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独立专家:应中止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结束经济战争

Alfred M. de Zayas 2019-02-19 浏览:
当我拜访其中一间由政府提供给穷人,现代化且干净的住房(Urbanizaciones)时,我打开了一个粮食配给袋。里面有16公斤的食物,包括糖、米、食用油、面粉、玉米粉、奶粉及其他东西。一个家庭一个月拿到两次这样的袋子。因此尽管媒体广泛报导,但在委内瑞拉其实没有发生“饥荒”。在一些部门的确存在短缺的现象,某些产品确实难以取得。但是民众并没有因为饥饿而受苦,不像是发生在非洲或亚洲的许多国家,或是在巴西圣保罗或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都市贫民窟那样。当前主要问题在于如何及时分配进口的产品,但是私有部门需为此承担重责。它们经常刻意地抵制商品分配,有时甚至将商品储存在大型仓库中,然后将其运到黑市贩售,而非运送到超市上架——这样做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

【原编者按:委内瑞拉当前局势之复杂,透过西方主流媒体呈现的单一视角与善恶对立的叙事结构,往往很难综观全貌。这样的情况,如果又以各种无关宏旨的“因素”解释之,将使我们对于委内瑞拉的理解,更加悖离事实。

本文的受访者阿弗瑞德.萨亚斯,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独立专家。2017年时,他以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的身份,前往委内瑞拉调查人权状况。访谈中,他以亲自走访委国的经历,以及访问政府与民间、正反各方人士的意见,说明该国复杂的状况,其中对于该国是否存在“人道危机”,以及美国经济制裁的冲击,萨亚斯的第一手资料,特别具有价值与可信度。本文访谈时间是2017年12月,萨亚斯可以说不幸地预见了未来的发展,在此之后,美国提升经济制裁的强度,而他所提及的人道危机,也进一步沦为美国欲行军事干预的藉口。

本文与《新国际》同步刊登,原文则刊载于瑞士独立媒体“Zeitgeschehen im Fokus”。】

联合国独立专家:应中止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结束经济战争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独立专家萨亚斯。(图片来源: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2017年11月26日到12月4日,阿弗瑞德.萨亚斯(Alfred M. de Zayas)教授带着他的正式任务抵达委内瑞拉。他在8月的时候提出申请,而委内瑞拉政府9月时批准,使他成为自1996年以来第一位正式被邀请前往委内瑞拉的联合国报告员。他此行的目的是调查玻利瓦尔革命(Bolivarian Revolution)在人权方面的实行状况——特别是在经济、社会与文化领域。他特别想要实地比对欧美主流媒体对委内瑞拉的报导内容和真实情形的差距。为了尽可能客观,他会见了包括35个关注人权议题的非政府组织代表和活动家、产业界和商会的代表、反对派的国会议员、教会界代表、示威活动中暴力受害者以及被拘捕者的家属。除了会见众多政府官员之外,他特别和外交部长豪尔.阿瑞亚扎(Jorge Arreaza)以及其工作人员碰了两次面。如同我们《Zeitgeschehen im Fokus》杂志2017年12月23日出版的第十八期曾经报导过,在他停留期间,他可以自由行动。他也在卡拉卡斯大学(University of Caracas)发表了一场演讲。在接下来的访谈中,这位联合国的专家将会报告他在委内瑞拉的所见所闻。

问:在你抵达委内瑞拉之后,你如何评估他们当前的经济状况?

阿弗瑞德.萨亚斯教授:在起初的十年,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革命,发展了一种运作得很好的模式。这可以部份归因于高油价。委内瑞拉的收入有95%仰赖石油。藉由卖石油的收入,政府得以推动许多社会方案。但如今石油价格已经跌落超过一半,国家的收入大受打击,食品、药物及其他产品的采购与分配也受影响。

问:委内瑞拉的模式有何特别之处?

这是一种试图让国家财富更公平分配的模式。与此同时,2百万间住宅被分配给较为贫穷的人口。因此至少有8百万人受惠于可负担得起的公寓。他们有一套所谓的“地方生产与供应委员会”(Comité Local de Abastecimiento y Producción – Local Committee for supply and production, CLAP)系统。政府透过这套系统将粮食配给袋派发给穷人。对于那些买不起食物的人们来说,粮食配给当然是免费领取的。

问:粮食配给袋里面装些什么?

当我拜访其中一间由政府提供给穷人,现代化且干净的住房(Urbanizaciones)时,我打开了一个粮食配给袋。里面有16公斤的食物,包括糖、米、食用油、面粉、玉米粉、奶粉及其他东西。一个家庭一个月拿到两次这样的袋子。因此尽管媒体广泛报导,但在委内瑞拉其实没有发生“饥荒”。在一些部门的确存在短缺的现象,某些产品确实难以取得。但是民众并没有因为饥饿而受苦,不像是发生在非洲或亚洲的许多国家,或是在巴西圣保罗或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都市贫民窟那样。当前主要问题在于如何及时分配进口的产品,但是私有部门需为此承担重责。它们经常刻意地抵制商品分配,有时甚至将商品储存在大型仓库中,然后将其运到黑市贩售,而非运送到超市上架——这样做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译按:委内瑞拉政府管制部份民生物资的售价,因此对企业来说,在物资短缺时运到黑市贩售更为有利可图。)

问:玻利瓦尔革命的特别之处在于?

相较于不受管制的自由市场经济,这是另类的资本主义模式。它并非马克思主义,更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它是一种让资本主义体系更为人性化的尝试。自从1999年,胡戈‧查维兹(Hugo Chávez)掌权以来,这个国家经历过一些改造。这为拉丁美洲和其他许多发展中经济体开创了一个先例。他们有许多重要的成就遭到主流媒体系统性地忽略,例如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了文盲(如同卡斯楚治理下的古巴)。从幼稚园到大学的学校教育全都免费。免费的医疗照护体系、对于年轻母亲的支持系统、努力提供民众可负担的住宅以及扩大公共运输系统。

来源 : 苦劳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