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光:懂政治的春晚:今年为什么用力不那么猛了? 

刘晨光 2019-02-07 浏览:
国际压力且不论,就内部而言,今年春晚谈到的“中产话题”,比如职业女性(闫妮等)、小孩教育(沈腾等)、夫妻关系(复兴号)、家庭服务(贾玲等)、恋爱与创业挫败(郭冬临等)……在在都是与中产人生密切相关的社会问题。人人都是追梦人——这样的励志无疑是需要的,成长中的中产社会需要弘扬奋斗精神。然而,更重要的是,面对这些备受关注的“中产话题”,实际上也就是面对成长中的中产社会必然出现的种种“脆弱”,国家又应该做些什么?对于创业失败的年轻人,仅仅重复当年对下岗工人说的“重头再来”,够吗?

国际压力且不论,就内部而言,今年春晚谈到的“中产话题”,比如职业女性(闫妮等)、小孩教育(沈腾等)、夫妻关系(复兴号)、家庭服务(贾玲等)、恋爱与创业挫败(郭冬临等)……在在都是与中产人生密切相关的社会问题。

人人都是追梦人——这样的励志无疑是需要的,成长中的中产社会需要弘扬奋斗精神。然而,更重要的是,面对这些备受关注的“中产话题”,实际上也就是面对成长中的中产社会必然出现的种种“脆弱”,国家又应该做些什么?对于创业失败的年轻人,仅仅重复当年对下岗工人说的“重头再来”,够吗?

刘晨光:懂政治的春晚:今年为什么用力不那么猛了? 

一个成长中的中产社会,应该是具有活力的。未实现中产的能看到希望,力争上游;实现中产的心怀忧惧,犹恐落后。社会阶层虽然日趋分化,但还尚未固定。往“上层”流动从来都只是极少数人和家庭的事情,多数人尤其年轻人若能够成为中产、保持中产并有些希望成为上中产,就已很不错。

目前社会中的知识分子,不管政见如何,在社会生活中多属于中产。有人可能更关心下层劳动者的生存发展,有人可能更关心精英阶层的正常流动,有人可能更关心执政者的德性水平,但这些都不影响自己过的是中产生活。这也可说明,对于越来越多的各种新的社会问题,具体的公共政策讨论将比宏大的意识形态争论更切实际。

这并不意味着意识形态就没用了。关键在于,中国想建一个什么样的中产社会?美国、日本、西欧等发达国家所走过的社会发展历程可供借鉴,然而,已然成熟的中产社会所存有的种种严重问题也需要极力避免。更何况,中国的人口状况、历史文化和实际国情决定了,中国式的中产社会建设也只能走自己的路。

比如对于亲密关系的强调、对于家国情怀的弘扬、对于身份平等的突出、对于革命传统的回望,诸如此类都出现在今年春晚中。探究其背后的基本理念,实质上是对于一种沙漠化、原子化、分裂化的个人主义社会状态的规避。我们愿意看到未来春晚会更自觉地发展这一逻辑。

市场经济在当下中国的深化发展已经不可逆,连春晚也充斥着商业与资本的力量,然而最终是建成一个好的“市场社会”还是一个坏的“市场社会”,却是可选择的。

数千年连贯的官僚政治传统不太可能在可见的未来消退,高压反腐、扎紧笼子也无法完全阻遏其可能的弊端,如何建设一个好的政治秩序,让权力护持社会而非凌虐社会,仍是待解的问题。

为此需要努力奋斗的,不仅是未来的春晚,更是我们的整个国家。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政道人心”,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政道人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晨光
刘晨光
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