从战略上和核工业“军转民”上陈述了建设秦山的意义,但赵xx显然不以为然。最后赵xx不耐烦地说:“就这样决定了。说我卖国主义就卖国主义吧!”张爱萍说:“如果你是这样理解的话,那我从此就再不说话了!”会议不欢而散。由于来自党内领导层的压力,秦山核电站最终被批准上马(1983年6月破土动工,1991年12月并网发电,是中国建成的第一个核电站)。不过,由于这个项目获批是以“30万千瓦的核电站就此一个,下不为例”为条件的,所以,后来20年中国核电的发展还是走上了以购买外国核电站为主的道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望长城内外
望长城内外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