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对央视春晚小品的一点个人看法

鹿野 2019-02-06 浏览:
从今年的春晚小品当中,我们可以看出,对于就业不稳的不安,对于贫富分化的无奈,对于合家团圆的奢望,对于未来出路的焦虑……已经笼罩在了几乎每一个人的心中,甚至在春节这个理应是抛却烦恼的节日也已经无法避免。而这一切,与现实中的资本因素存在着相当的关联。在改革开放中,坚持公有制经济主体,坚持对私人资本的驾驭和引导,是确保资本和市场因素能够发挥正面作用的根本前提,也是当前深化改革的方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对央视春晚小品的一点个人看法

先给大家拜个年。

接下来说一下我对今年央视春晚小品的整体看法:在看到今年央视春晚的小品之前,笔者就已经听到了一些媒体表示今年的央视春晚小品要比往年更加“接地气”,会触及更多的现实问题。看完之后,感觉确实如此。因此,我也想谈一谈个人对于央视春晚小品中反映的相关现实问题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第一个小品《站台》反映的其实是老问题了。其主要是通过站台上的一些人的活动,反映了社会上一些人家庭长期两地分居,特别是父母和子女难以团聚等问题。几年之前的央视春晚上就已经有过类似的节目。

不少网友指出,这个小品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缺憾,就是剧中的老年夫妻借春节期间去旅游明显不符合常理。因为老年人普遍已经退休在家,真的如果要是想去旅游的话一般不会赶着交通最拥堵的节假日。如果把相关内容改为子女无法回家团聚,因此要乘火车去看望子女不仅更符合实际,而且也更有感动和震撼的力量。

不过笔者个人认为,这些说到底还是编剧上的一些技术性问题。更值得人们思考的是,为什么几年之前就已经出现的问题,却仍然能够引发人们广泛的共鸣?难道相关问题真的得不到解决,只有一遍又一遍地沦为煽情的材料吗?

显然并非如此。应该说,有一些人的确是由于职业等原因难以回家团聚,除了剧中的铁路值班人员,还有军警和一些保密工作的人员也是如此。但是在传统社会主义语境中,这种情况并不被视作一种常态,而是一种舍小家为大家的牺牲。其中大多数值班人员往往也都应该给其他时间调休的补偿,少数如保密需要的人员则给了英雄般的荣誉与待遇。

在公有制条件下的就地工业化和城镇化思路指导下,以及国家统筹安排的有序人口流动格局下,大多数家庭还是处于常年团聚的状态,一般的人都是就近安排工作,不会和老人子女等长期分居两地的,这是以劳动者为中心的发展模式。家庭长期分居和留守老人儿童等问题普遍化与常态化,说到底是由资本优先逻辑驱动城市化和工业化以及由此产生的人口流动的产物。这是我们值得重视的问题。

第二个小品《办公室的故事》更是把那种“自由平等”面具所掩盖的不平等制度表露得淋漓尽致。

毫无疑问,小品当中所反映的“办公室”绝不是相互平等的办公室,而是董事长甚至管理层都对于工作人员拥有生杀予夺权力的办公室。因此,普通人员在管理层面前战战兢兢,完全没有做人的尊严,而那些公司高管们也是一言不合就要求其“走人”。但是,高管对老板的女儿却又毫无办法,拿不出任何有效的措施。

记得马克思在《英国资产阶级》这部名著当中,用一句话概括了资本主义私有制下普通人的行事法则。即“上司跟前,奴性活现;对待下属,暴君一般。”

虽然春晚当中小品结尾运用温情脉脉的心灵鸡汤缓解了现实的社会矛盾,但是这一说到底不过是一场逃避罢了,没有也不可能根本上解决现实当中的类似情况。

这当然不是说社会主义公有制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有一句老话说的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苏联著名导演梁赞诺夫也拍过一部《办公室的故事》,不遗余力的嘲讽苏联办公室当中的矛盾与不平等,但是像那种上司把下属当成奴隶使唤,一言不合就可以解雇的情景,是其想也不敢想的。

今年春晚当中最受欢迎的小品恐怕还要数葛优等出演的《“儿子”来了》。毕竟,现实当中的保健品诈骗为代表的各种诈骗已经成为了一个带有一定普遍性的社会问题。

不过,像这个小品当中把保健品诈骗流行说成是利用老人健康长寿的心理,其实也只是用现象取代了本质。否则,为什么新中国成立初期就能够在短短的几年之内消灭旧中国的种种犯罪团伙呢?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没有这种保健品诈骗团伙,难道是因为当时的老人都不愿意健康长寿吗?

其实,马克思在《资本论》当中早就对种种罪恶的流行给予了精辟的解读。犯罪行为即使不是全部,至少绝大多数是在私有制下追逐利润的产物:

【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事实上,不需要多高的智力也能够明白,如果在公有制体制之下,企业的利润归不了个人,那谁也不会故意偷工减料或者用诈骗的手法去坑害别人的。因此,建国初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消灭犯罪团伙,其实本质上说也是社会主义公有制逐步建立发展壮大的产物。现实当中诈骗团伙的泛滥,归根结底也是新自由主义在一定范围内得势、资本追逐利润法则的结果。

在当前的社会阶段,通过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来发展生产力,是我国的现实发展道路,是有其合理性的。但是,在发展市场经济、允许私人资本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同时,确实有必要牢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道理,加强对私人资本的引导和管理,确保我国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