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星

夏歌 2019-02-06 浏览:
刘慈欣理性左翼的一面。毛泽东的形象、气质、说话风格化用到《超新星纪元》、《中国2185》、《三体》中都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出场,基本都是睿智和理性的。而共和国工业化历程、美苏冷战的历史灵感也贯穿了他许多作品。他用强烈的民族主义视角来理解共和国的历史,这种民族主义在他的小说中表现为人类共同体主义。电影《流浪地球》的主创应该是毛泽东的粉丝。电影的整个故事暗合愚公移山,关键剧情应和了毛的“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名言。更重要的是,它在感性上并不像刘慈欣,而是充满情感的、利他的、团结的、赞扬牺牲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影《流浪地球》比原著作者刘慈欣对毛的理解似乎更真实一些。

这三大主题或许不能覆盖所有优秀的科幻电影,但不涉及这三大主题的一定不是科幻电影。 比如漫威的超级英雄,在科幻艺术的视角下简直是工业时代的有毒副产物,和汉堡可乐一样除了给资本带来巨大利润之外,只给普通人留下苟且一时的愉悦,却要付出身体与精神双重虚弱的疾病。

《流浪地球》对科幻的三大主题都有涉及,但自有侧重。

背景故事本身就建立在地球驶离太阳系,远离真正的"故乡",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前往黑暗与希望并存的未知未来。在这个过程中,巨大的未知,巨大的危机,巨大的希望,会给人类的文明会怎样变化,人类的本性会如何呈现,会诞生怎样的社会形态和结构?这是刘慈欣原著小说主要关心的主题。但在电影中着墨甚少,毕竟流浪地球一百代人的计划才经历了一代人,地球刚刚到达木星的轨道。

至于人类工业文明的无序发展会导致怎样的反乌托邦未来,也并非《流浪地球》的核心主题。毕竟人类在太阳衰亡膨胀的空前危机下,不是因为生产力高度发达,而是因为共同面临空前巨大的危机,而高度团结直接进入了共产主义。这并非马克思所预想的富足未来,更接近以《守望者》为代表,历届无政府主义恐怖分子所认定的,只有"必要之恶"才是人类团结的唯一契机。

所以《流浪地球》的真正主题,还是对人类社会高度社会化,组织化而生的创造力的自我审美和陶醉,是对人类集体精神,牺牲精神,战斗精神的集中歌颂。

许多人认为《流浪地球》和《星际穿越》很相似,但从这个角度来看,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星际穿越》的故事中一直隐瞒了一个真相,派少数航天员迁往太空探索类地行星,其实本质上完全是一个出于失败主义的"火种计划"。地球和NASA并不相信全体人类的团结,不相信人类的力量,他们对人类文明的未来完全寄托在个别精英对文明的延续上。

《星际穿越》最终通过父女两个个人的努力,终于为人类文明赢得了希望。但这本质上却不是对NASA失败主义计划的否定。因为人类的拯救最终主要依赖于两个超级精英的努力,来自于科学家喊出的尤里卡,来自于宇航员父亲对亲人超越时空的爱。偶然中夹杂着某种必然,命运,天定。只不过衔尾蛇式的因果关系背后,拯救人类的上帝,换成了未来的人类自己。在这个逻辑里,拯救人类的始终是少数精英,只是超级精英是否要放弃自身的道德,是否要放弃其他人类。从这个角度来看,《星际穿越》和诺兰《黑暗骑士归来》是一脉相承的,是一种右翼精英主义+ 道德唯心主义的设想。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说诺兰是个右翼的优秀导演。

《流浪地球》中,联合政府的首脑制定了一个和《星际穿越》类似的失败主义计划。他们早早认为流浪地球计划必然失败,准备了"火种计划"。在剧情设计中,点燃火星的计划虽然早早被科学家设想,但估算的希望值为0%,然后MOSS就像《IRobot》里的机器人一样根据概率做出了看似拥有理性美感的,残酷的选择。只是在剧情中,这个判断并没有计算人类和空间站做出牺牲的可能性。不敢于牺牲,则一定归于失败。

《流浪地球》剧情设计里,点燃木星的计划之所以成功,并非一两个人的作用。它设计了一系列的条件。首先必须有全球的救援队不惜代价驰援,重启了熄灭的大多数行星推进器,这一点是决定性的。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了这个过程中大多数的失败和绝望,但有许许多多的团队成功了。第二点,则是空间站宣布流浪地球计划失败后,以主人翁为代表的救援队们仍不抛弃希望,拼死重启了行星发动机,把火焰喷射到5000公里的高度。做到这两点,才有主角刘培强可以彻底抛弃火种计划,分离休眠仓,驾驶空间站撞向射流,点燃木星。这不是用单个人的爱与道德拯救人类,而是用国际主义,集体主义的牺牲精神和共同努力,才能达成这一救赎。

所以我说《流浪地球》不仅是划时代的科幻作品,而且为科幻电影注入了中华文明的内涵。 许多人都注意到中国神话和西方神话的区别。西方人的神话中,面对毁天灭地的大灾难,最核心的观念是诺亚方舟。极少的精英不惜献祭儿子以示臣服于神,获得打造诺亚方舟的特权,为人类保留火种。而中国神话却是补天,填海,移山,后羿射日,大禹治水,可谓战天斗地,不为命运屈服。

在文艺的领域我并非倾向于一派独裁,或是一味自嗨的民族主义者。各派的香花毒草都应该有自己的舞台,让真理越辩越明。只是由于遥遥领先的政治经济和工业实力,使得"科幻电影"的赛道上长期只有好莱坞为代表的西方精神领跑,其它文化思想根本没有表现的空间。

《流浪地球》虽然阐述的是类似大禹治水、愚公移山这样的中华文明传统精神,但对世界科幻电影史而言,却是额外注入的一股新鲜观点。它很好的补充了这个文艺领域的多样性,为人类公共体通过文艺手段探讨文明未来的走向,也做出了一份必要的多样性补充。

而且不仅在核心主题上,而且在方方面面的细节,《流浪地球》都体现了主创团队强烈的文化自觉、自信与输出欲望。

不多说其它,就说大家印象最深刻的那个细节,运载车上身份识别后的提示音"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这两句话在一个悲壮的电影中承包了大部分的笑点,一些人看完后浑身别扭地写下影评来批评这种“土味”。

来源 : 豆瓣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