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申鹏 2019-02-11 浏览:
流浪地球的差评也很多,白左小清新不喜欢如此严酷的工业党设定,自由主义者不喜欢站在人类文明视角的宏大叙事,精神外国人更不喜欢由中国人拯救世界这种违反他们三观的设定——其实他们错了,拯救世界的并不只是中国人,是每一个努力生存的人类,苏拉维西发动机并不是主角团队重启的,一百多万人的救援团队都在努力,空间站上并不只是刘中校一个人在努力,很多人试图冲出休眠舱,俄国工程师失去了生命。电影试图告诉我们的是——生存第一,永葆希望,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
【“有一天太阳会熄灭,人类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某哲学王】

地球,是人类的摇篮,我们发展航天、探索宇宙,终极的目的是为了文明的繁衍,为了更长远的生存空间,如果有一天,来不及了,我们便驾着地球去远航。

重聚变行星发动机、把行星当作航船、逃出太阳系、数千年的宇宙流浪,但凭这些概念,就足以成为一部恢弘壮阔的科幻史诗。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作为一个铁杆刘慈欣的粉丝,我们这个群体,很多年前叫做“磁铁”,其实我有点自私的想法,我真的不愿意陪你们看《流浪地球》、看《三体》......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刘慈欣,是20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上初中,看《科幻世界》,看大刘在杂志上连载《三体》第一部,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那种和阿西莫夫、克拉克区别开来的感觉,你们真的不懂,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其实是披着科幻皮的“罗马帝国”,而大刘的世界简单粗暴,就像是一个拆核弹的工程师,把宇宙法则一丝一毫拆解给你看,我想起有人评价庄子——“眼极冷,心极热,造出一个美轮美奂的世界,然后打碎给你看,看你哭”。大刘敢于把整个宇宙压成一幅二维码给你看,看你哭。

10年前,《三体》刚刚开始流行,我老婆也成了刘慈欣的粉丝,有一次和一群金庸粉丝辩论,她急了说金庸格局太低,从来没有像刘慈欣一样,思考一些终极的东西。遭到一个女性金庸铁杆粉丝怒喷:

【“你为了黑金庸,居然拿一个小众无名作家来装X....."】

现在,刘慈欣科幻小说已经是世界级的大IP了,就连世界名流奥观海,都是《三体》的粉丝......而我这样的20年老磁铁,也要和你们这群小朋友一起看魔改的《流浪地球》了......青春啊......我这种情绪,也很小布尔乔亚,需要狠狠地自我批评。

去年,刘慈欣在获得克拉克奖的颁奖典礼上发表演讲,他说:

【“说好的星辰大海,你却给我Facebook。”】

这个工程师出身的钢铁直男,坦诚地表示他厌恶越发内卷的商业文明,他的世界,是亿万星河,是曲率驱动飞船,是宏电子球状闪电,是恢宏壮阔的十一维宇宙,是冷酷无情的物理法则,是物种为了生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如果你常看刘慈欣的小说,就会在他的文字中看出一点东西,这种东西不符合现代商业文明的审美,你看不到太多的人文关怀、男欢女爱,甚至没有大家所标榜的自由和民主。他是毛主席的粉丝,但他却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他追求的是“生存大于一切”。

我坦率地告诉大家这一切,是为了避免刚刚看完《流浪地球》电影的朋友们对大刘产生误解,他真的不关心大家所关心的某些东西。我举个例子,在大刘的宇宙中,吴京饰演的刘中校,有可能做了一个错误选择,“领航者号”甩掉地球,独自逃生,执行“火种计划”才符合“刘氏宇宙”的生存法则。

这个刘中校,其实在真正的《流浪地球》小说中是不存在的,他是刘慈欣很多作品中很多角色的合集,当他烧掉主控电脑,驾驶“领航者号”撞向木星的时候,其实他是《全频道阻塞》中驾驶“万年炎帝号”冲向太阳的庄宇。

当他喊出“前进三”的时候,所有的大刘粉丝,都该想到,那是章北海的声音,在太阳系舰队和三体水滴展开“末日之战”的时候,章北海坚定地叛逃——“自然选择号,前进四!”

他的逻辑和“领航者号”主控电脑“莫斯”一致,理性压倒一切,生存压倒一切,章北海说:

【“我重申,我没有背叛,在这场战争中,人类必败,我只是想为人类保留一艘恒星际飞船,为人类文明在宇宙中保留一粒种子,一个希望。”】

人类必败,是刘慈欣科幻的一个永恒话题,而人类前赴后继的抗争、努力,则构成了刘慈欣宇宙恢弘壮阔的悲剧画卷,从流浪地球,到黑暗森林,刘慈欣在说明一个道理,物理法则严酷不可抗拒,技术壁垒可以让高级文明如天神一般存在,降维打击无处不在,但人类的抗争,本身就是一部值得无上赞美的史诗。

所以说,《流浪地球》差不多是原创的一部科幻电影,除了这个宏大的设定,其余和大刘原著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这同样是从头到尾浸润着刘慈欣风格的一部科幻电影,重聚变、行星发动机、地下城、超过一半的人类死去、抽签选择生存权、严酷的生存环境、工业就是一切、工程师拯救世界、关键时刻联合政府选择放弃地球、文明在自然法则面前不堪一击、而人类哪怕是是“虫子”,也要拼死一搏......

流浪地球:工业党审美,共产主义情怀

你知道电影中的两个孩子,来自于哪里吗?不是来自于《流浪地球》,而是来自于《超新星纪元》,这两个未成年的熊孩子,却能够在最极端的生存环境中活下来,能够驾驶重型卡车,能够懂得机械操作和维修,这是极端环境中诞生的工业文明花朵。

来源 : 平原公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