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政策务必要有科学与历史的判断

孙锡良 2019-02-13 浏览:
生育平衡最理想,但这又由不得理想所愿,人类的繁衍时涨时跌可以接受,尤其象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暂不必喊亡族灭种。最好的生育政策是自由生育,不要限制,不要搞差别化生育。连全民免费幼儿园的福利都还未实现,就准备拿几万亿重奖二胎,这是多大的不协调啊!

人口政策务必要有科学与历史的判断

新年刚一过,专家们又开始呼吁重奖二胎,影响还不小。卫健委首先回应称:取消计划生育违宪。后又表示:可考虑研究奖励二胎。

为何发出这样的信息?如果认同奖励政策,就意味着认定了生育危机是现实的,是紧迫的。既然认定是紧迫的,为何2018年3月那次机会不考虑取消计划生育?难道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中国人口突发危机?如果不认同中国有人口危机,还用得着考虑奖励生育?卫健委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近两年,专家们突然高调地要求奖励生育,看起来是讲人口问题,里面多是经济文章。象梁建章这样的专家,开口就是奖励2万亿,后又提到要奖6万亿,现在又提高到奖励8万亿。本人不会把梁当人口专家,他缺少作为专家应有的理性和统筹意识。

不管中央最后制定什么政策,必须重点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期待早日部署全国人口大普查。

专家们讲人口危机,但并没有给出显示突出危机的权威数据,卫健委也没有给出确切数据。在各方数据都不很权威时,进行人口普查是最好的选择,不能是专家讲危机来了就是真来了。按普查安排,下一次普查是2020年。面临有两种选择:一是提前启动人口普查,二是按规划时间普查。不管按期还是提前,在新的人口数据出来之前,不要把奖励二胎作为全国性政策进行推广,这既不科学,也不公平。顶层必须在“科学”与“舆论”之间把握好政策。未来的人口普查应该强调一个“严”字,必须把普查信息与“国民待遇”挂钩。为什么许多人想在美国出生登记?因为这意味着福利。中国能借鉴吗?

普查,重点查什么?重在查结构。过去,只重视分析年龄结构。现在,最关键的是查家庭结构,即家庭人数结构,50、60、70、80和90出生人口的家庭结构尤其重要,有了结构,就能判断趋势,有了趋势,就可以判断人口方向,从而就能制定出科学的生育政策。

刺激生育需要依法行政。

中国是人口大国,至少目前看不出人口危机,我不认为中国人口危机重重,无论放开二胎还是几胎,抑或直接放开生育,都是解决人口问题的优先选项,绝没有到“奖励生育”的激进阶段。奖励生育,谁来奖?用谁的钱?财政资金还是收费解决?哪条法律和政策支持奖?任何公共资金都不允许用于局部奖励,要支出,必须先立法。某些地方政府权力太大,把公共资金看成自家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表面看是为刺激生育,实质是借此刺激房地产炒作。

很不协调的是,一边喊人口大危机到,一边还在收超生罚款,这里又高喊要来个重奖生育,如此混乱,如何出政策?一边讲违宪,一边又说可以考虑奖励,如此矛盾的表态,严肃性在哪里?

拓展公益服务比奖励生育更公平合理。

某些文章有意放大年轻人不敢生育。实际未必。真不敢生,原因是什么?不就是负担重吗?什么负担重?不就是教育、医疗和住房吗?这是全国现象,要解决,当然必须是从理顺这三大体制机制着手。让更多的免费资源投放到社会,让同一年龄段的公民享受同等国家福利才是上上策。奖励二胎,那就是把独生子女家庭变成纯贡献的一方,他们什么也得不到。拓展公共服务,属普适性福利,不管一胎还是多胎都可以享受。奖励生育,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人的资源占有,完全不合道理。再说,专家建议企业给二胎父母更多的产假,卫健委同意,企业同意吗?

老龄化是阶段性规律,不能简单以量化解。

全世界发达国家都出现老龄化现象,一方面与低生育率有关,另一方面与科学发达有关。经济越发达,生育意愿降低是一种趋势,传宗接代观念会越来越轻,个人享受理念会越来越严重,对于那些真正失去生育意愿的人,无论怎么刺激,他们都不会生,有生育意愿的人,只要有较合适的公共服务,她们也不会图那个奖励。医疗科技发达,人均寿命增加,老龄化必然成大趋势,想通过生育来遏制这个趋势并不合适,中国人口若升到20多亿,老龄化是不严重了,人均资源够用吗?生活水平能提高吗?

中国还不具备重奖生育的经济水平。

世界上有几个国家重奖生育?俄国好像搞过,其它没听说过。一般发达国家都是通过改善公共服务来缓改生育压力,不会简单采取奖励二胎生育。如果发达国家奖励二胎都不普遍,那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重奖二胎生育合适么?几千万人口的国家都不担忧亡族灭种,十几亿人口的中国现在就担忧亡族了?人均收入达中等水平都还只是勉强的国家,居然想拿几万亿奖励生育,是脑子出问题了吗?不妨再反问一下:每年8万亿的奖励,可以建多少免费幼儿园?目前的教育、医疗和国防三项年支出加起来还没有达到8万亿,梁专家提出8万亿奖励的依据是什么呢?是通过科学研究研究出来的还是拍脑袋拍出来的?

兑现旧承诺重于给出新承诺。

生育可能真不是问题,独生子女照顾老人的问题倒真是问题,这个问题不是贫穷造成的,更不是因懒造成,是政策造成。几代独生子女的父母都在慢慢变老,经济负担且不讲,单是照顾老人的体力和精神负担就非常沉重,两个小孩照顾四个老人,时刻会提心吊胆,病一个,能解决,病两个,就六神无主,会焦头烂额,倘若更坏的局面出现,就彻底垮了。当然,极端局面很少见。无论什么局面,总之,两孩养四老的问题是突出的。

来源 : 孙锡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孙锡良
孙锡良
中南大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