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引发的“战争”

刘晨光 2019-02-10 浏览:
喜欢《流浪地球》的原因可以很单纯。有人说,拯救地球这个事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美国人能够救得,中国人就救不得吗?中国人在电影里带头救了一回地球,很令人高兴。有人很喜欢科幻,但不喜欢中国科幻,正如有人很喜欢足球,但不喜欢中国足球,这很正常。然而,中国出了个刘慈欣,刘慈欣出了个《三体》,《三体》让美国总统奥巴马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因此中国科幻瞬间有了尊严,喜欢中国科幻的人也逐渐多了些,这也很正常。《流浪地球》是刘慈欣的名作,拍成电影成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创世纪”,难道这不足够令人激动吗?

“战争”不可避免

春节期间,公众舆论对一部电影的热情完全盖过了春晚。这似乎有些意外,细思却又必然。到来中的“中产社会”(简言之,就是一个中等收入群体及家庭占社会人口主体的社会),一定是精神需求愈加多元、也愈加挑剔的社会。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自然包括了对于新型优质精神产品的需要。

我在关于春晚的评论(点击阅读《春晚的“新秩序”》)中说,今年春晚没有用力太猛,其实心怀善意,不知道人家听懂没有。说实在的,而今和未来,春晚即便用力再猛,也已不太可能恢复昔日的辉煌。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春晚只能沦于寡淡无味,中不溜秋。出路是有的,我在评论中已有提示,现在给出一条具体建议,那就是好好学习这部电影好榜样。没错,我说的就是《流浪地球》。它仿佛横空出世一般,一下子就成了一部现象级的影片,上座率和热评度均甚为可观。至少从有效传播和商业获益角度,没有人能够否认它是成功的吧?

除了影片好看外,影片引发的舆论“战争”也很好看。春晚有意无意规避掉的东西,却由《流浪地球》引发了。这大概也是影片始料未及之事。由此也反证了我在春晚评论中的有关论断:“中产社会”本是注重追求实际利益而非意识形态论争的,但由于中国的“中产社会”还在形成之中,因此关于其未来取向的论争非但仍有必要,同时也不可避免。

通过《流浪地球》引发的舆论“战争”,我们可以进一步谈谈这个问题。

《流浪地球》引发的“战争”

《流浪地球》为什么那样火?

一个事物存在,总有它存在的道理。《流浪地球》之所以火,也总有它火的原因。即便你去影院看完之后很不鸟它,客观上也助长了它的火。更有甚者,哪怕异议者写评论骂它,也可能会让好奇者想去亲自验证一下它究竟如何不堪——有人不就是这样黑转粉的吗?

喜欢《流浪地球》的原因可以很单纯。有人说,拯救地球这个事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美国人能够救得,中国人就救不得吗?中国人在电影里带头救了一回地球,很令人高兴。

有人很喜欢科幻,但不喜欢中国科幻,正如有人很喜欢足球,但不喜欢中国足球,这很正常。然而,中国出了个刘慈欣,刘慈欣出了个《三体》,《三体》让美国总统奥巴马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因此中国科幻瞬间有了尊严,喜欢中国科幻的人也逐渐多了些,这也很正常。《流浪地球》是刘慈欣的名作,拍成电影成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创世纪”,难道这不足够令人激动吗?

何况还有吴京的加入。你可能不知道吴京是谁,但不可能不知道《战狼2》,因为连政治局常委和小镇青年在内都知道了。吴京因为《战狼2》火了,虽然不喜欢他的人很多,但喜欢他的人也很多,他的加入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流浪地球》的火,没有错吧?事实上,吴京带资义演这件事,加上他娶了个超级科幻迷的老婆,已为这部影片赋予了些许“传奇”(八卦)色彩,而“传奇”当然会促进影片的传播的。

导演是位80后。魂斗罗游戏,中二少年人设,硬工业风,都显示了他的趣味。当然,他在一个访谈中谈的主要是电影中的工业景观和中国的工业化水平,则透露了他的抱负。导演拿出了影片中拯救地球的人们所拿出的破釜沉舟的勇气和愚公移山的精神去做一部科幻电影,难道不知道可能会成王败寇吗?然而,没有一股刚毅木讷舍我其谁的心气,又怎么可能有大的成就?

把小说与影片对比研究一下就可发现,导演连同编剧在内,都是颇具创造力的。他们很清楚电影和小说的区别,也很懂得怎么把中国人的生活和情性融入冷硬的科幻电影中去。拍的虽是“未来”,但是给现在的人看的,所以现在的人才可能喜欢。况且,如果科技并不能根本改变人的“天性”,那么科幻电影中的人世也总会有“习性”的痕迹。

中国人在过春节,这部关于“守护家园”、“回家团圆”的影片,也可谓火得应景。鉴于“家庭情感”“家国情怀”以及“薪火相传”“不绝如缕”在中华文化中的重要性,有人更进一步把《流浪地球》上升到守护中华文化的高度。还有人类在灾难面前的自由联合与万众一心,也被赋予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蕴。虽然这些“阐释”不一定都很精到,也足以供有心者思考这部影片能火的深层原因。

《流浪地球》引发的“战争”

意识形态论争为什么那样燃?

一部贺岁片,被赋予了很丰富的含义,不仅支持赞美者热衷这么做,质疑异议者更是如此。这是因为人类有“文化”,而且有些人太有“文化”了。当然,这也至少说明了中国社会尚未沦入“等待戈多”“娱乐至死”的境地,没有成为那种颓废的“中产社会”。愿意进行争论(撕逼)的人们,大概多少还心怀影片中所说的那无比珍贵的“希望”。

来源 : 政道人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晨光
刘晨光
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