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申鹏 2019-02-11 浏览:
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很多,白左小清新不喜欢如此严酷的工业党设定,自由主义者不喜欢站在人类文明视角的宏大叙事,精神外国人更不喜欢由中国人拯救世界这种违反他们三观的设定——其实他们错了,拯救世界的并不只是中国人,是每一个努力生存的人类,苏拉维西发动机并不是主角团队重启的,一百多万人的救援团队都在努力,空间站上并不只是刘中校一个人在努力,很多人试图冲出休眠舱,俄国工程师失去了生命。电影试图告诉我们的是——生存第一,永葆希望,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在生存第一的条件下,我们的整个政治、文化、教育生态都会发生改变,资源就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政府的运作会更加集中高效,每一个人都是大机器的零件,这样才能保证大多数的生存。所以孩子们接受的教育,必然优先是基础自然科学和工程科学,文学和艺术,都要先放在一边。

在电影中,拯救世界的,不只是军人和工程师,还有一些年轻的孩子,孩子和工程师,是大刘科幻宇宙中永恒的情怀寄托,在流浪地球电影中,你在李一一、在刘启、在最后接跳线的老工程师身上,甚至可以看到刘慈欣自己的影子。孩子够坦诚,工程师够理性,这是一般电影中没有的赤裸裸的工业美学。

作为贺岁片的电影,这种工业文明的粗粝和严酷就要淡化处理,而突出人性、突出中国人回家、团聚的情怀,就像那头在冰封的海洋中高高跃起、凝固在时空中的鲸鱼一样,《流浪地球》电影,更要展示的是中国人传统的“人定胜天”的精神,天塌了,那就补天;山拦路,那就移山;海作恶,那就填海;日作孽,那就射日......太阳系要死亡,那就冲出太阳系,数十亿人都要走,那就驾着地球去流浪,木星挡了路,那就点燃木星......

刘慈欣其实从来都不推崇鲁莽的勇气,更不推崇没有意义的关怀,工业党重视的只是结果和效率,电影虽然大改、魔改,但在本质上并没有违背大刘的主旨——刘启一家的车,被强行征用,老爷子在运送火石的途中牺牲,王磊队长不顾一切要去救援杭州发动机.....杭州发动机烧毁,岩浆淹没地下城,数十万人死亡......这是标准的刘慈欣式悲剧美学。

但故事的结尾,却从黑暗的太空中,从木星邪恶的大红斑里,洒下了共产主义的光辉。

刘启和救援分队冲向了苏拉威希转向发动机,去做最后的努力,小女孩全球广播,在迟疑和犹豫之后,那些本已绝望的人们,毅然转向,无论哪个民族,无论哪种肤色,都舍弃了回家的欲望,去拯救文明的希望,去做最后一次努力,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了影院里响起了《国际歌》——在终极的存亡危机面前,每一个人都是达瓦里希,英特纳雄耐尔,终将实现。

有人说,这不刘慈欣,但是我要是,从根本上来看,这还是刘慈欣,黑暗是永恒的,但希望也是永恒的,刘慈欣的任何一部小说,都没有放弃最终的希望,无论是罗辑和三体世界的拔枪对话,还是三体结尾的宇宙回归运动,还是小说《流浪地球》的最后结局——无论世界多么黑暗,无论现实多么残酷,总有那么一种情感和力量,试图留下文明的火种。

刘慈欣的一部短篇小说《朝闻道》中写道,丁仪问外星人:“宇宙的目的是什么?”外星人回答不出来,作为一个文明,我们人类也该问自己——“文明的目的是什么?”是给文明以岁月?还是给岁月以文明?

我想,我们暂时都回答不了这个终极的问题,但我们潜意识里都知道——文明首先要活下去,要前进,要不惜一切代价前进!

就像大史说的——无论虫子多么弱小,虫子也要拼尽全力活下去,更何况我们人类?

《流浪地球》的票房,已经破了20亿,打破了春节档的记录,作为刘慈欣的铁杆粉丝,我要感谢中国的科幻小说读者,和流浪地球的观众,感谢吴京和流浪地球剧组团队,甚至要感谢中国的影视资本,是你们的支持,是你们的努力,让这部新时代中国科幻电影的奠基之作,站住了脚,一个新的中国电影时代,从此开启了。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那让长城、高山变得渺小行星发动机,那山奔海立、冰雪笼罩的末世,那地木大冲撞的浩劫,不动脑筋,不烧钱,不把创意、设计做到极致,是搞不出这样出色的特效的。我们不反对电影烧钱,但《流浪地球》展示了正确的烧法。把大刘文字中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化作一幕幕电影画面,绝不容易,我们脑子里能够想象出流浪地球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从此,任何一部烂片,都休想给观众喂屎了,更休想找各种借口,各种理由,甩锅给政府、甩锅给市场、甚至甩锅给中国人民的审美能力了。我们分得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诚意,什么是良心。

同时,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很多,白左小清新不喜欢如此严酷的工业党设定,自由主义者不喜欢站在人类文明视角的宏大叙事,精神外国人更不喜欢由中国人拯救世界这种违反他们三观的设定——其实他们错了,拯救世界的并不只是中国人,是每一个努力生存的人类,苏拉维西发动机并不是主角团队重启的,一百多万人的救援团队都在努力,空间站上并不只是刘中校一个人在努力,很多人试图冲出休眠舱,俄国工程师失去了生命。

电影试图告诉我们的是——生存第一,永葆希望,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我们欣赏刘慈欣,欣赏的就是那种撕开伪善白左假面具的坦诚,生存大于一切的坦诚!刘慈欣是工业党,不是社会主义者,但也有着对公平的深切思考,比如《赡养人类》。

那些谩骂《流浪地球》的人们,谁告诉你科幻小说就一定要顺应你们小布尔乔亚的思维方式的?什么所谓的人文关怀,在亡族灭种面前,在浩瀚宇宙面前,在严酷的物理法则面前,有多大意义?刘慈欣撕开文明的面纱,让我们多想一些终极的问题,怎么就有罪了呢?

来源 : 平原公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